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帝归来:暴君榻上宠 > 第258章 棺里的女人是谁
    除了珠宝以外,还有不少女人用的首饰。

    满宫殿都是价值连城的珍宝,这得值得多少钱?

    是谁放的陪葬品,未免也太丰厚了吧,而且墓室的结构也太独特了。

    这些钱要是拿出去,她招兵买马的银两都不愁了。

    秋琛也有些傻眼。

    一箱箱的珍宝,这得收藏多久?

    黄真真忽然开口,“我敢保证,这如果真是一个地下坟墓的话,墓里的主人,肯定是一个女人。”

    这墓主人倒是跟她挺像的,她也喜欢这些玉器黄金。

    这里大多都是黄金或者上等古玉。

    除了这些以外,还有不少上等的丝绸,款式还是她喜欢的。

    要是她早点儿发现这里,她还愁晋国没钱?

    真是亏大发了,现在想搬出去,也搬不了了。

    “前面好像有亮光,走,咱们过去看看。”

    “前面的亮光,好像都是夜明珠嵌的。”

    夜明珠?

    这怎么可能……

    这一路的亮光,像现代的路灯,如果用夜明珠指路,那得花多少的夜明珠。

    要知道一颗小小的夜明珠都价值千金,何况那一夜璀璨的亮光。

    瞧那亮度,那得用多大的夜明珠才能照得亮。

    一路继续前进,黄真真跟秋琛都震撼了。

    墓道两边,果然是用夜明珠嵌的,且每一颗夜明珠都有土鸡蛋般大,每隔几步便有一颗夜明珠照亮着,将通道照得柔和通明。

    是谁有这么大的手笔?

    太不可思议了。

    一路璀璨如虹的光仿佛指向梦的天堂,带着神秘。

    黄真真走着走着,脑子忽然抽疼起来。

    脑子里隐隐闪过几句话。

    “这颗夜明珠好漂亮,我喜欢。我最怕黑了,要是我死了,你得用黑明珠照亮我,不然我都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好,要是真有那么一天,我会在两边嵌满夜明珠,绝不会让你迷失方向的。”

    “去你的,我长命百岁呢,才不会那么容易死。就算死,我也会死在你后面的。”

    “嗯,咱俩都会好好的。”

    黄真真一拍脑袋。

    是谁在说话?

    为什么她老是能听到那些不属于她的记忆。

    “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怎么脸色那么苍白。”秋琛扶住她的身子,发现她全身都在发凉。

    黄真真摇了摇头,“前面的夜明珠可能会更密集,而且会有两排。”

    “你怎么知道?”

    “不知道,感觉吧。”

    黄真真甩了甩头,脑子依然闪过一句话。

    “一排夜明珠不够,我要两排,我还要很多很多的陪葬品。”

    “好啊。”

    “傻瓜,我跟你开玩笑的,你还相信了。我只要仙绫碧玉钗就够了,这是我最喜欢的玉钗。”

    黄真真脚步忽然一个趔趄。

    仙绫红玉?仙绫红玉钗?

    仙绫红玉不是一块玉佩吗?怎么会变成一支玉钗呢?

    到底哪个才是仙绫红玉?

    “你全身都在冒冷汗,朕扶先休息一下吧。”

    黄真真全身不断打着哆嗦。

    忽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她占用了女暴君的身体,可女暴君的记忆却一直存在她的脑海里。

    圣旨一事,无论怎么查也查不到,难道是女暴君控制了身体的主导权,用她的笔迹篡改了圣旨?

    黄真真越想越有这个可能,否则圣旨怎么会平白无故的被篡改了?

    这个地下墓,是玉清凡提前为女暴君准备的吧?

    “哒……”

    黄真真眼里忽然滑下一滴泪水,心里百味杂陈,羡慕女暴君有玉清凡那么好的男人宠爱着。

    只要她一句话,玉清凡便会不余遗力的帮她做到。

    他是有多爱女暴君,才会记住她的每一句话。

    “是不是害怕?走,朕现在就带你离开这里,朕背你。”

    黄真真蓦然抬头,却见秋琛一张俊美好看的脸上,不知何时,满是焦急,拉着她就想背着出去。

    黄真真推开他,轻声道,“草民没事。”

    他在紧张什么?

    不会真看上她了吧?

    这张脸起码都四五十岁了吧,秋琛的眼光哪儿去了?

    老幼不忌吗?

    或许,他是认出她,故意耍着她玩的。

    “真的没事吗?”

    “没事。皇上,我们继续走吧。”

    “这地下墓又跑不了,朕先带你出去。”

    “草民从未看过如此壮观的地下宫殿,还想再看看。”

    “既然你想,那朕陪着你。”

    秋琛拉住她的小手,小心翼翼的继续往前。

    黄真真想抽回去都抽不回去,只能任由他拉着。

    又走了好一会,果然……前面的夜明珠越来越密集,且都是双排的,夜明珠也比刚刚的大,发出的光亮更加柔和。

    “你猜对了,这里果然有双排夜明珠,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凭感觉吧,不过草民的感觉还是对了。”天知道那句话为什么会浮现在她的脑子里。

    “看,前面好像还有一座宫殿,若是朕没猜错,那里应该就是主墓室了。”

    她看到了。

    那座宫殿气势磅礴,雕梁画栋,一点儿也不比皇宫差。

    只不过宫殿大门紧锁着,任由他们想尽办法也打不开。

    “奇怪,刚刚那几座宫殿的大门都是开的,为什么这座是关着的,而且找不到任何机关可以打开。”

    黄真真淡淡道,“可能设计这座地下墓的人,怕墓主人会找不到财宝,所以才开着宫殿大门的吧。”

    秋琛半信半疑的看着她。

    不知为何,他总感觉黄真真好像知道些什么。

    “草民猜,墓主人应该很喜欢吃肉,所以第一座宫殿才有那么多动物的骸骨。墓主人也很爱钱,所以才有那么多珍宝陪葬着她。”

    就像她,又爱吃肉,又爱钱。

    这墓,就是给女暴君准备的。

    不过现在这座墓应该是空的才对。

    黄真真一阵摸索,同样打不开宫殿大门,只能在外面干着急。

    她拍了拍脑子,想从女暴君的记忆里找出什么。

    没想到,还真让她找到了。

    “不管什么时候,这支玉钗都是我的,你不许抢回去,就算我死了,玉钗也是我的。”

    “好,它会永远陪着你的。”

    玉钗?

    什么玉钗?

    玉清凡给她的碧玉钗吗?

    黄真真从怀里取出碧玉钗,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找了一个跟碧玉钗相似的凹石放了进去。

    只听“轰隆隆……”一声大震,重达万斤的石门竟然打开了。

    咝……

    两人都惊到了,更多的是不解。

    石门打开后,里面的景物一清二楚,然而两人的视线齐刷刷的放在中间的冰玉棺,那里隐隐约约好像躺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