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苏厨 > 第五百三十六章 平戎策
    第五百三十六章平戎策

    回到家中,沈括,陈昭明,苏小妹,还有库罗和艾尔普五人正在讨论地图和测量的误差问题。

    陈昭明坚定地认为不是测量中出现了错误,沈括坚定地认为不是自己制图出现了错误。

    其实两人都没有错,但是因为地球存在曲率,因此化为平面图时必然产生误差。

    河北地图,是沈括和陈昭明,采用了“飞鸟法”,其实就是平面投影法,结合眉山地图用过的三点关联法一起制作出来的。

    这是纯理工的手段,问题解决了,误差原理却需要继续追究,如今五个人就在一起讨论得热火朝天。

    苏油进门“薇儿呢?你们做饭了吗?”

    小妹说道“哥哥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哎呀忘了做饭了!”

    苏油翻着白眼“你就装吧!算了我去周大家看看去。”

    苏油的宅子离宜秋门其实有些距离了,不过这并不妨碍他锲而不舍地骚扰别人。

    现在骑着这匹马是祁连骢后代,得得得没一会儿跑了半个城。

    周大家在地震之后,修葺时干脆改成了门铺,周大家的胖娘子正在上门板准备歇业,见苏油过来就扭头喊“家里的,探花郎又来取腊猪腿了!”

    苏油下得马来也跟着往里喊“还有配送风萝卜别忘了!”

    周大家的胖娘子就抱怨“探花郎你可积点德吧,你来自然是送,这一嗓子喊出去,明日家里还过不过了?我家风萝卜可是城外官皇庄进的,沙土地长得,花费不少宝钞呢!”

    苏油笑嘻嘻地帮着周大家的上门板“长这么胖都是抠搜出来的?老萝卜再不送,新萝卜都快要变风萝卜了!”

    “教你一个乖,风萝卜切成条,盐水泡过再用手挤干,撒上五香调料粉腌上两日,取出拌上芥辣油。买肉的来,看分量送上一小份,大娘子你这生意还得好。”

    周大家的都乐得合不上嘴“这一家的进项都是探花郎带来的,我还发愁老萝卜没法卖呢!听说你去了河北?”

    苏油摇头“那边才叫惨,又是压又是泡,受灾数十万户,百万人口。”

    周大家的赶紧念佛“可辛苦学士和探花郎了,明日里我也去基金会捐点钱去,阿弥陀佛,这些年可是没一年消停……”

    周大将腊肉提了过来,还有一笼萝卜,苏油将东西挂马屁股后边,将门口还有一篮豆子“得,这个也归我,走了,家里还有一帮子等吃现成呢,这下明日豆汤饭有着落了。”

    祁连骢跑了两步,就听周大家的在后面喊道“探花郎常回来看看大家伙儿!给县君带问个好!”

    苏油一挥手“过两日大小苏就回来了!到时候你不嫌隔壁太闹腾就成!”

    周大家的手扶着门板,看着苏油骑着大马的背影得意极了“啧啧啧紫袍大三品呢,还是喜欢我家的腊猪腿和风萝卜!”

    周大在一旁泼凉水“散花楼都开得起,还在乎你这条猪腿?刚回汴京还跑这边巷子来看一趟,这就是人情长。”

    周大家的胖手一把拍在周大背上“你才猪腿!赶紧试试探花郎的法子去,要是味道好了,过两日就拿去卖给使馆那边的朝鲜棒槌,他们最好这口!”

    回到家中,科学家五人组基本达成一致,终于也讨论到了球面曲率问题。

    苏油翻着白眼“没看到拎着这么多东西吗?也不知道来帮帮忙!存中你就是傻,将各州县之间的直线距离位置算出来,拿木棍按比例粘接,最后看看和平面地图有什么差别不就是了?天大地大吃饭最大,你们都是神仙不知道饿的?!”

