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帝归来:暴君榻上宠 > 第280章 密室惊情
    两人不敢迟疑,当即就地一滚,避开一波箭雨,可一波又一波的箭雨接踵而至,密道又小,根本无处可躲。

    眼看又一波箭雨射来,黄真真的路已被堵死,楚裳迎着箭雨,震开她眼前那波密密麻麻的箭雨。

    很不幸的是,箭雨太多,地方太小,楚裳的肩膀挨了一箭,胸口也挨了一箭。

    “独臂男……”

    黄真真迅速解下衣裳,右手蕴含内力,用力一甩,将密密麻麻的箭雨纷纷拦下。

    “你要不要紧?”

    “无事。”楚裳忍着疼痛,将肩膀以及胸口的箭都拔了出来,带出一片血雨。

    “你继续找机关,我挡住。”

    楚裳知道,若是不找出机关,他们两人都得死在这里。

    他不敢再含糊,赶紧摸索着寻找机关。

    只是能找的,刚刚已经全部找过了,根本没有什么机关。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黄真真也越来越不支了,胳膊上也挨了几箭,楚裳越加着急。

    就在他即将冲过去,帮黄真真拦住箭雨的时候,密密麻麻的箭雨忽然停了。

    抬眼望去,小小的密道里面,到处都插满箭头,特别是地上,足足堆了小山一样高。

    “没箭了?”

    “你伤得怎么样?”楚裳从怀里拿出一瓶止血药。

    黄真真摇摇头,将胳膊上的几支箭都拔了出来,再用从顾宇哲身上抠过来的药辗碎,抹在自己的身上。

    这才丢了几颗给楚裳。

    楚裳看了看她逐渐止血的伤口,又看了看自己的止血药,有些讶异,“你那是什么药,效果竟然这么好。”

    他的止血药,已经是楚国最上等的了,想不到她的药,效果比他还好。

    “抹上吧,赶紧寻找机关,一会不晓得还有没有暗器呢。”

    正想寻找机关,远处的密道竟然传来一阵白烟。

    白烟有些呛鼻,两人脸色齐齐一变,捂住自己的鼻子,不敢喘息。

    这白烟是剧毒,有人想让他们两人死在这里。

    昏暗中,黄真真着急着摸索机关。

    一个人纵然内力再高,也无法长期不呼吸的。

    就在她即将撑不住的时候,狭小的密道终于传出轰隆隆的一声响音。

    听到这声,黄真真脸上闪过惊喜的希望。

    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那响声是自地下传来的。

    响声响起,地面出现一道裂缝,楚裳措不及防的被带了下去。

    “独臂男……”

    黄真真没有任何思考,也跟着跳了下去。

    底下是一片无际的深渊,根本不知有多深。

    黄真真一路不断下坠,听到独臂男略显着急的喝斥。

    “你跳下来做什么。”

    “废话少说,赶紧把手伸出来,我用千斤坠,看能不能把你拉上来。”

    话刚完,无底深渊又出现一道石墙横挡而出,等同于在无底深渊的中间突然冒了出来,将黄真真与楚裳隔离开来。

    “砰……”

    黄真真重重的摔在那面石墙上,疼得她倒抽一口凉气,好半天都爬不起来,本就受伤的右胳膊喀嚓一声竟然脱臼。

    举目四望,这里伸手不见五指,四面八方都是冰冷的石壁。

    在地上找了好一会,没能找到楚裳,黄真真开始正视自己的处境。

    鼻尖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香味,黄真真嘴角勾起凉薄的笑意。

    身子化为一缕飞烟,黄真真朝着右前方直直的撞了过去。

    原本坚硬的石壁,因为她的一撞,瞬间破碎。

    “喀嚓”一声,黄真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掐住那人的脖子。

    “用这点障眼法,就想把我困住吗?你还欠了一些火候吧。”

    被掐住的人错愕了一下,很快呵呵地笑了出来,笑声极是妩媚,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在。

    “这点障眼法确实困不住你,不过,你却也别想离开这里。”

    男子戴着蝴蝶面具,似笑非笑,慵懒的把玩着自己的艳红的指甲,浑然没有因为脖子被掐住,随时可能死去而惊慌失措。

    “是吗……我黄真真想去的地方,普天之下,还没有人能拦得住,你这人妖,又算老几。”

    离江笑容一僵,“人妖?”

    “就是不男不女的败类。”

    离江本该怒的,可他却哈哈大笑起来。

    “人妖,这个比喻,我喜欢。”说罢,离江伸出柔嫩无骨的手,挑起她的下颌。

    黄真真闪过,没时间跟他废话太多,“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三番两次要害我?若我没有猜错,那天在山庄里,也是你对我下的毒吧。”

    “错了,我要对付的不是你,只是你误打误撞,次次破坏我的好事?”

    “你要对付独臂男?他哪儿得罪你了?”

    “有些事情知道得越多,对你越没有好处。”

    “我不管你跟他有什么恩怨,马上把机关撤了,放了独臂男,再带我到摄魂大阵的阵眼处。”

    离江嗤笑一声,“想太多。”

    “喀嚓……”黄真真捏紧。

    只要她再轻轻一捏,他白皙的脖子就会彻底断掉。

    然而离江依然面不改色,不畏生死。

    黄真真冷笑,“你不怕死是吧,那我撤了你的面具,在你脸上划个十刀二十刀的,再把你手筯脚筋全部挑了。”

    离江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依旧把玩着指甲。

    黄真真也不知他是真没害怕,又或者另有依仗。

    黄真真脸上一狠,一拳狠狠揍向他的脸。

    离江依然无畏,黄真真本该打在他脸上的一拳,砰的一声移向了旁边的石壁上。

    乍然间,离江脸色剧变,大喊一声,“摒住呼吸。”

    石壁破开,一道若有若无的香味再次传来,两人不约而同的都吸了些许,全身瞬间火热起来。

    “那是什么?”不会又是催情药吧?

    黄真真的脸色非常难看,想捏死他的心都有。

    上次在山庄,他对她还有独臂男下毒,她到现在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给了独臂男。

    现在又搞这么一出,他有病呢。

    离江索性松开紧捂鼻子的手。

    这药猛烈无比,只要吸入一些,足以发作,现在即便摒住吸呼,也来不及了。

    江离转身而去,有些慌乱的寻找机关。

    他受伤的腿未好,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严重影响了他的形像。

    黄真真将他拽了回来,“先把解药交出来。”

    “没解药。”

    “没解药?你逗我呢,信不信我杀了你。”

    “你杀了我,也没有解药。”

    ------题外话------

    今天身体不舒服,先更一章,明天一万字补上,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