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铁骨 > 第178章 新船(第二更,求月票)
    武装商船,并不等于商船!

    这是一个最起码的常识,首先它必须具备武装,而相比于船,有时候炮更贵!

    也正因如此,不是所有的船商都愿意建造武装商船,他们顶多也就是在愿意在船上加装几门轻型火炮。

    “确实如此!”

    点了点头,张迪肯定答道。

    “正因为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建造武装商船,所以,才需要官府的鼓励!”

    又一次听到张迪提及政府的鼓励,朱明忠示意他说下去。

    “所谓的鼓励,无非就是两种办法,一种是官府补贴造船费用,英格兰就是如此,不过他们是通过对造船用木材等原料免税的方式加以补贴……”

    在张迪讲述着英国人如何对船商进口的木材以及沥青等原料进行免税的时候,朱明忠的神情中多少带着些许异样,他没有想到,在这个时代,英国居然就有如此超前的“鼓励航海”的理念。

    “当然,与英国不同,江北造船,除木料需要进口外,各种材料皆以自产为主,即便是填缝的沥青,亦不需要像欧洲各国一般,需要从西印度进口,而是取自炼焦厂所剩油膏……”

    提及“炼焦油膏”时,张迪不禁抬头看了一眼经略,对“炼焦油膏”收集与回收,正是经略的建议,谁能曾想到那些看似没有丝毫用处的“炼焦油膏”,居然有那么多的用途,甚至可以从中制取白蜡,那些白蜡的价格远低于寻常白蜡,正因如此,才使得清河的蜡厂可以制出更廉价的蜡烛。

    而对于造船来说,“炼焦油膏”最大用处就是从中制取的沥青。过去造船捻缝都是由捻匠用油灰和麻捻将船上的所有缝隙塞牢,将船通体用桐油油漆一遍,使之绝不漏水渗水,所用的油灰以桐油与石灰面调和而成,麻捻则是剁碎了的旧麻绳。

    这“捻缝”说着简单,可工序却颇为复杂,捻匠的第一件工作是清理新船的所有板缝,行话叫“溜缝”。溜缝之后,再往板缝里填麻捻,行话叫“下麻”。用一种无刃的木凿子将麻绳沿缝隙反复敲打,使之入实牢固,再用石灰膏抹平。麻纤是为了防裂,桐油是为了粘合。若是一条大船,需在几十个捻匠费时数天甚至十几天才能完工。

    而相比之下,用沥青捻缝却极为简单,只需要用沸腾的沥青“灌入”缝隙中既可。而用沥青捻缝远胜过的油灰,因为后者干脆,炮击时容易崩裂脱落。不像沥青相对较软不易脱落。当然,张迪并不知道,煤沥青耐久性远不如天然沥青,只不过是个临时的替代品而已。

    “所以,在原料关税、运费上自然也就没有什么优惠,但是武装商船什么最贵?炮最贵,如果官府能够低价售给火炮,船商自然愿意建造武装商船。”

    见经略并没有说话,张迪又继续说道,

    “目下清江船厂所造的长10.4丈、宽2.2丈的大鸟船,每艘不过费银八百两上下,而若是配一门炮,非但炮身需银不下二百五十两,还需要配备三百发铁弹,值六十八两,再加以火药约值二百至三百两,若配以两门炮,炮价便超过船价,如此船商非是不得已,绝不愿意多添一门炮。”

    他口中的鸟船,是现在时下最常见的海船,之所以被称为“鸟船”,因其在海上航行速度快,形似在海面上高速飞行的海鸟,故而得名。鸟船是从嘉靖时的开浪船发展而来。因为其载重量大,速度快,多被闽粤客商驾乘用来从事远洋贸易。同时鸟船常常受到沿海海盗的“关爱”,海盗在海上抢夺商人的鸟船后,也使用这种船只作为自己的海盗船。而相比于福船、沙船等老式船型,鸟船更适应加装火炮,其可以加装十几直至二十几门火炮,郑家水军的主力就是五十余艘大鸟船。

    听其提到船贵不及火炮的时候,朱明忠微笑道,

    “粤林,我知道你的意思是,你的意思是售炮,向船商低价售炮是吗?”

    得益于铸炮技术的先进,江北的铸炮相比于其它人,几乎等于白菜价,甚至就连火药的价格,也因为原料价格低,加之利用水力生产,所以其价格也相对较低。

    “经略,以下官所了解的成本,即便是衙署以半价提供火炮,令其建造武装商船,海商自然不会拒绝,毕竟过去其不是装炮,或者多装炮,并非是因为不需要,而是因为炮价委实太贵!装不起,相比于装炮动辄既需数千两,而且每每入港又常为官府刁难,若是经略许民船置炮,令各港官员不得刁难,且又愿意低价售其火炮,船商又怎会拒绝?”

