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苏厨 > 第三百零四章 翻译官
    第三百零四章翻译官

    说是铁轨有些夸张,其实是在枕木上方铺设外包n字型的铁衣的水泥轨道,宽度也只有二指,很细。

    不过这样就可以用十六匹马拉动连接在一起的四轮马车车厢,一次运送上千吨货物,一趟下来,已经比眉山二型大船的运载量都要更加厉害了。

    这东西在安宁河矿区早已投入使用,如今技术已经成熟,四通商号董事会便想将它弄到蜀中来。

    这个思路是苏油提供的,具体的可行性分析,实地勘察,方案规划,具体技术难题,便是眼前的刘嗣搞定。

    有了这条线路,川峡四路就会被横向串联起来,川中几个大城市间,会形成一个初步完善的水陆交通网络。

    这个计划非常庞大,已经进行了两年,预计完成时间还得三五年以后。

    苏油也有野心,有他坐镇夔州,本来计划四年以后才兴建的大环线最后一部分——出川通道之一的夔州段,可以提前开始了。

    打通峡州到渝州的陆上通道!恢复汉代诸葛亮修建的夷陵故道!改善三峡航运条件!

    一切,从零开始。

    两人带来的理工小组,都是后来陵井民工子弟里培养出来的年龄较小的一批,苏油已经不是太熟悉,现在也都围拢了过来。

    苏油笑道:“来了我就不客气了,先期测量永安宫大码头,是一次很好的实践课。这里要最早恢复出来。需要的东西那么多,如今却连眉山二型都靠不了。”

    大家一起往府衙走,路上苏油又问道:“元贞呢?他现在如何?”

    龙昌期回到眉山,继续著书立说,两年前,得到苏油中探花之后,哈哈大笑,饮了几杯酒为贺。

    第二天,人们发现,老人微笑着走了,终年九十一岁。

    老人去世后的第七天,眉山,二林,大理,川峡四路学宫,举行了大型的祭奠仪式。

    消息传到汴京,苏油大哭了一场,关起门来,在苏洵的主持下,与三苏进行了一场私祭。

    连续三天,每一位到方知味就餐的客人,都会附送一小份雪花鸡淖,苏油通过这种方式,纪念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老人的学说不被宋廷认可,但是苏油认为,其实龙昌期是将佛学六明中的因明学,正式引入儒学的第一人。

    再过几十年,儒学会大量吸收佛教和道教的理论,苏油相信等到那时,人们会给予这位老人应有的待遇和评价。

    刘嗣说道:“元贞回二林部了,龙老走了,他如今在范先生和唐先生手下继续学习。”

    苏油点头:“我这里有一套新科进士题录,还有三年来做过的所有文卷,一会儿写封信给他,愿意的话,就来跟着我。”

    十五日,夔州集市。

    夔州城里,总算有了一些人气。

    一半是夷人,穿着蓝色的麻衣麻库,上身窄紧,下身裤腿宽大,领口袖边是彩带,脚下是麻鞋或者草鞋。

    倒是女子身上,有些铜器和银器,裙子也是艳丽,估计是把一身的家当都穿身上了。

    苏油让糟娃带着几个娃子支了一个摊子,摆上大锅烧起了水,一边一口小炒锅,找梁员外从乡间收来一两百个鸡蛋。

    没错,这娃要卖煎蛋面。

    看着一条街的衣衫褴褛,苏油实在是忍不下心来收他们的税。

    除了判官和推官,夔州城里还有一支十几人的管理队伍,朝廷任命的知县,一般都在汴京混日子托门路,等着换地方,来都不会来。

    十几年不动窝的推官就代理了县尉税司,组织几个年轻人,负责政府职能。

    老吴还是尽责,仓场上的竹木和苎麻,就是他收起来的,不过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收起来干嘛用。

    苏油在面馆边上一张小桌子上泡了一杯茶,观察着这个集市。

    这里的水的确好,泡茶很香。

    面馆的生意也很不错,煎蛋面的香味吸引了不少乡亲,夷人那就更多了。

    一个穿着夷人服装的汉人大摇大摆地来到面棚:“哟,这是啥新奇吃食?”

    糟娃笑道:“客官,这是煎蛋挂面,来一碗?”