    石薇正好也前后脚回来了“去看望奶奶,正好卫国公主在,就在那里陪了宴,我就不吃晚饭了,你们自己吃吧。”

    苏油就赞叹“还是我们家薇儿聪明,知道家里都是一群不靠谱的,吃完了才回来!”

    一群人一起鄙视“切——”

    吃过饭,小妹取来好高一摞信件“这些都是待你亲自回复的。”

    苏油一看就有些头痛“哪些比较重要?”

    小妹说道“那应该是王韶的留书了,他上了三篇《平戎策》,洋洋洒洒上万字,官家异其言,召问方略,然后任命其为管勾秦凤经略司机宜文字。”

    “临行前来看望,见你不在,抄留了一份待你指点。”

    苏油将王韶的册子打开,大体内容就是国家欲平西夏,就要先以威令制服河湟;欲服河湟,最好先以恩信招抚沿边诸族。

    招抚沿边诸族的目的,是为了威服唃氏蛮;威服唃氏蛮的目的,是为了威胁河西。

    现在延边诸族,对大宋有归附的意愿,所以只需要挑选通材明敏之士、周知其情之人,往来出入于其间,招揽到大族首领五七人后,其馀小种,皆可驱迫而用。

    诸种既失,则唃氏敢不归。

    唃氏既归,则河西入股掌中矣。

    从此大宋掌握对西夏的主动权,快则可以荡覆其巢穴,慢则可以胁制其心腹,这就叫“见形于彼,收功在此”。

    然后还提到了具体方案,延边有玛尔戬诸族,数次款塞,愿为中国之用,其本意也是想要借中国爵命以威其部内小宗。

    但是边臣因为他们是早年依附我朝的栋戬之敌,所以不敢为国家通恩意以招抚之,这是弃近援而结远交,贪虚降而忘实附,使栋戬得利邀功,但是对大宋并无任何好处。

    玛尔戬诸族皆唃氏子孙,其领地离大宋控制地区,远的不过四五百里,近的只有二三百里,正可以并合而兼抚。

    所以应当遣人前往河州与玛尔戬计议,让他入居武胜军或渭源城,与汉界相临,派遣一名有文武材略的官员,与之相处,共同发号施令,渐以恩信招抚沿边诸羌。

    有不从者,则令玛尔戬挟汉家法令以威之。

    至于瞎征、欺巴温那批人,既有分地,也可以用爵命柔服其心,让他们习用汉法,渐同汉俗,既成为我们的肘腋之助,也使夏人不得与之结连。

    苏油摇头道“王子纯到底还是看不起羌人,这是打着无本买卖的主意,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啊……”

    “不行,这世界上谁都不傻,我得回信提醒他。”

    于是抽出信笺来,好好给他写了一封信,大体就是以商榷之利动其心,以公平待遇结为伙伴,以家庭式棚养畜牧业分其众,使其首领成为无本之木,使郡县长官成为真正的管理者。

    这才是实收其民为我所用,待其首领老大,部族自解为郡县,再有反叛者,自有其族中既得利益者与之制衡,这才是高明的政治之道。

    当然这些只能慢慢进行,刚开始采用你的那套方法,可以收到快刀斩乱麻之效,是对的,但是一定要记住大部族收服之后,细致管理办法要跟上,不然就不是终极解决办法,还是汉唐边镇的换汤不换药。

    这办法在汉唐不可行,只会演化出藩镇和军阀,不过在大宋可能会有效,因为大宋没有诸侯,只有流官。

    将信写完,苏油又继续回复其它信件,直到深夜才睡去。

    石薇搂住他的脖子,低声说道“卫国公主怀孕了。”

    苏油说道“哦?那明日准备些礼物送去?”

    石薇不理这茬“我也想要宝宝。”

    苏油搂着她滑腻的脊背“我们其实不急的,你现在这么忙,我也不清闲……”

    石薇说道“你这个官这么早就做到这么大,以后还不得更忙?不行现在就要。”

    苏油不由得在心里偷笑,一般薇儿主动的时候,就是自己偷着乐的时候,玉女经里有一套古怪秘法,那滋味,啧啧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