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将武生:武家庶女别太毒 > 第540章 拿出诏书(武玄月早已经通过时间轴寻得遗照)

第540章 拿出诏书(武玄月早已经通过时间轴寻得遗照)

    武明道功力大增,这五年来权门学艺,他果真是长进了不少。

    武玄月炫目于此——

    曾经的自己,只听说自己的父亲在战场有多厉害厉害,所谓的一招制敌,不费吹灰之力,便可横扫千军万,震慑四方的实力,也就是听说而已……

    而当武玄月亲眼见证了自己父亲,这一场场战役华丽丽的武姿,实力胜于雄辩,武玄月终于可以理解,为何父尊能够走到最后,成为这武道之中,金子塔尖上的王者。

    父尊的形象,再次让武玄月肃然起敬,这眼见为实,可比着听来传言要说服力和震撼性。

    所想,自己的母亲见到父亲这般威武神姿,怎么可能不为之心动呢?

    只怕,这天底下任何一个女子,见到自己父尊在战场上矫健的身姿,虐人不爽的轻松姿态,都会为之倾心——

    在强者面前,女子就会不自觉露出柔软的一面,即便是自己母亲那般强悍的女子……

    没有一个女子愿意一辈子逞强下去,若是她一定要逞强下去,那是因为在的世界里,还没有出现一个可以让自己倚靠的强者。

    无疑,纳兰雨落的眼中,再也装不下别的男子,自从武明道使出这一招“锻玉成器”的绝技之后,武玄月已经深深体会到,母亲此时此刻的感受。

    武玄月有生第一次感到荣光,她为她是武明道的女儿骄傲!

    武明道仰头间,投去自己心上人那边的目光,痞坏戏虐,虽是不正经,但是却有着英雄气概的得意。

    武玄月含笑,她站在天空之上,含笑间,掌声迟缓,却不失一丝敬意——这一次,她是真的拜服了自己的父尊了。

    只怕这武道天底下,再也没有第二个男人,可以超越自己父尊的存在。

    就在武玄月为自己的父尊武技所惊叹之意,突然之间,天象剧变,青光闪电来袭,风云涌动,苍黄反复,继而簌簌倾盆大雨,珠帘炮弹,雷电交加。

    雨龙窜出天际,翻滚云间,盘旋呼啸,引发风雨交加。

    继而,烛九阴盘龙云龙祖龙……接二连三破天而出,天象骤变,九龙现世!

    武玄月并未收回这天灵地罗大轮盘,雨龙神力,召唤雨水,全部尽数落进了灵盘之中。

    东苍之兵,彻底拜服,被天上九龙之势,惊得不敢动弹,叹为观止,瞠目结舌。

    御林军再次丢兵器甲,伏地大拜,已然投降之势。

    上官侯爵九荷御龙之术大成,这东苍天下已经稳稳握在了上官侯爵的手中,毫无悬念。

    上官侯爵脚下稳健,浑身霸气,清光敝体,一路缓行,走上了天坛之上。

    武明道心中大解,到此,玄武门变,画上了一个圆满句号,自己总算是见证了自己的主上,登上了这天坛。

    只是,离上官侯爵称王称霸还差一步之遥,这东苍的天下若是要名正言顺地落在上官侯爵的手中,还缺一个关键性的人物到场——

    武玄月缓缓而落,悬空盘腿打坐,与骑着赤兔的武明道对立而坐。

    只看这武明道一脸思索凝滞表情,自知道这小子再做什么打算。

    武玄月不动声响从自己的袖管中,掏出了一个青色的卷轴来,递给了武明道。

    武明道愣之,疑惑地接过卷轴道“这是什么?”

    说者,武明道手脚伶俐地打开了卷轴,两手用力向外一抻,眼睛落在了这卷轴之上,瞠目间,登时惊喜兴奋起来。

    武明道勾嘴一笑,一眼抬眸瞟视,意味深长道“妹子~~这东西可真是好东西!你是不是早已经有了预谋呢?”

    武玄月轻笑道“凡是要做好完全,之前你说过了,上官王上有意要拥立上官侯爵,并且留下了诏书来,虽说这诏书被毁,但是别忘记我纳兰雨落是干什么的!只要是这世间存在的东西,不管是过去还是将来,我纳兰雨落想要的,就一定能够得到——这下子,你大可宽心了吧~~有了这先帝遗训诏书,你还怕上官侯爵的江山坐不稳吗?”

    武明道双手一合,抬头间,眉宇轻佻,应声一呵道“都说你纳兰雨落是我武明道的解语花,恐怕这世道也就属你纳兰雨落最懂我的心思了~~有了这诏书,自然是最好,只是……”

    武明道心中虽然开阔了不少,可是他清楚,单单有这诏书,还是不行,若是想要天下人信服上官侯爵的威仪,若是想要堵住朝堂之上的文武百官,腐朽夫子的悠悠之口,还差一样非常重要的要素。

    武玄月一眼看穿了武明道的一丝,她倒是不急不慢,一手指天,缓缓道“二哥,你所想的,老天早已经帮你准备好了——”

    武明道疑惑更甚,顺着武玄月的指尖方向望去,这一眼看去,当即豁然开朗,大快人心!

    天空之上,一道白光划过的抛物线,若隐若现,凡人肉眼看的不清晰,大概会以为是夜空明星,却不知道这正是老天爷送来的及时雨。

    不错,这天上的白光便是那伏着自己少主人的白泽神兽,飞跃天际——

    武明道笑得开怀,侧眸一眼自己的心上人,若不是众多将士再次,耳目太多,此时的武明道早就放肆了自己的手脚,恨不能当众去拥抱武玄一番。

    这摆明是连老天爷都在眷顾自己的主上,若是自己主上在不称帝,那就对不起老天爷的苦心安排。

    武明道笑道“二妹~~我现在都有些怀疑了,这一切的一切,是不是在已经在你的算计之中了?之前你面露苦色,故意装作为难的样子,八成是装给我看的是不?呵呵呵~~说来也是,这天机之道,你们灵族最清楚不过,你是不是早已经看透了天机了?才愿意出手帮我?这上官侯爵称王帝业,早已经是老天命定的,你助我一臂之力,也是顺水人情罢了~~~”

    听到这里,武玄月别过头去,诡秘一笑,继而转过头来,嘴上还是一副严谨气态道“胡说八道了~~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我若是不助那上官侯爵,你还真以为他能够渡过此劫吗?痴心妄想!!”

    武明道早已经看穿了武玄月的心思,笑而不语,心照不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