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反派剑神 > 第五十五章 这是瞧不起谁?
    杀!

    面色一沉,杨帆手中剑扬起,悍然向着蓝海杀了过去。

    他不想与北山郡为敌,可更不想死,尤其不想让赵烟儿这个师妹死,所以他便别无选择!

    杨帆的剑不快,但却很重,每一剑挥出都犹如山石狠狠砸下。纵然是蓝海,硬挡了这么几剑,也不禁被震的手掌发麻。

    “杀!!!”

    到了这种地步,蓝海自然也顾不上什么公平决斗了,心中一横,厉声喝道。

    听到命令的瞬间,山峰之下,那些北山郡的军卒顿时便动了起来,三人一队直奔山顶而来。

    “嗡!”

    手中剑轻轻一颤,发出一阵龙吟之声,白玉京眼中透出一抹恐怖的杀机,直奔冲得最前的那三人而去!

    山路狭窄,白玉京占住路口,一剑当关,便大有万夫莫当的气势!

    “噗!”

    一剑之间,冲的最快的军卒,脑袋便已冲天儿起!

    杀生剑诀,一剑而斩!

    这可不是什么比试,而是生与死的交锋,容不得半点手软。

    白玉京下午的时候雪中悟剑,便已经明白杀生剑诀的剑意,要在杀戮之中领悟,而眼下,借助北山郡这些人的命来悟剑却是恰到好处!

    剑如惊鸿!

    之前这些北山郡的军卒虽然也听过白玉京之名,可实际上,大多数人却并没有放在心上,一个坐忘境的小子而已,莫非还能翻了天去?

    可如今,亲眼目睹白玉京这一剑枭首的气势,才真正从心底生出了一股寒意。

    这便是天骄吗?!

    越境而战也不过如吃饭喝水一般简单。

    “杀!”

    北山郡的军卒,军纪严明,更何况能被蓝海挑出来的,更是精锐中的精锐,死亡还吓不倒他们。

    一人陨落便又会有一人填补上来,山道之上始终会有三人不断与白玉京厮杀!

    杀生剑诀虽强,可白玉京却毕竟只是坐忘,这样每一剑都倾尽全力,也一样会疲倦,会受伤!

    何况,他毕竟只有一把剑,同时面对三人的攻击,一样难以抵挡。

    不过片刻之间,白玉京身上便已经多出了十余道伤口,浑身浴血,远远的望去便像是个血人。

    可偏偏,白玉京却始终屹立不倒,任何人都别想踏上山一步。

    震撼!

    蓝海自问见过许多天才,可却从未见过白玉京这样的狠人!似乎他根本就不知道疼痛,更不要说是畏惧。

    这样的白玉京才仅仅只是坐忘境啊,倘若让他踏入搬山,即便是没有这地利之便,自己与这些北山郡的精锐联手,又能够奈何得了他吗?

    “杨帆,白玉京现在根本顾不上你,你现在罢手,跟我一起出手,斩了他,之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眼皮微跳,蓝海沉声喝道。

    不得不说,这一句话,却也同样让杨帆有些心动!

    白玉京似乎根本就不担心他反悔,也没有再挟持赵烟儿,似乎这的确是个机会啊!

    只是这样的念头才刚刚升起,杨帆便猛然惊觉。

    这根本就不合理,这些日子的相处,他自问也算了解白玉京的心性与手段了,当真会犯这种错误吗?

    心念电转,杨帆陡然想起下午白玉京在风雪中悟剑的情景!

    白玉京说,缺一颗祭剑的头颅!

    如今这些人可不就是来送头颅的吗?想到这,杨帆顿时就反应了过来,白玉京根本就是在借机悟剑!

    这个时候的白玉京或许随时都可能突破,若是此刻他选择背叛,那么一旦白玉京突破,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他!

    何况,即便是此刻,白玉京真的尽全力了吗?

    想明白了这一点,杨帆心中顿时再没有任何犹豫,手中剑更重了三分,继续向着蓝海杀去。

    凡事最忌三心二意,若是始终蛇鼠两端,只怕最终的结果是两边都不落好,反而死的更快!

    既然已经选择了白玉京,那么便该倾尽全力斩杀北山郡这些人,正如白玉京所说,只要把所有人都杀光,谁知道是谁做的?

    “冥顽不灵!”

    眼看杨帆依然没有答应的意思,蓝海也不禁有些恼了。

    “杨帆,我不杀你,是不愿付出太大代价,不是真的杀不了你!这是你自己找死!”

    杀机骤起,蓝海身上气息暴涨,剑锋之上,随之透出了一抹湛蓝的刀芒!

    元气外放,也是对于天地元气的掌控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才能施展出来的手段。

    在搬山境,只有最出色的天才才能掌控!

    在北邙剑宗,纵然是天赋最好的罗健广,也都还没能令剑气外放,杨帆自然也做不到。

    瞳孔骤然一缩,看到刀芒的瞬间,杨帆便嗅到了死亡的气息!全力以赴的蓝海,是当真有可能斩杀他的!

    能够被陆明江看重,蓝海的天赋与实力的确都很强大,至少并不是杨帆所能比拟的。

    轰!

    仅仅是一瞬间的交锋,杨帆的身上便多了一道深彻见骨的伤口,鲜血喷涌而出,面白如纸!

    挡不住!

    仅仅挡了一刀,杨帆便知道再也挡不住了,再这么下去,他真的会死的。

    可现在,不挡又能怎么办?

    几乎是在同时,白玉京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杨师兄,换我来对付他,你帮我占住山路!”

    眼角的余光扫到杨帆那边的情况,白玉京沉声开口道。

    正如杨帆猜测的一样,白玉京故意留下破绽,让杨帆有机会背叛,便是故意试探。

    接下来要面对的危险,只会越来越大,杨帆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影响也会越来越大,倒不如趁着这个机会试探一下,若是杨帆首鼠两端,倒不如借着这次机会,一举袭杀。

    好在,杨帆的表现,还是令白玉京很满意的。

    既然如此,他自然也不能放任蓝江杀死杨帆。

    别看白玉京似乎挨了十几道,可实际上,却都是皮外伤,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杀生剑诀的恐怖,远超旁人想象,只要一直在杀人,白玉京便能够时刻保持巅峰的状态!

    何况,想要突破,凭北山郡这些人是不够的,白玉京还需要更大的压力!

    一口气杀了对方六七人,便是以北山郡军卒的强悍,也不禁生出了一丝畏惧之意,也正是借着这个机会,白玉京才暂时逼退了对方,争取到了与杨帆换位置的机会。

    “白玉京,你是在找死!”眼中透出一抹恐怖的杀机,蓝海森然开口道。

    若是在巅峰状态,白玉京与他交手,也就罢了,如今白玉京与那些军卒厮杀,身中十余刀,浑身浴血,却还要反过来帮助杨帆,与他交手,这是瞧不起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