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西域我为王 > 第十一章 运气
    又经过半天的跋涉,哈桑带着陈泉等人已经深入沙漠,看到天色渐黑了下来,哈桑决定就地宿营。

    哈桑站在一个较高的沙脊之上观察了一会,然后指着一处稍微平坦的地方说道:

    “今晚我们就在那里休息,大家都把骆驼马匹牵过去。”

    陈泉看了看哈桑所指之处,微微点了点头。

    一旁的田虑看到哈桑决定晚上宿营的地方,有些不解地说道:“哈桑大叔,你怎么会选那么个地方宿营呢?那地方地势那么高,虽然周围也有一圈沙丘,可都不怎么高,这沙漠夜晚这么冷,那里能挡住寒风?”

    田虑指了指不远处的另一个地方说道:“依我看,不如选那个位置,周围沙丘够高,我们躲在洼地里面,也能挡住周围的寒风。”

    伊玛听到田虑的分析,也觉得很有道理,她忽闪着淡绿色的大眼睛,也略带疑惑地看着自己阿大。

    听到田虑的质疑,哈桑没有说话,他眯着眼睛,看了看田虑身旁的陈泉。

    陈泉看到哈桑眯着眼睛望向自己,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田队率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哈桑大叔这么选宿营地自然有他的道理。”

    “哦,莫非你知道?你说来听听。”田虑好奇地问道。

    伊玛也惊奇地看向了陈泉,难道他也知道阿大这么定宿营地的原因?

    “在沙漠里,最大的危险就是风沙。”陈泉笑了笑对田虑继续说道:

    “我们在你选的地方扎营,如果半夜突起大风,我们都有可能会被沙子给活埋了,而哈桑大叔选择的地方则不会。位置越高,风越大,沙子越不会堆积,被风吹起的沙子,最先落入的就是洼地,所有有时候看去,就好像是整座沙丘都被移动了一样。”

    “原来如此。”田虑听了陈泉的解释一下明白了。大家半夜都处于熟睡之中,如果大风来袭,只怕根本来不及反应就会被沙子给活埋了。

    田虑不由得为自己刚提出的建议后怕起来。

    哈桑赞许地点了点头说道:“陈小兄弟说的不错,沙漠里最恐怖的就是大沙暴,经常毫无征兆就出现,白天还好说,尽量保证不被风吹走就是了,要是到了晚上,有的会被风吹得迷了路,有的则被直接活埋,这样的事情,不知发生过多少次了。”

    伊玛一脸茫然,沙漠里还有这么多恐怖的事?难怪之前阿大一直都不同意自己跟着一起出来,看来这次自己任性地一定要跟着出来,让阿大要多操不少心了。

    陈泉心里微叹,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既没有专业设备保障,又缺乏科学的知识,仅凭一点有限的经验,在沙漠里遇到危险,生存率确实很低。

    陈泉心里也暗生警惕,自己虽然作为穿越者,具备常人没有的更多知识,可没有相应的专业设备,自己的生存能力也会大打折扣,从某些方面来说,自己可能还不如那些经验丰富的古人,所以绝对不能自以为是,还是虚心谨慎为上。

    伊玛又回头看了陈泉,她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透他了,明明也是一个初涉沙漠之人,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这个问题也让哈桑感到疑惑,他虽然从直觉来说,感觉陈泉不是普通人,可就算陈泉他再聪明,一个第一次进去入沙漠的人,怎么会把问题看得那么透彻?哈桑觉得这陈泉越来越神秘了。

    陈泉心里也是颇感无奈,这哈桑明显是想再次考验一下自己,毕竟自己之前否定了他对沙鬼的判断。

    不过此时陈泉也懒得去计较,经过一天的长途跋涉,陈泉也觉得自己有些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当夜,哈桑将骆驼都牵到外围,围成了一周,所有人都睡在由骆驼围成的大圈里面。

    陈泉对人员进行了安排,一个内哨,一个外哨,一个时辰换一次班。

    外哨负责外围警戒,如果有沙匪来袭,负责警报,内哨也负责观察所有在圈内睡觉人员的异动,防止有人内外勾结。

    班超对陈泉的安排很满意,他也觉得,虽然是在沙漠之中,保持足够的警惕还是很有必要的。

    躺在羊毛垫之上的哈桑,也暗暗地注视着陈泉他们的一举一动,看到陈泉他们有这样的安排,哈桑也放心地睡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哈桑就催促众人起来收拾东西,吃过干粮之后继续赶路。

    继续向前行走了两天之后,哈桑在一丛红柳前停下了脚步,他抬头向红柳的两边看了看,显得有些犹豫不决。

    “阿大,这是什么东西?”伊玛这两天在沙漠里,看到的都是一望无际的沙子,突然看到一丛绿树生长在沙漠之中,感到非常新奇。

    “这是怪柳。”哈桑没有太多心思再详细解答,他驻足不前,整个队伍也都停了下来。

    伊玛跳下了骆驼,不管不顾地向红柳丛中跑去,能在这一片慢慢沙漠之中突然看到一片绿色,实在是让人欣慰了。

    伊玛跑到红柳丛中,用手掰下一枝,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一股清新的气息瞬间充斥进了她的鼻腔,伊玛感到深深的陶醉。

    她眯着眼睛,感到满脸的幸福,然后又跑向了红柳丛的深处。

    看到哈桑的驼队停下了脚步,陈泉俯身从马后取过了一个羊皮水囊,一仰头,将里面剩余的水喝了个干干净净。

    陈泉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将空水囊挂在了马鞍之后。这一路行来不过两天,他所带的四个水囊就喝完了两个,看来之后的路程要剩着喝了。

    根据哈桑的说法,还有两三天应该就可以到其中的一个补水点。陈泉看哈桑现在的样子,他是在为去哪个补水点犹豫了。

    陈泉策马向前,走到哈桑的跟前说道:“哈桑大叔,你之前不是已经决定好了么?怎么现在犹豫了?”

    哈桑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事哪那么容易决定的,都是碰运气而已。”

    陈泉笑道:“既然是碰运气,那走那边都随意了,不过不是看我们的运气好不好,而是看那些沙匪的运气好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