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苏厨 > 第二百八十四章 琼林宴
    第二百八十四章琼林宴

    今科科举,共有一百三十九人及第,五十四人同出身,诸科一百二人及第,并同出身。

    苏油年纪最小,名次又高,书法好性格好,见谁都是陪着笑脸,哪里像个榜眼,倒是更像个书童。

    因此跑腿登记这些免不了就是他的事情,好处就是在新科进士中混了个脸熟。

    回到局事,苏油将一叠稿子交给榜眼陈睦:“可累死我了,陈大哥这是最后的一批。”

    这娃也不称呼年兄,陈睦反倒觉得正该如此。

    陈睦也是官宦世家出身,兄长陈侗和二苏是同年,大家关系很好,担忧地说道:“明润,康侯的情形有些不对啊。”

    康侯就是状元王俊民,这几天常常枯坐,神色紧张。

    苏油说道:“状元啊,天下文魁,一时心态有差也是有的,换成我也一样。过几天就好了。”

    陈睦摇了摇头,低声道:“你这几天在外奔忙,有所不知,昨天康侯对着院内一块石碑,大喊大叫,好多人都看见了,拉也拉不住。那样子,那样子……”

    苏油有些懵。

    陈睦看了看窗外,见没有人,才小声说道:“像是得了狂疾。”

    苏油站起身来:“我看看去。”

    找了一圈,在一所石亭边上找到了王俊民,王俊民见到苏油,目光呆滞地说道:“明润你来了?我考上状元了你知道吗?”

    苏油坐下来:“是呀?那可要恭喜康侯大哥了,小弟不才,只得了第三。想来想去,只该是诗赋上出了毛病。”

    王俊民眼睛渐渐清明:“诗赋上有毛病,你记得内容吗?要是不嫌弃,为兄或者能给你挑挑哪里不对。”

    苏油见有门,赶紧拱手:“那就太好了,虽然以后不会再考,但是书信往来,康侯大哥要我次韵什么的,也不至于太给你丢脸不是?”

    两人便开始引经据典谈论诗词,王俊民精神开始好转了起来。

    苏油最后笑道:“听君一席,毛塞顿开。诗还罢了,词才是我的苦手,琼林宴前正好请教,也免得到时候丢脸不是?”

    王俊民哈哈大笑:“诗都锤炼得过来,曲子就更没有问题。你记住四个字‘寻常自然’便可以了,实在不行,那只有写《浣溪沙》了。”

    苏油拱手:“没说的,接下来天天请教,走,康侯大哥,看看今天又送来什么好吃的。”

    院里众人都对王俊民有些害怕,苏油能够确定王俊民有问题了,但是怎么也得把场面应付过去才行。

    于是天天给王俊民找事情忙,东拉西扯的让他分心。

    好在一聊起诗词歌赋,王俊民便轻松愉快,几天下来恢复了常态。

    没两天,帅司差拨六局人员,安抚司关借银器等物,差拨妓乐,金明池边结彩夸饰,今日琼林宴。

    新科进士们身着新官袍,苏油负责给每位新科进士在帽子便插上金花。

    这是“探花”的由来。

    还好,没有遇到王安石司马光那种打死不接受戴花的铁头,苏油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骑着高头大马、头插金花、锣鼓喧天,从东京城最繁华的金华门,浩浩荡荡向西行去。

    游街庆祝开始,今天是所有新科进士一起出行,活动达到了最。

    周围富贵人家,普通百姓,都兴奋莫名,你挤我我挤你,人群中时不时就发出一阵阵欢呼。

    开封府的胥吏们个个一脑门子汗,拿着水火棍维持秩序,就这样还被热情的市民挤得东倒西歪。

    队伍穿城而过,正好从宜秋门出来。

    张藻张麒骑在院墙上,苏小妹身子在墙后,露出一个脑袋。

    三苏一家站在门口,王弗抱着苏迈,二十七娘抱着苏迟,都是笑语盈盈。

    路口出现了仪仗队伍,张藻就扭头对院子里喊:“乞第,再不出来可看不到了!”

    张麒拉着张藻:“来了来了!小少爷来了!”

    乞第龙山跑了过来,挨到张麒身边,差点把张麒挤下墙去:“哪儿呢哪儿呢?我去好遮奢的铺排!”

    这娃有语言天赋,没多久呢连汴京话都会说了。

    这一带的百姓对苏油很熟悉,这孩子学得汴京人的好癖好,没事儿就拎着一只玻璃茶缸串门,一看就是好物件儿。

    打听起东家长西家短,评论起时政来,也颇有首都人民的风范,也入乡随俗与大家支茶送礼,苏家八宝粥贼香,还教大家杀象棋,尤其有老头缘。

    今日老头们都兴奋惨了,皱纹都笑得能夹住苍蝇:“老夫如今也是和文曲星探花郎杀过棋的!还让他一车一马!这事情说出去也得有人信哪?!”

    旁边的老头就嘲笑他:“那是探花郎敬老,你当真下不过你啊?逗你开心呢!”

    老头更乐了:“下不过都急了,还悔棋!让得跟真的一样!这际遇我都能跟儿孙讲一辈子!我还喝过探花郎的茶!那可是一等一的上品……”

    “你少来!第一次你看人家泡的是散茶,还一脸的嫌弃呢……”

    “别闹!探花郎从蜀中带来的雀舌茶,是汴京码头穷措大喝的散茶可比?欸来了来了……苏小探花我们在这里!诶他跟我们拱手了拱手了……”

    苏油的风头甚至压过了前头两人,没别的原因,真宗朝的风气余烟未尽,神童癖可不仅仅官家才有。

    十四岁的探花,比二十八的状元给力太多了,小整一半的年纪!

    苏油脸都快僵了,喊他名号的人,比喊状元榜眼的人多了太多,他只好保持微笑频频拱手还礼,答谢汴京人民的热情。

    好不容易熬到了金明池阙下,大门一关,新进士们拜见了官家,琼林宴开始了。

    三月初的金明池,正是风光最旖旎的时候,桃李竞艳,波光潋滟,一派春好融融。

    这是一次类似团拜活动的聚会,相互交好的同年三五成群,聚集在各路大佬们的周围,卖力地展示着自己的才华。

    官家由侍从大臣们陪着,随意走动,这里人堆儿里聊两句,那里人堆儿里聊两句,显得颇为亲民。

    哦,不对,这里的人,不是民,全都是官,与皇室共治天下的那一帮子。

    苏油在大员里的熟人不多,还去世了一个,掰开手指头,京里的就数赵老头最亲,老欧阳本来也不错,不过龙昌期一事多少让双方现在都有些尴尬。

    唉,老张在就好了……

    一边和陈睦应付着同年,一边东张西望,就看到官家朝这边走了过来。

    王安石是这次科举详考,现在也在其中,还有一位闻喜宴上也见过,韩琦,剩下的那位苏油就不认识了。

    赵祯过来,对身边人说道:“还是王卿眼力长啊,把少年英才提拔了出来。”

    王安石心中苦笑,我要知道是这小子,我还费这么些劲干嘛。

    加上曾经给过官家将苏油降等的建议,他是正直之人,现在就不愿意承这个好。

    只微笑道:“明润文章老辣,我还以为是与我年纪相仿之人,这点上我算是走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