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帝归来:暴君榻上宠 > 第275章 玉清凡狠心割肉
    玉清凡琉璃般的眸子有些飘远,脸上挂着愉悦的笑容。

    “第一次,你喊我小凡凡,直接把我扑倒在地,还把我给虏了回去。”

    黄真真一怔。

    第一次见面,女暴君就喊他小凡凡?

    女暴君怎么知道他叫玉清凡?又怎么会叫得那么亲热?

    难道女暴君早早的就想着他拐到后宫?

    她都没有扑倒过玉清凡,女暴君未免也太幸福了吧。

    “所以,你就进后宫,当玉贵君了?”黄真真语气酸酸的。

    “没有,当玉贵君是很后面的事情了。”

    “她把你扑倒,你就喜欢上她了?”这种喜欢未免也太儿戏了吧。

    玉清凡好笑的看着她,“我们的故事很长,等以后,我再一一告诉你。”

    “我们现在这里也挺无聊的,你现在告诉我就好。”

    “好啊。”

    黄真真等着他说话,可他却一句话也没说,黄真真忍不住催促道,“然后呢,我把你虏到哪儿去了?”

    “掳到一片梅花林,带着我喝酒赏梅,你还在月下一舞,那一舞真是倾国倾城,你还记得你舞的是什么吗?”

    黄真真摇头。

    她又不会跳舞,那个人也不是她,她怎么会知道的。

    “是剑花舞,随着你翩翩起舞,满园的梅花也跟着翩翩起舞,那画面美到了极致,那个时候的你,就像天上下凡的仙女。”

    那一刻,他的心也沦落了。

    “所以,你看到我长得好看,舞得也好,你就喜欢了?”

    玉清凡淡淡一笑,揽着她的身子不舍得松手。

    “也有这个因素。不过更多的,是你为了救我,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三番两次以命相救。”

    “女暴君对你倒是痴情,也不见得对别人那么痴情。”

    “至今,我都在疑惑,你是不是早就认识我了,所以从一开始,你便叫我小凡凡,也对我露出那么深情的眼神。”

    玉清凡忽然叹了口气。

    他不止一次想过,是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黄真真就跟他相识了,所以……她才会待他那么好。

    可若当时她就认识他,她又怎么认识他的?

    总不可能是在他现在死后,黄真真回到过去,也就是回到三年后,重新又找到他的吧。

    玉清凡越想越有这个可能,可他依然有些不敢相信。

    黄真真也被他说蒙了,忍不住冷哼一声,“女暴君那么色,也许她早就注意你了。”

    玉清凡似笑非笑,“你是想说,我长得好看,所以你才一直注意我的吗?”

    去他的。

    虽然他长得好看了一些,不过,是他先追她的好不好。

    黄真真有些底气不足。

    好像玉清凡也没有追过她,他只是对她很好很好,不惜牺牲性命待她的那种好。

    “长得比你好看的多得去了,解亦绮,易永安都比你好看,我要喜欢,也是先喜欢易永安。易永安为了我,连自己性命也同样不顾了。”

    “那你喜欢易永安吗?”玉清凡反问。

    “你若是对我不好,我就嫁给易永安。”

    黄真真原本只是一句玩笑,没想到玉清凡还当真了,甚至还出一句。

    “易永安人也挺好的,你若嫁给他,后半辈子也能幸福。”

    “……”

    玉清凡什么意思?

    要把她推给易永安?

    “玉清凡,你是不是不喜欢现在的我了?你是不是嫌弃我眼睛瞎了,你是不是嫌弃我不是晋国女帝,不能给你荣华富贵了。”

    玉清凡一怔,将愤怒的她扶好,伸出右手发誓道。

    “天地良心,除非你不要我了,否则我玉清凡此生此世,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

    这句话,还算人听的。

    黄真真重新依偎在他怀里,闷闷道,“我现在一无所有,只有你了,若是连你也嫌弃我,我……”

    “傻瓜,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你是女帝,我便是贵君,陪你共看天下,你若是乞丐,我也是叫花子,陪你四处乞讨,浪荡天涯,你若没有眼睛,那我便当你的眼睛,把我看到的全部说给你听,你若死了,我玉清凡也绝不独活。”

    黄真真心里狠狠一震。

    她看不到玉清凡的脸,可他能感觉得到,玉清凡不像随便说说的,他是发自肺腑给她许诺的。

    黄真真眼眶一红,紧紧抱着他的腰。

    不管他喜欢的是她,又或者女暴君,这辈子,除玉清凡,她谁也不嫁,这辈子,她只有玉清凡一个男人。

    若是能够回得了现代,她就带着玉清凡一起回去,若是回不去,她就嫁给玉清凡,在古代踏踏实实,平平凡凡的过一辈子。

    除了父母,玉清凡不知不觉进了她的心,也夺走了她的一整颗心。

    “小凡凡,你要记得你今天说的话,若是你负了我,哪怕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好。”

