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世巫医 > 第一八九章 军情急如火
    别墅里,林毅晨和钟承军相对而坐,中间隔着茶几,两双眼睛相互瞪着,好像在瞪眼比赛。

    就在刚才,林毅晨举着手机挡在自己面前,钟承军还没缓过神儿,就看到了一张让他汗毛倒立的照片,吓得他直接倒在了沙发上,仪态尽失,此时他的怨念仍然没有消散。

    “你们可够了,赶紧来吃饭!这都瞪了多长时间了,也不怕眼珠子蹦出来。”钟子瑶走着,回头看两人一动不动地,丝毫没有把自己的话听进耳朵里,叉起腰来说道“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你们,要是再不来,你们今天晚上就别给我吃饭!”

    话音刚落,林毅晨一个弹身而起,飞快地冲向餐厅;钟承军也不甘落后,手一撑,就从沙发上跳起来,紧随其后奔向餐厅。

    “跑什么跑?都给我老实点!”钟老爷子一声怒吼,两人立刻安静了下来。

    饭桌上,钟老爷子关心地问起林毅晨“这么说,你回来是帮忙地?”

    林毅晨放下碗,点头说道“事情有些蹊跷,所以钱副院长找我来帮忙,等会儿我还要去他办公室找他。”

    “什么蹊跷,肯定是你为了逃避军训,想出的蹩脚理由,夸大其词。”钟承军还对林毅晨在背后吓自己的事情耿耿于怀,马上嘲讽他是害怕军训。

    “等钟叔叔回来,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林毅晨不想跟他在钟老爷子面前斗嘴,一句话直接摆平他不敢再说话。

    说曹操,曹操就到。

    钟振国从门外进来,满脸疲惫,冲着林毅晨招手说道“毅晨,过来一下。”

    林毅晨放下筷子就起身,钟子瑶却不乐意了,嘴里嘀嘀咕咕地说道“有什么事等他吃完饭了,人家好好吃饭呢,非得这个时候叫人家去说事。”

    “啰嗦什么!”钟老爷子听了这话就发火了“出了这么大的事,能有口饭吃就行了,那些医生现在连饭都吃不上,坚守在岗位上,人家不比你辛苦?!”

    钟老爷子一发话,所有人都不敢吭声了,饭桌上的气氛顿时就变得紧张起来。

    林毅晨为了缓和气氛,不让钟子瑶难受,三两口就把碗里的饭扒完,放下碗筷就快步来到了客厅。

    钟振国因为这件事今天忙昏了头,大面积急疫不是一件小事,控制不好,极有可能引发扩散,或者大规模恐慌,身为一省之长,钟振国今天没有离开办公室半步,一直在调度委派,就在刚刚回来之前,他刚开完了第二个紧急会议,一整天只来得及喝几口水。

    他松了松领带,见林毅晨坐下,开始问道“今天你到三个医院都查看情况了吧?给我说说。”

    林毅晨把情况简明扼要地说完,话里也没有对人民医院抱怨,他很清楚,现在钟振国只需要了解真实情况,不能掺入个人情绪。

    “你怎么看?”钟振国沉默了半天,而后又问道。

    “根据钱副院长的说法,这些病有些奇怪,本来应该是流行性出血热的症状,可是他们在为病人检查身体时,病人忽然发狂,开始乱打乱砸,很显然这不符合流行性出血热的症状,甚至是相冲突的症状。所以钱副院长又委派我前往二医院和人民医院去查看,发现两家医院跟中医院的情况完全一样。”林毅晨把意外症状告诉了钟振国,见他在细细思考,他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我跟钱副院长的有一个共同的想法,这件事可能会比较棘手。”

    钟振国听到林毅晨这句话,眉头皱地更紧了,他抬起头来,语气严肃地确认道“是你的想法,还是钱副院长的想法?”

    林毅晨正视回答道“我的想法,也是钱副院长的想法。”

    钟振国猛地站起身来,来不及拉紧领带就对林毅晨说道“你现在就跟我一起去找钱副院长。”

    他对林毅晨的医术还是颇为信任地,既然林毅晨这么说了,他本能地意识到情况可能会更糟糕,军情急如火,他片刻也待不下去了,立即就要去了解情况。

    钟子瑶一直在关注着钟振国和林毅晨,看到两人齐齐起身要离开,连忙起身追了过去,在桌上拿起一袋面包送到钟振国的面前。

    “哥,再忙也不能把身体累垮了,你拿上面包路上吃,也不会耽误你时间。”

    钟振国感激地冲妹妹点下头,拉着林毅晨上了车,直接朝着办公大楼驶去。

    找到钱胖子的时候,他正在办公室里查看递交上来的报告,抬头一看钟振国走了进来,急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为钟振国倒水沏茶。

    “不用忙乎这些客套了,先说正事!”钟振国对钱胖子的举止有些不满,直接挥手打断了他。

    钱胖子讪笑地坐到钟振国的对面,林毅晨冲他使了个眼色。

    你这一身胖肉都是假的吧,这一跳够得上身轻如燕了。

    钱胖子不敢在钟振国面前造次,只能装作没看见林毅晨的眼神。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钟振国等不了那么久了,直接开门见山,询问钱胖子最新的情况。

    “我们的医生在患者血液样本里发现了一种新的病毒,具体是什么还没有检测出来,我们现在也在等最新的检测报告。”钱胖子老老实实地做着汇报。

    “发现了新的病毒?”钟振国心里的感觉更不好了。这意味着可能病情很难得到控制,极有可能扩散至别的人群。

    “对。”钱胖子看到钟振国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的心里就越虚。虽然这不是他的过错,可是这却让他觉得自己很无能,也不知道钟振国会不会迁怒于自己。

    好在钟振国知道这时候发脾气解决不了问题,尤其是在一线工作的医疗人员,他们的情绪决不能受到影响,否则一个小小的差池,都会带来不可预估地后果。

    就在钱胖子忐忑不安的时候,出现了新的情况。

    办公室门“砰”地一声被撞开,钱胖子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紧张地看着来人。

    “院长,有一个病人退烧了!人也清醒了过来!”跑来的是一个男医生,他气喘吁吁地喊着,语气里很是兴奋。

    “烧退了?烧退了?!”钱胖子下意识地念叨两句,很快反应过来,语气里充满了惊喜。

    钟振国闻声立刻站起身来,紧张地追问道“怎么样?烧退了是不是就会好转了?!”

    “很有可能!很有可能!”钱胖子乐得喊了出来,当他反应过来面前站的是省长时,立即转身冲了出去,语气激昂地对男医生说道“走,我们现在就去做进一步检查,还有,密切监护其他病房的病人,有什么新的情况,立刻派人报告!”

    钟振国没有怪罪钱胖子擅自离开,反而对他“工作第一”的表现很满意,他心系病人的病情,对林毅晨说道“咱们也过去看看!”

    林毅晨看着钟振国兴奋的表情,心说钱胖子你还真会摸领导的心思,这都能让你抓住机会表现自己,真不愧是爬到副院长位置上的佼佼者啊。

    钟振国迈开大步,快速地跟在钱胖子的身后追了上去,那走路的架势,完全看不出他已经忙碌了一整天没有休息,只吃了一个面包的样子,精神抖擞地犹如一个即将奔赴战场的士兵。

    林毅晨跟在后面,心中不由地感叹。能成大事者,果然都有超越于常人的地方,就连钱胖子那个家伙,都有着敏锐的心思和精湛的演技,否则他也不可能爬到副院长的位置。

    世道不容易,坏人都这么努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