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苏厨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卖痴呆
    第一百一十二章卖痴呆

    苏小妹提着红灯笼过来“小油哥哥,我们去卖痴呆去!”

    苏油好奇“啥?”

    八公呵呵笑道“去吧去吧,把痴呆卖了,大家更聪明!”

    这是一个后世没有的除夕夜的风俗,儿童提着灯笼成群结队地奔走,见到有老年人,就喊卖自己的痴呆给他,老年人则嬉笑着同孩子们逗乐,是一个非常好玩的风俗。

    看着苏小妹眼里期盼的神色,苏油有些感慨,这帮孩子,这样一个风俗,以前想要参与都是一种奢望。

    不由得接过一个灯笼“走!卖痴呆去!”

    除夕更阑人不睡,厌禳钝滞迎新岁;

    小儿呼叫走长街,云有痴呆召人买。

    二物于人谁独无?就中吴侬仍有余;

    巷南巷北卖不得,相逢大笑相揶揄。

    栎翁块坐重帘下,独要买添令问价。

    儿云翁买不须钱,奉赊痴呆千百年!

    在村子里跑了一大圈,村里小鼠瘦娃他们也跟出来了,娃子们乌泱泱地一大群,三哥看着就笑“哎哟今年的痴呆也太多了点!买不完买不完,你们让老五老六也买点啊!”

    买痴呆用的咸豆,果干,蜜饯之类的,一圈逛下来,娃子们的兜里都添了好些吃食。

    小鼠还不满足“八公人最好了,他那里肯定好卖!我们找八公去!”

    然后一群娃子们又乌泱泱地往祠堂这边过来。

    八公这里的都是纸盒子,盒内是诸般吃食——细果、时果、蜜煎、糖煎、胶牙饧、澄沙团、蜜姜豉、枣儿糕、蜜酥、五色豆、炒槌栗、银杏……

    有些是城里买来的,有些是自己弄的,比各家都精致丰富多了。

    卖完痴呆,娃子们来到教室。

    将卖痴呆得来的东西都拿出来摆盘子里,作为宵夜。

    渴了锅里熬着醪糟水,还调了蛋花,想喝就喝。

    还有诸多棋牌游戏,输了的画花猫,贴纸条。

    乡俗,岁夕聚博,谓之试年庚。

    今晚谁赢得多,下一年运气就好。

    八公和苏油苏小妹以及拴住在玩大贰,八公虽不识字,但是大小一到九却认识。

    翻开一张牌,喊了声“吃。”八公笑呵呵地看着周围各自扎堆戏耍的娃子“一会儿要摆上酒食祭祀瘟神,然后将祭器等一起扔到墙外,大家明日见到外头的陶碗泥盆什么的可不要捡,那会生病的。”

    发明者不一定就是好玩家,四个人里边就苏油脑袋上纸条多,其次是拴住,八公脸上也有两三张,小妹脸上干干净净。

    苏油一说话,气息吹得纸条乱飘“过年的讲究还真多啊。”

    八公说道“对呀,各行各业风俗还不一样,普通人家里边,一般是送瘟神,像蚕户人家,那就要剪老鼠尾巴。”

    苏油一边翻牌,一边莫名其妙“老鼠尾巴跟养蚕有一丁点关系吗?”

    八公笑道“蚕户人家最怕啥?最怕暑热,热了蚕会死,或者提前着茧,一年的收成就完蛋了。鼠通暑,腊月捕鼠,正月一日,日未出时断其尾,这叫‘断暑尾’!”

    苏油笑道“哎哟这锅背的,比我们灶上的锅都大!”

