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世贵女:傲娇郎君惹不得 > 142 翻脸了啊
    钱家行事阴狠,是不好对付,可他陆浩也不是什么良善淳朴的人物,还是占据主动的,结果却被人弄成这样子,这脸都丢到天边去了。

    “大夫怎么说了?需不需要让爷爷回来看看?”

    武义摇头:“身上的外伤都是鞭子弄的,有几块还让烙铁给烙,不过都是皮外伤,胸口被踢了几脚,吐了点血,不过死不了,也不用劳烦老太爷了。”

    封七月点头,“钱家那边怎么样了?”

    “我们有两个仓库被烧了。”武义回道,“伤了两个兄弟,好在没有性命危险,冯深已经去处理了。”

    封七月眼眸一沉,“钱家的人做的?”

    “钱家老二带人做的。”

    封七月冷笑道:“既然知道是谁,就先让他断只手吧。”

    “张威已经去了。”

    封七月并不意外,都是在海上生里来死里去的,哪里容的了被人如此欺负?这若是在生意上吃了亏,是自己技不如人,可如今已经不是生意的问题,而是结仇了!对待仇人自然不能手软,免得让人家觉得他们好欺负!“等他醒了之后让他给我好好反省反省!”

    暗地里报复是要做,明面上的行动也要进行。

    钱家也是湖州地头蛇了,横行霸道已经很多年,而之所以能够这样是因为他背后有人撑腰,钱家的姑太太在京城的给顺王府的三爷当小妾!

    顺王是皇帝的叔叔,从先帝时期便一直纵情风月,从不掺和朝廷的任何事情,在先帝时期便一直深受先帝的宠信,到了如今皇帝了,这份恩宠还一直延续。

    皇帝最喜欢的是什么人?

    自然是对自己没有威胁的人。

    顺王便是模板。

    而这位顺王府的二爷便是顺王的第二个儿子,庶出的,因为顺王还活着,顺王府没分家,便还是顺王府的一员。

    在京城自然不是什么多高贵的身份。

    可在湖州这边,哪怕只是沾了一些边,算不上什么正经的亲戚,也足够让钱家横行霸道!

    当然,封七月也并不觉的钱家就是靠着这位姑太太的枕头风就可以如此肆无忌惮,钱家的生意做得很广,什么赚钱的都掺和一脚,如今更是花了大手笔投入到海运当中,这些年赚的银子,估计也送了不少进顺王府,甚至还可能落到了其他人的荷包里头。

    顺王是不掺和朝廷争斗,可他儿子未必就这么听话了。

    权力谁不想要?

    哪怕顺王世子还是安安分分,可其他的儿子呢?

    顺王府的爷可不少!

    这位二爷是和顺王世子同一天出生的,京城的那些豪门八卦里头也有关于这位二爷的,据说他原本是顺王府长子的,可因为当时的顺王妃使了手段抢先生下了儿子,让他失去了这个王府长子的身份!哪怕是庶子,在有嫡子的情况下还是与王位无缘,可庶长子还是特殊的。

    同一天出生,失去了长子身份,待遇天差地别,若是个心宽的或许便没事,可一个妾室能够跟主母差不多时间怀孕,最后还差点生出庶长子,养出来的孩子哪里会是个安分守己不争不抢的?还有那顺王妃,为了保住嫡长子的地位不惜动用手段,更不是个好相与的,哪怕没有这些,皇家那种地方,怎么可能会和和睦睦一家亲?

    钱家到底是谁的钱袋子,还真的说不清。

    “去备份厚礼送去钱家,给钱小姐赔罪。”

    “是。”武义一点也没质疑这个决定。

    封七月也没解释,同生共死走过这么些年,若是这点信任都没有的话,他们早就在海底喂鱼了,钱家那老头放纵女儿和陆浩纠缠,不就是想要借此拉上风家吗?

    风家是初来乍到,可海运上的实力敢说第二没人敢当第一!

    而她没有阻止陆浩替天行道,也便是知道风云商行要在湖州立足,和钱家之间必定会有一场恶斗,先试试水也是好事。

    只是没想到陆浩这小子会这般冲动。

    “那丫鬟一家安置好了吗?”

    “安置好了。”

    “也查清楚了?”封七月继续问道,“确定没问题?”

