笔趣阁 > 苏厨 > 第一百零二章 告状
    第一百零二章告状

    生气了,动不动就被拍脑袋,苏油转身跑去和石富调渗碳膏。

    说起来非常高大上,其实就是炭黑——烟囱灰的主要成分;碳酸钠——草木灰溶液反复浇淋过滤,再用加热结晶法将碳酸钠碳酸钾分离;在按比例加油调和成糊状即可。

    渗碳箱就更简单了,水玻璃加煤灰做成耐火板,再用水玻璃糊成箱体,埋在焦炭堆里即可。

    给需要渗碳的各种工具——各种车刀,锉刀,木工用的凿子,刨刀,钻头,用渗碳膏包裹成厚厚的泥胚,放入箱中,引火烧窑。

    火色得石富来掌握,箱体开始发红之后,撤火,在箱子里边保温一个时辰,取出来用热油降温,然后敲碎胚壳,取出铁件。

    石富用之前的锉子锉这些铁件:“猛!真猛!锉刀光打滑了,哎哟牙都给锉平了……”

    苏油检查了下铁件,渗碳深度应该有三毫米以上,用钢片实验,硬度起码在六点七往上,不由笑道:“那渗碳技术就算工艺定型,石通来的时候不带几斤好猪肉,这技术不给他!”

    石富心急如焚:“一把千分尺照着图纸都搞这么久,等下次再来看我怎么收拾他!”

    苏油倒是不着急,半年时间从无到有,能将第一台机床母床设计定型,并造出样机,在他心目中已经是逆天的行为了,不由得替自己的徒弟说好话:“慢工出细活,我们这边事情还多,既然渗碳技术成型,诸多压模便可以试制了。”

    这事情也多,盘子,碗,酒杯,盆子,酒壶分体,汤婆子……都要先用沙模倒出铁模,然后将铁模打造光洁,进行渗碳调节硬度,之后再次打磨成型。

    各种器具上还要雕花,留空,事情也不是一般的多。

    不过为了不耽误生产,石富和苏油首先制造了折刀刀片的压模,先将钢料用锻床折叠锻打,之后锤成薄片,然后由娃子们操作,在铁片上冲出一个个刀片胚子来。

    为了方便磨制刀片,苏油又发明了脚踏工作台。

    工作台其实就和脚踏式缝纫机下边部分差不多,不过台面上变成了砂轮机,用于给刀片开刃打出大型,然后送到同样方式驱动的砂带机上精磨出刀片。

    用了万象台钳和导轨,角度尺,打磨出来的刀片各方尺寸完全一样,石富则化身为了车间主任,成天就是拿着百分尺测量刀片精度。

    苏油只负责确定工艺,编写技术手册,注意事项,比如绝对不能用嘴吹铁屑什么的,完全成了甩手掌柜,重新将韵学捡了起来。

    开玩笑,老子可是要当文人士大夫的……

    可龙里的娃子们又被发动起来了,打猪草的时候还要负责收集一样东西——地衣。

    光收集不行,还需要几处地方,方便二次考察。

    自打他回来,祠堂边上有热闹了起来,现在还多了这么多好玩的东西,小孩们没事就往这里凑。

    苏油见炉火没停过,干脆再扩出两间房间来,下边用管子铺成地暖走热水,用来上课。

    这下娃子们更喜欢往这里凑了,别的不说,最起码,暖和!

    苏油也不计较,想来学的尽管都来好了,以后自己肯定是要离开的,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能在可龙里留下一点种子,也是好事。

    课程还是一节文学一节理工,耗时一个上午,这天上完课,小鼠便过来找他说话,眼里止不住的流泪。

    苏油赶紧拉他坐下:“小鼠咋了?”

    小鼠说道:“小油,明天,明天我就来不成了,哇……”

    说完再也忍不住了,大声哭了起来。

    苏油不禁问道:“为什么啊?你要去走亲戚吗?”

    石薇正在帮着擦黑板,闻言说道:“小鼠的爷爷奶奶不让小鼠来了,说是读书没用!”