    那人斜着眼睛:“闻着倒是真香,多少钱?”

    糟娃说道:“不贵,三十文。有一个鸡蛋,拿白油煎的,吃了扛饿,划算!。”

    那人坐下:“便来一碗!”

    糟娃叫娃子下面,自己舀了些猪油下锅化了,打了个鸡蛋,加盐调散,倒入锅中。

    滋啦的一声,锅里的鸡蛋开始膨胀,香味立马传遍了整个面棚。

    加水烧开,下了些菜叶,面条煮好捞入碗里后,将煎蛋汤倒进去,加了一撮鸡肉粉,几粒葱花,滴上几滴香油,撒上盐,端到那汉子面前。

    汉子吃了一口,觉得实在是不错,吸吸呼呼地猛吃起来。

    糟娃又端了一碟小泡菜放桌上:“客官慢用,这里随赠一碟小菜。”

    小泡菜还用辣油拌过,汉子吃得连呼过瘾。

    待到吃完,那汉子将碗一搁,抹嘴打了个饱嗝,起身便要走。

    糟娃连忙上前拦住:“客官,还没有给钱呐!”

    那汉子笑了:“钱?夔州城里,还有人敢管我要钱?”

    糟娃赔笑道:“小本生意,你刚刚也叫了几声过瘾,说明小店服侍得也算周全,说好的三十文,怎么能不给呢?”

    那汉子对着街上用夷语高喊了几声,十几个蹲街边卖山货的夷人便都站了起来,个个腰间都有尺半尖刀,来到了汉子的身前。

    那汉子呵呵冷笑:“兄弟,眼睛放亮一点,现在,还要钱吗?”

    糟娃笑着说道:“是我没想到,实在对不住。”

    说完后退了几步,将娃子们招呼到自己身后,大喊一声:“乞第!生意上门了!”

    乞第龙山不知道正蹲哪里和夷人聊天呢,听到叫他,大步走了过来:“啥事儿?!”

    这娃粮草未足的时候都不是一般的威猛,这几年来跟着小巫师混吃混喝,红烧肉一顿都要干掉一斤半,然后天天在汴京使馆区和蛮人们骑马斗剑比武,一身腱子肉油光铮亮,腰里的叶锤也换过了两次分量,现在一站出来,众人感觉天都阴了一下。

    乞第喊道:“怎么着?想打架?!”

    糟娃笑道:“没有,这位爷吃饭想不给钱。”

    乞第龙山大声用夷语跟周围十几个夷人问答了几句,夷人们脸露鄙夷之色,转眼都散了。

    糟娃对那汉子赔笑道:“承惠,三十文。”

    那汉子傻了:“我……我没带钱……”

    乞第龙山大怒,抓住那汉子的衣领就要发作,只听身后一个声音说道:“叫他找刚刚夷人借!”

    乞第龙山这才将那汉子松开:“去借!今天你不把面钱给了,走不出夔州城!”

    那汉子见形势不如人,只好跑去夷人那里,没一会回来将一些纸钞丢到桌上:“好你个小小的面棚!以后有的是交道,我们走着瞧!”

    乞第龙山作势要揍人,那汉子吓得赶紧跑了。

    苏油全程没有出面,过了好一阵,吴才才带着几个手下匆匆赶来:“明润你没事儿吧?”

    苏油笑道:“没事儿,来老吴坐下喝杯茶,那人你认识?”

    吴才有些惊疑不定:“你们没有得罪他吧?”

    苏油给老吴添了一杯茶:“没有,吃饭给钱,天经地义,这人是谁?”

    吴才看着苏油:“真没得罪?”

    苏油说道:“真没得罪。”

    吴才这才松了口气:“这人是渝夔交界羁縻州狼狫乡的译官,那里的蛮人以木叶分四时,因此又叫木叶蛮。”

    苏油想了一下,二林祭殿里好像没有这个部落的登记资料,看来二林部对西南蛮的控制,在泸州以下,的确有些鞭长莫及。

    吴才说道:“狼狫乡蛮人凶悍,武力是各蛮中最强的,攀山越岭如履平地一般,我们夔州大小猫两三只,惹不起的。”

    ps:预告,限免结束,今晚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