    如何确定时间走到子正也是个问题,苏油不禁问了出来。

    八公笑道“差不多就得了呗,听到哪家鞭炮响了,大家就跟着放,放完睡觉完事儿。”

    又玩了一阵,果然开始传来爆竹的声音,八公说道“走吧,开正敬天了。”

    子正之时,家家户户燃放爆竹,打开大门迎春纳祥,俗称“开正”。

    拴住在院中点燃爆竹,娃子们蒙着耳朵在外院围成一圈,欢笑着观看,八公在正厅摆起香案,设上果盒,糖盒,鸡鱼猪肉,燃香引烛,领着苏油拜天敬祖。

    爆竹放完,苏油带着孩子们给八公行礼辞岁,一个一个来。

    八公身边一叠红包,过来一个孩子就乐呵呵的发一个,里边有十文压岁钱。

    之后便安排大家睡觉了。

    凌晨时分,苏油又被八公叫起来,两人轻手轻脚做贼一样摆上酒食祭祀瘟神,然后将祭器等一起扔到墙外。

    大公鸡一叫,天还没亮,苏油又得起来,先给八公问了好,叫“贺正”,然后就是打灰堆了。

    宋人将钱串在竹竿末端,围着灰堆转几圈,然后投打在灰堆上,说是新年可如愿以偿。

    除夕黎明打粪堆,一任灰尘满院飞。

    但求万事如吾意,定放汝向彭泽归。

    接下来就是摆椒酒、五辛盘。杀鸡,贴鸡毛。

    椒酒是用椒籽浸制的酒,古人在正月一日早起饮用,意为避邪祈福。五辛盘则是五种辛辣食品置盘中,又称春盘。俗谓可以辟恶、除瘟、通五脏,也有贺新的意思。

    娃子们被打灰堆的声音闹醒了过来,才惊喜地发现,自己的床头多了一套新冬衣,新鞋子。

    美滋滋地穿上新衣服,出来和八公道了新年好,才各自去洗漱。

    张藻偷偷地摸出房间,一眼就被苏油看见了“糟娃哥,你的新衣服呢?!”

    张藻搓着手“舍不得穿……”

    八公呵呵笑道“穿上吧,难得小油一番心意。换好去洗漱,吃过饭我要去团拜,馈岁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张藻眼睛红了,低身对八公鞠了一躬“是。”

    八公摇头,低声感慨“哎,好娃子呢,没过过好日子啊,不过都过去了,过去了……”

    所谓团拜,就是几个村庄的老人聚会,每年一个村子做回首,置办肉酒,老人们坐到一处拉拉家常,话话旧,增进友谊,显摆显摆自己村的好事儿。

    馈岁其实从腊月就可以开始,挑着礼物去送给亲戚朋友,大家相互交换馈赠,不计较送多送少,重要的是彼此祝福的心意,又叫“送年盘”。

    不计酒食与野鲜,每逢岁暮送年盘。

    馈赠虽少风淳厚,友邻情谊溢山川。

    苏油家已经收到不少年礼了,不过一路忙到现在,还没有回礼。

    初一早上忌吃稀饭、忌吃荤食,那就只有吃浮圆子了。

    人多包起来麻烦,苏油直接将干米粉放到簸箕里边,那馅料球沾水滚。

    滚一圈粉,放漏勺里沾湿再滚,不一会汤圆变得有馅料两倍大,下锅开煮。

    八公没好气地说道“你这脑筋放到读书上才好!一天到晚想法忒多!”

    苏油赧笑道“不是为了快点让你吃了去团拜显摆嘛!今天三种口味,黑芝麻的,花生的,橘红的!”

    这东西娃子们和八公其实都喜欢,反倒是苏油自己吃不下几个,只来了个四季发财应付了事。

    一村都是亲戚,所以回礼都要走到,好在人多,那就几个大娃子挑着挑子一路送。

    人多又人多的好处,人多了别人不敢留饭,半大小子吃死老子,一来十几个,那阵仗还真吓人。

    礼品很简单,一家两瓶酱油,一瓶醋,一罐豆瓣酱,五封米花糖。

    不能太贵,礼品过于悬殊别人会难堪,因此送礼也是有讲究的。

    村里就屠子是外乡人,孤儿倒插门那种,不过对家里丈人丈母也算孝顺,见苏油上门来送年盘,这是没有忘记自己,这份开心就不说了。

    一圈走下来,礼物越送越少,娃子越聚越多。

    回到家中,大家开始在操场上玩耍了起来。

    女孩子玩跳绳,秋千,跳格子,剔毽子,丢沙包……

    男孩子就猴了,围着祠堂新家玩官军抓贼,土匪救同伙,斗鸡,画地图,操场上闹得一塌糊涂。

    难得大家这么开心,苏油干脆自己去做饭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