    玉清凡鼻子一酸,轻轻应了一声。

    负她……

    这辈子,他是负定他了。

    他能期盼的,就是哥哥还活着。

    只要哥哥活着,便可以替他照顾她,许她一个未来。

    可现在……

    哥哥到底是生是死……

    若是死了,为什么他感应不到。

    若是活着,他为什么迟迟不来寻找黄真真。

    玉清凡将圣牌放在黄真真手里,轻声道,“你拿着,也许对你以后有好处。”

    黄真真摸了摸,摸到一朵盛开的梨花,她摸到了一个令字,她仰着,看到的却是黑漆漆一片。

    “你给我圣牌做什么,我不要。”

    “留着吧,有圣牌在手,又有圣女身份在身,对你有双重保障。”

    “你不是说,我羽翼未丰,拿着圣牌对我有害无益吗?”

    “那是以前,从医仙谷出去后,也许你的羽翼就丰了。”

    “玉清凡,你又想做什么?”黄真真怒道,什么破圣牌,她不稀罕。

    玉清凡好笑地刮了刮她的鼻子,哭笑不得道,“圣牌那么重要,我还要去寻找出口,以及破阵等等,放在你身上比较安全。”

    “只是这样吗?”那他刚刚说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

    “不然你以为怎样?”

    “可是你…你……”

    “你的跟我的不都是一样的吗,放在我身上能防身,放在你身上也能防身。”

    黄真真还是不相信。

    玉清凡经常骗她,虽然每次骗她都是为她好,可是……

    “算了,我先替你收着,等离开雪山后,我就还给你。”

    “好。”

    就怕离开雪山后,他就不在了。

    他只剩下二十七天的性命。

    可现在,他又大量使用内力,只怕二十天都撑不下去了。

    时间越来越紧了,他能陪在她身边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勉强又撑过一天。

    第三天,黄真真又饿又冷,身子不断哆嗦着。

    玉清凡也撑不下去了,内力越来越弱。

    “冷,好冷,怎么越来越冷了,小凡凡,我们还要撑多久。”

    “四天。”

    “我要饿死在这里了。”

    “不会的,我再舀一些雪水给你喝。”

    黄真真摇摇头。

    喝着雪水也止不了渴,而且越喝她越冷,全身从头冷到尾。

    “你怎么抖得这么厉害。”

    玉清凡摸了摸她的额头,发现全身发烫,牙齿却冷得咯咯作响。

    “发烧了。”玉清凡强忍不适,催动内力,源源不断的真气全部度到她的体内。

    “真真,你一定要撑下去,只要再过四天,咱们就有救了。”

    黄真真想告诉他。

    她一刻都撑不下去了。

    她饿得两眼昏花。

    可她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

    迷迷糊糊中,她昏死了过去。

    玉清凡更急了,真气再次源源不断的传给她。

    见她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即便昏迷,肚子也在咕咕作响着。

    玉清凡心急如焚。

    不行,再这么下去,她就算不冻死,也会饿死的。

    取出腰间的水囊,玉清凡抓了一把雪进去,催动内力,将雪水溶化,催热。

    做完这个动作,玉清凡忍不住呕出一口血,单腿跪了下去,差点连他自己的身子也栽倒了下去。

    玉清凡忍着不适,将水囊的热水放在她的嘴边,帮她喂了下去,这才让她的身子稍稍暖和了一些。

    只不过她依旧冷得发抖。

    玉清凡索性把自己的上衣全部都给脱了下来,盖在黄真真的身上。

    自己则露出毫无赘肉的上身。

    他的身体比例很好,只不过身上密密麻麻全是黑虫不断在蠕动着。

    低头一看,那些黑虫已经蔓延到他的心口,正在拼命冲刺,意欲破体而出。

    玉清凡脑子一昏,身子一歪,跪倒在地。

    坚持了三天三夜,他彻底坚持不住了。

    虽然不想放弃释放热气,却也只能暂时收回,给自己好好调息一下,否则,黄真真还没死,他就得先死了。

    过了一盏茶后,玉清凡才调息完。

    昏睡在一边的人迷迷糊糊的喊着,“饿,好饿……”

    玉清凡痛苦的皱眉,忽然不知想到什么,他右手一翻,一把匕首已然在他的手上。

    掀起裤子,玉清凡一刀狠狠割了下去,在他自己的小腿上割了一块肉。

    “咝……”

    腿上疼得他倒抽一口凉气。

    玉清凡本想拿出水囊接住自己的血,留着给黄真真喝,眼看自己流的血都是深黑色的。

    玉清凡颓然的放弃。

    ------题外话------

    晋国篇快结束了,到时候就进入楚国篇了。

    还没有看《毒后归来之家有暴君》的亲们,可以抓紧时间看了。

    毕竟,这是上下两部。

    楚国篇有太多毒后里面的人物了,不看的话,到时候会有些懵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