    “查过了,暂时没发现什么问题。”武义摇头。

    封七月看了看他,“义叔觉得我太多心了?”

    “阿浩不是冲动的人,这次偏偏控制不住,的确应该查一查。”武义说道。

    封七月颔首,陆浩这人平日里风流倜傥的,这和丫鬟有说有笑的也是寻常事情,可和一个已经成婚的丫鬟弄成了一副让人抓奸的阵势,虽说有那钱玉儿的原因,可这未免也太巧合了,“我们现在还在如履薄冰,万事都得小心。”

    “我会注意的。”武义点头,看了看她,“七少累了便先回去休息吧。”

    “嗯。”封七月应道,累倒是不累,不过的确是该休息了,养足了精神再应付钱家这只疯狗,“让人看着他就成,死不了的话便不用这么费心了。”

    很是嫌弃。

    武义也没有犹豫,点头了,跟着一起嫌弃了。

    的确招人嫌弃。

    这要是在海外,他陆四爷这么没脑子的话,早就去喂鱼了!

    ……

    湖州今年的雪下的有些晚了,以前十一月末就开始下雪了,今年到了十二月初才开始,而且也只是飘了几片那样子,晚上下了,第二天醒来就化了。

    这并不是个好现象。

    瑞雪兆丰年。

    今年的雪如此状况,怕明年的光景不会太好。

    光景不好了,商人的生意自然也好做。

    这便是今年冬天大家最为关注的事情,直到钱家和风家出事,才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钱家和风家出什么事了?

    是要结亲吗?

    钱家小姐钱玉儿看上了风云商行的四管事,一直穷追猛打的,早已经是湖州城茶余饭后的话题了,大家都在可怜那陆四爷,好端端的怎么就这么倒霉地被那钱玉儿瞧上了?

    钱家小姐心狠手辣简直就是个毒妇,这是整个湖州城都知道的事情。

    钱家的贪婪更是有目共睹。

    这风云商行若是真的和钱家结亲了,还能保得住吗?

    那位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七少能保得住这一份好不容易才挣回来的家业?

    所有人都不信。

    只要风家七少有点儿脑子都绝不会同意这门婚事,哪怕把那陆四爷踢出风云商行,不要这个兄弟了,也绝不能和钱家结亲家!

    那现在是风家七少脑子出问题了?还是抵抗不了钱家的胁迫?

    钱家背后有人,而且还是京城的贵人,这事也是大家都知道,这风家要是抵抗不了的话,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是!

    钱家和风家翻脸了!

    虽然没有闹到明面上,可先是钱大小姐大闹风云商行,后钱家仓库走水,接着风家的陆四爷就失踪,据说被钱家的人给绑走了,风家的人救回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风家的两座仓库也走水了,伤了不少人,没过多久,钱家二爷在街上遭了闷棍,失踪了一天一夜最后在城外的破城隍庙里面找到,双手被打折了……

    这分明是两家人在明里暗里地斗着。

    虽然双方都压着火没弄出人命,可这架势下去,彻底翻脸是迟早的事情!

    至于风家七少派人送礼物上门给钱小姐赔罪,也都被认为是在羞辱钱家,为什么给钱小姐赔罪?不就是说陆浩瞧不上钱小姐,不能结这门亲事,所以道歉了。

    湖州城的所有人都在围观这场恶斗,没有谁打算掺和,毕竟钱家不好惹,而风家的背景又实在太深,坐山观虎斗是最好的选择。

    风家的来历是清清楚楚,可一个家破人亡的小孩子若是没有人相助的话,哪里能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赚下这样的家业?

    这也是风家能够这么快在湖州城站稳脚跟的原因之一。

    这些处在社会底层的商人脑子却绝不会比那些高高在上玩弄权术的贵人差!

    钱家的宅子是整个湖州城最富丽堂皇的,哪怕风家的修的别树一格,可与富丽堂皇甚至可以说金碧辉煌的钱家想必,简直就是上不了台面。

    估计出了一个在顺王府当小妾的姑太太而得了不少好处的缘故,钱家对女儿可以说是捧在手心的,尤其是钱玉儿这唯一的女儿,自幼便是有求必应的,原本是打算用来攀附权贵的,不过钱玉儿模样长得只能算是清秀,而且还有一个有些难以启齿的毛病,钱家便只能放弃了。

    但贵人瞧不上自己女儿,区区风家嫌弃又是两回事。

    钱家飞扬跋扈惯了,哪怕自家女儿再不好也比这些贱民好。

    “爹,我要杀了那小白脸!”