    苏油问小鼠:“三哥真这么说?”

    小鼠说道:“这个……我爹说我总在你这里玩,还吃你的用你的,这样不好。”

    苏油说道:“吃我的用我的,可你们也帮我割猪草,煮猪草,喂猪喂鸡鸭了啊,又没有白吃白用。”

    小鼠说道:“这怎么能一样,我爹说……他说他进城见到了,你给我的白纸本,还有认字书,都好贵的。”

    苏油笑了:“都是自家造的东西,卖别人贵,本钱嘛,其实就那样,这个我供得上,你也不用操心。”

    小鼠又说道:“我爹还说……以后你要去京里考老爷的,做了官就不再回来了。我要是变得好吃懒作,以后的日子就难过了……”

    这话说到点子上了,苏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沉思半晌这才说到:“小鼠,你自己想读书吗?”

    小鼠又哭了:“小油我当然想,我做梦都梦到过好几次,坐在这里听你讲故事,说学问……”

    苏油拍了拍他的后背:“今天瘦娃没来,他那里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情形?”

    小鼠说道:“是,我是哭着闹着要来,我妈就跟我爹说让我再来一天。”

    苏油笑道:“小鼠,你这样很好,有问题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你放心,这事情啊,我做不了主,你爹妈也做不了主,就连你爷爷奶奶,同样做不了主!”

    石薇问道:“小油哥哥,那谁做得了主?”

    苏油站起身来:“走!我们不是小孩子吗,这就找八公告状去!”

    ……

    八公正在打扫猪圈,每天早晚都要扫两次。

    按照苏油的说法,还有一个月就该杀猪了,真没必要这么辛苦。

    可八公不这么认为,他说养一天就该照料好一天,这俩猪对得起家里,这膘长得,看着都喜庆!

    见三个孩子过来,八公放下手里的活,说道:“哟,小鼠这是怎么了?男娃可不兴哭鼻子啊!”

    苏油首先发难:“八公!可是你告诉我的,可龙里的所有孩子,都要读书的!”

    八公说道:“啊对,没错,我还说开年后跟明允说说这事情,请个先生什么的,不过你那什么理工怎么弄?估计除了你眉山城也没人能明白……”

    苏油说道:“先不说那个,小鼠他们学得好好的,可他们爹妈都说是不要他们来了。”

    八公将桶一撂:“还反了他们!好日子过迷心了吧?!小油你去,叫老三老五到祠堂见我!”

    苏油笑了:“嘿嘿嘿,好嘞!”

    石薇喊道:“小油哥哥你等等我,我也去!”

    ……

    冬日里农家也不得闲,三哥三嫂正在翻芥菜。

    芥菜有好多种,现在这种是长杆,三嫂将最好的那种挑出来,棵棵都到大腿一半,去掉叶子只留下杆子。

    三哥则拿刀剁菜叶,准备拌了谷糠喂鸡:“老婆子你先去把蛋壳弄来锤碎,油娃说蛋壳蚌壳喂鸡,吃了爱生蛋,壳还硬!”

    三嫂说道:“不,小油说的,要油杆青菜。这孩子没少给乡亲们出力,家里别的没有,青菜那多得是,我得挑好些的送过去!”

    三哥就不耐烦:“那也不忙在这一会儿……哟,油娃不经念叨啊,薇儿也来了?我们家小鼠呢?”

    苏油笑道:“哟喂这菜长得可真好!三嫂留着种没?明年我们可还种这个啊!”

    三嫂笑道:“这菜有些苦味,没菘菜好吃,我也不知道你要多少,你看够不,不够嫂子再去给你砍!”

    苏油笑道:“有多少要多少,不白要啊,花钱买!”

    三嫂就不高兴了:“这孩子说的叫什么话!自家兄弟能吃得了多少?”

    苏油说道:“还真得买,而且还要麻烦三嫂去周围问问,村里这菜还有哪些人家种的,我都收!有大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