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苏厨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养屁股
    第一百八十九章养屁股

    院子外所有人都跪下了:“八公!打不得了,不能再打了啊……”

    石薇哭着扑倒苏油身上:“八公你打我吧!还有七下,我替小油哥哥挨着……”

    八公将黄荆棍儿扔到地上,怒气未消:“今天看在薇儿的面上,暂时绕了你!还有几下先寄着!”

    苏油抽着脸:“薇儿你压着我了,更疼……”

    石薇“啊”了一声,赶紧跳了起来。

    苏油趴在条案上扭头:“八公,真没那么凶险,你别听小高相爷瞎说,我连侬智高什么样都没见着。”

    八公一瞪眼:“都被别人堵塔里边了当我不知道?!”

    苏油说道:“不是有阿弥姐姐和小高相爷拿着宝剑拦在下边吗,我就在塔顶上看了个热闹。哎哟……”

    八公问道:“痛不?”

    “痛,真痛。”

    八公点头:“痛就好,你活该!一会儿让薇儿给你敷药!知道为啥你刚刚伸手时我偏要揍你屁股不?”

    苏油摇头。

    “你龙山长说了,要我把手掌留给他!”

    “啊?!”

    ……

    热闹的蚕市是去不成了,苏油被揍得只能趴在床上养屁股。

    石薇在一边伺候:“小油哥哥你要喝点水不?胡子公公的药酒很灵的,你应该不痛了吧?”

    苏油趴在床上:“不痛了,也不喝水,喝了还得爬起来上厕所。薇儿八公揍我是为了我好,你昨天吓到没?”

    石薇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八公舍不得把你打死的。”

    没这样安慰人的!

    苏油只好另起话头:“对不起,我回来晚了,也让你们担心了。你在玉局观过得怎么样?”

    石薇说道:“玉局观比石家堡子好,不像我那些老嫂嫂,天师哥哥都不逼我学女红针黹什么的,说自然之性才好。就是不能骑快马,成都城里人好多。”

    苏油说道:“对,女红针黹,投入产出比太低!你在玉局观都学什么?”

    石薇说道:“早上起来就是练那种慢吞吞的剑,胡子公公好厉害,明明老得剑都拿不动的样子,可你就是拿他的慢吞吞没办法。”

    “然后天师哥哥就回来和我们一起吃早饭,吃过饭就跟着胡子公公认药材,背方子,嗯,还要逛药市,胡子公公最近迷上了配药酒。”

    酒精是高效有机溶剂,以前那是度数不高,如今有了苏油的改良,大宋的聪明人多如牛毛,都不用苏油提醒,玉局观的人精们立刻就发现了高度酒在医药上的用途。

    苏油点头:“这次从大理带来了一味好药材,到时候带去给你那胡子公公,看看他能配出怎样的药来。对了,为啥你近来老是喜欢要东西?我给你的玻璃珠串呢?没见你戴啊?”

    石薇嚅嗫道:“小油哥哥,我说了,你别生气。”

    苏油笑道:“我怎么会生气?我只是好奇。”

    石薇红着脸低声说道:“玉局观外常常来好多流民,我……我就把你给我的那些玩具卖了,然后给他们盘缠,让他们来眉山。我知道小油哥哥一定会有办法的……”

    苏油不由得叹气。好在现在井务一开,用人缺口很大,要不然我还真没办法。

    不过石薇总是好心,苏油问道:“你天师哥哥也不管你?”

    石薇说道:“我都是偷偷给的,天师哥哥他不知道呀。”

    苏油翻着白眼,你在玉局观外充好人,你天师哥哥不知道才见鬼了!

    转念一想又明白了,《道德经》云:“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上德无为而无以为,下德为之而有以为。”

    按照道家理论,上德是是自然的、无形的。无迹象可睹,无端倪可察。即所作所为心无挂碍,法尔自然而无意流露,此谓“无心为德”。

    下德,是有意为德,有心去做积德行善,做了好事念念不忘,甚至到处宣扬,那就是小善,也是伪善,功德就小了。

    所以《道德经》还说:“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

    石薇的做法,暗合道经,这样的道功,是玉局观最看重的,即使小天师知道,肯定也会给观内诸人打招呼不予揭破。

    就是石薇的那些奇巧的玩具,饰物,只怕多半落到自己这便宜兄长手里了。

    石薇看着苏油,有些不安:“小油哥哥,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苏油回过神来,笑道:“哪里有什么麻烦?我都压根不知道这事儿。你不知道,程三掌柜在码头上招人都快疯魔了,现在我们眉山在开盐井,井上到处都缺人。除了工人,还有照顾他们吃喝拉撒住的,以前的山沟沟,现在都变成一所小镇子了。”

    说完夸奖道:“薇儿助人以为乐,是好孩子。”

    石薇这才松了一口气,开心了起来。

    苏油又问道:“你这次是怎么回来的?和天师哥哥一起?石家忙着安排二林部铁坊的事情,我又在外面,都没有顾不上去接你。”

    石薇说道:“就是去年那个薛忠啊,他也来参加蚕市,就顺路将我送回来了。”

    说到这里苏油基本上捋顺了,他就一直奇怪为什么薛忠来了几次信,每次都要苏油提高发货量,原来是去年送石薇去玉局观,就搭上天师府这条线。

    玉局观的人精们发现了高度酒的新用途,薛忠立马就有了噱头,有了炒作的机会。

    加上眉山曲母具备碾压同行业的优势,因此很快便打开了局面,苏油估计,益州府诸路榷坊,用不了多久,就都会用上眉山曲母。

    这才是产业链顶层优势,越顶层,附加值越高,还不显山不露水。

    后世大家都知道烟草行业赚钱,可有几人知道,给顶级香烟提供烟用香精的供应商是谁?他们的资产规模有多少?

    所以相比曲母,永春露反而沦落成了烟雾弹。

    不过即使是烟雾弹,那也是同行难以超越的烟雾弹。永春露的暴利期,起码还有好多年。

    而且苏油早就给同行挖好了坑,等单一竞争优势被同行赶上的时候,苏油又准备和他们玩酿酒用粮食配比,玩窖池窖龄,年份原浆这些概念了。

    苏油笑道:“薛忠啊,他倒还真是挺能干的。”

    白猿木客窜进门来,给苏油带来了一把坚果。

    石薇给木客剥瓜子:“小油哥哥,这是你从二林部带回来的?”

    苏油便对着门口喊道:“元贞,进来吧。”

    阿囤元贞从门口探进来一个脑袋:“明润,你好了没有?姐姐去蚕市了,那么好玩我没去,我够意思不?”

    苏油竖起大拇指:“够意思!”

    阿囤元贞这才进门:“你不是大巫吗?怎么八公还敢揍你?”

    苏油说道:“大巫也是有长辈的,长辈训斥,小杖受,大杖走。等过了今年,你也会明白其中的道理。”

    石薇伸手摸木客身上的白毛:“元贞,这是你养的猴子吗?”

    阿囤元贞连连摆手:“我哪里有这本事,这是上任大巫留给明润的。”

    苏油笑道:“薇儿你喜欢吗?这不是猴子,是猿,白猿挺罕见的,你一个人在成都寂寞,我送给你做个伴好不好?”

    石薇高兴坏了,将小白猿抱在怀里:“真的?!小油哥哥你真好!”

    苏油笑道:“去书架上,将《柳河东集》取过来,我给你们讲其中一篇《憎王孙》。你们就知道猿与猴的区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