    钱家二爷的房间里,钱玉儿面目狰狞地怒道。

    钱老爷也面色阴沉,“要不是你胡闹,你二哥能这样?”

    “爹!”钱玉儿满脸戾气,“是他们风家欺人太甚!”

    “老爷,玉儿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不帮着她还说她!”钱夫人也站在女儿这一边,作为女人来说她自然知道女儿到底遭受了多大的耻辱,“那陆浩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什么喜欢我们家玉儿,分明是假情假意!指不定是冲着我们钱家什么来的!”

    钱玉儿脸色更狰狞了,哪怕是现在她也不愿意承认陆浩从来都没有喜欢上她,那些温柔都只是另有目的!“爹,我不管!我就是要杀了风七那小白脸!”

    一定是他弄得浩哥哥不要她的!

    一定是他!

    “你给我闭嘴!”钱老爷怒骂道。

    钱夫人不依了,“老爷你这是要做什么?!玉儿哪里错了?我看就是那娘里娘气的风七在中间坏事!他就是怕陆浩娶了玉儿会威胁到他当家的地位,所以才……”

    “你知道就好!”钱老爷吼道,对妻子也没好脸色,对女儿更是责难,“之前我就跟你说过让你好好抓住陆浩,想法子让他尽快来提亲,可你呢?都大半年了居然被人家耍着玩都不知道!”

    “爹!”

    “老爷你这是要做什么?!”

    钱老爷懒得再跟两个没用的女人说话了,“滚!都给我滚出去!”说完还怕她们不走,直接让人进来轰了。

    钱家母女歇斯底里地被撵走。

    钱老爷这才和儿子说起了正事,“你确定是风家那小子做的?”

    钱家二爷钱百目光阴冷,“除了他还能有谁?妹妹把陆浩打的半死不活的,风七一直标榜着兄弟一条心,自然是要报仇的。”不过钱玉儿一直待在钱家他下手不容易,便挑了他罢了!“爹,他这是要跟我们为敌!爹,风家背后是不是真的有人?!”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把那风七给撕成碎片!

    钱老爷脸色更阴沉了,“二爷给我们的命令就是吞了风家!”

    “那到底有没有?”

    钱老爷冷笑:“就算有还能斗得过顺王府?!”

    “那我是不是可以……”钱二爷顿时便开口道,不过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你少给我惹事!”

    “爹!”

    “等你大哥从京城回来再说!”钱老爷阴沉地说道,就算风家背后的人比不上顺王府,可到底麻烦!而且没摸清楚对方底细之前贸然动手会让他们很被动,“你先给我忍着!”

    钱二爷再不忿也只能点头,“我知道了!”

    就让那小白脸再嚣张几天!

    钱老爷也没想到风家居然会这么快便撕破脸,哪怕他们觉察出了钱家有意吞了他们风家的意思,可这里是湖州,他们初来乍到的,便敢公然和钱家对抗?!

    就算背后有人,胆子也太大了!

    若是不好好教训一顿,往后钱家还如何在湖州继续横行?!

    失去了众人的畏惧,钱家的生意也不会做的这般顺畅!

    从儿子屋里出来,钱老爷直接去找了钱夫人了,一顿怒骂之后便警告她将女儿看好。

    钱玉儿没能成为钱家姑太太那般为钱家带来巨大利益的人已经让他很不满了,如今连一个什么都没有就有一张脸的男人都搞不定,更是让他失望透顶。

    钱玉儿歇斯底里地把闺房给砸的一片狼藉,“娘,你给我杀了他!杀了那个小白脸!杀了他——”

    ……

    封七月知道自己会遭钱家记恨,可没想到最恨的她的居然会是这位钱小姐,而且还是这般缘故,看完了钱家那边传来的消息,转头便丢给了还趴在床上哼唧哼唧的陆浩,“你的魅力还挺大的。”

    陆浩满脸恶心的,“老大你就饶了我吧!”

    “连这么个心如蛇蝎的女人都为你倾心了,魅力还不大?”封七月呵呵笑着,一点儿也没有饶了他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