    听着张迪的道出的一个个理由,朱明忠自然没有表示反对,大航海时代海上最肆虐的是什么?就是海盗,对海外贸易影响最大的同样也是海盗,甚至各国的海军偶尔也客串海盗,而中国海商的商船更是海盗眼中的肥肉,因为船上的炮少甚至无炮。

    “嗯,向船商提供火炮,倒不是不可以,毕竟,这海军军舰不可能日夜护航,在海上航行的时候,船商大抵上还是要靠自己。炮倒是可以给他们,价格也可以低些……”

    对于出售火炮,朱明忠并不觉得有什么,毕竟随着利国铁厂的投产,制约火炮生产的原料问题基本上已经得到了解决,而且未来随着从朝鲜运木时作为压载物运来的优质铁矿砂也会越来越多,到时候,随着新式铸炮法的推行,陆海军都会淘汰一批旧炮,把旧炮低价售给船商反倒可以赚上一笔。当然,船商采购火炮还能刺激铸炮厂的产能,使得炮厂可以获得丰厚的利润。

    这种利国利民的好事,朱明忠又怎么可能会拒绝?

    “如果要建造武装商船的话,这造什么样的船,才是问题,造鸟船?”

    目光投在张迪的身上,朱明忠反问道。

    “虽说这鸟船的速度快,适合海上航行,但其船板薄弱甚至可以说不堪一击,虽说它相对适合装炮,可这样船作商船尚且还行,作武装商船,恐怕就有些勉强了!”

    何止是“鸟船”勉强,所有的中式船都是极为勉强,尽管在中国的船型中,现在“鸟船”是最适合加装火炮的,甚至郑军水师就有十数艘加装二十四门甚至三十六门火炮的“大鸟船”,尽管其火炮大半都是5-6斤的轻型火炮,8斤以上火炮不过数门,但仍然堪称中式帆船战舰的“巅峰”,可惜即便如此,它仍然不适合作为军舰,即使是充当武装商船,也有些勉强。

    “经略所言极是,这鸟船确实不适合作为军舰,即使用作武装商船,其船壳亦太薄的,不过鸟船也有其优点,虽然其坚固不及西洋船,但是宽、广却过之同等西洋船,所以,下官以为,可以鸟船为型,借鉴西洋船营造之法,对鸟船加以改造,加龙骨、铺船肋,置厚板,合两者之长,既可得到新船,新船可装炮十余以至二十位……”

    在回清河的路上,张迪就已经在脑海中构思了出了新船的模样,现在只是将他的构想一一道,甚至在解释之余,他还从衣袋内取出有一个记事本,指着记事本上用铅笔绘制的草图,向经略介绍着他的构思。

    而这正是铅笔最大的好处,即使是坐在马拉雪橇上,也不妨碍他绘制新型的草图,将构思记录在纸上。而不需要像用毛笔时那样需要研墨,也不会像炭笔那样松软易断。

    看着那些草图,在张迪解释的时候,作为工科生的朱明忠可以很快的弄明白他的想法以及思路,因为绘制过宪法号图纸,而且又正在仿绘“胜利号”图纸,尽管那些图纸只是部分图纸,但对于西方船只结构上的优点早就已经是了然于胸,不过尽管如此,他也从未曾想过,将两者合二为一,结合两者的优点,建造新式商船。

    “……如此一来,这新式商船虽船板较厚,但其载重较之过去有所提升,当然最重要的是其船身较之旧船极为坚固,非但可以抵挡火炮后座,即便是海战时为炮弹洞船,也不会对船身造成致命的损害。”

    不过尽管是结合两者的优点,但在朱明忠看来,这种新式商船仍然保留了许多中国船的特点,比如中式海船大都是尖底船,越往下越窄,而重炮都是应该放在底层的,以求重心下移获得稳定,因而难以装备大量火炮。用于军舰上,或许这是不足,但是用于武装商船上,却没有任何问题,毕竟,它本身就不需要装备多少火炮,只不过欧式船横断面呈U型,却越往下肚子越大,所以其装载量会超出中式商船,不过在速度上,中式海船似乎又占有一定的优势。

    看着张迪绘制的简单,在心里比较着其中的优点与不足时,慢慢的朱明忠的心底却浮现出了另一个念头。

    “粤林,其实我们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