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铁血神箭 > 第三百三十一章 龙渊宝剑锋芒寒(一)
    觅芳和王北川打到各自的对手,都没有要他们的命,只是封住他们的穴道。当下整个梧桐居内,唯有后面还有打斗声传来,显然铁枫和温永洁,还在与人大战。

    沈孤鸿将这些人交给莫清风和王北川,而后来到梧桐居后院,半盏茶的功夫,便将所有的人都制服了。在这时候,叶千华派来进攻梧桐居的四批人马,活着的不到二十人。而且这些人,均是十恶不赦之人,在江湖上传闻早就死了的。

    梧桐居外远处的屋顶上,叶千华和叶子恒见得梧桐居已经寂静下来,二人心中都无比惊骇。叶千华眼中闪过狠色,道:“看来是该我出手了!”

    叶千华还没有出手,忽见得远处进入梧桐居的巷子处,无数火把正在移动,往着梧桐居这边奔来。虽然隔得有一段距离,但是叶千华还是认出来那为首的一人乃是千牛卫大将军赵惟忠。

    叶千华面色变了几下,终究是叹息一声,道:“走!”

    这一切,沈孤鸿自然早就算计好的,而且活死人也并不在这梧桐居,一切,不过是等叶千华出手。而千牛卫大将军赵惟忠,才是沈孤鸿最大的底气。

    今夜,抓住这些传闻死在叶千华手上的人,绝对是最大的收获。一夜之间,诸多恶人复活之后,成了直接指正叶千华的证据。另外,今夜梧桐居内死了几百人,也是一场不小的风波。武林之中,一场风雨即将到来。在这时候,最为烦躁的自然是叶千华了。

    镜湖山庄里,因为进攻梧桐居,死去了将近三层的人,整个镜湖山庄上下,已然有些清冷的味道。叶千华正坐在大堂上发愁,却在这时,叶福进来禀报:“盟主,萧凛萧公子求见!”

    叶千华与萧凛根本就没有见过,在这时,他不由皱眉道:“萧凛是谁?不见!”

    叶福道:“那萧公子说,他能解决咱们镜湖山庄的困境。”

    叶千华闻言,目光微微一闪,道:“请进来,我倒是要看看这个萧凛有何本事,竟然敢说出这样的大话!”

    萧凛走进大堂,道:“辽国人萧凛,见过盟主!”

    叶千华闻言,面色不由一变,道:“你是辽国人?你要做什么?”

    萧凛淡淡一笑,道:“我是来帮盟主解决问题的。”

    叶千华面色变幻几下,道:“你当真能帮我?”

    萧凛道:“自然不假。”

    叶千华忽然笑了起来,道:“说说看,你要怎样帮我?”

    “如今沈孤鸿他们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自然是因为他们手里面又人证和物证,只要我帮你把那些证人都杀了,或者是说,阻止他们后天不能及时到镜湖山庄来,那这一场针对镜湖山庄的武林大会是不是便没有用了?”萧凛淡淡说道。

    叶千华闻言,心神一动,而后直接向着萧凛拍出一掌,道:“就让我先看看你有多少斤两! ”

    辽国萧氏有一门极为强大的武功,名为“修罗神功”。萧凛机缘巧合之下,将其练成,这才敢单桥匹马的来闯镜湖山庄的。当下他来这里,主要有两个目的,一个就是收叶千华为己用,另一个就是试试“修罗神功”的威力。

    叶千华的掌力,乃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万壑争流掌”,掌影弥漫,掌劲吞吐,重重叠叠向着萧凛笼罩而来。萧凛双臂一抬,直接双掌迎上。二人四掌相对,并未发出任何响声,只是弥漫开去的气劲,已经将二人方圆一丈距离之内的桌椅全都给绞碎了。

    “武林盟主的武功,果然天下第一!”萧凛淡淡一笑,他对自己的“修罗神功”还算满意。

    叶千华的脸色有些难看,萧凛这话看似在称赞他,实则是暗藏讽刺,不过对于萧凛的武功,叶千华确实是震惊了,他没有想到,在这世上,除却沈孤鸿之外,还有萧凛这样的高手。

    “盟主,你有一炷香的考虑时间。”萧凛非常强势,他知道,叶千华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没有他,镜湖山庄确实完了。

    叶千华面色变化几下,他心中确实生出一种无力之感,难道说镜湖山庄在他手上兴盛,同样也在他的手里衰亡吗?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过去许久,叶千华一咬牙道:“好,只要你能帮我解决后日的困局,我镜湖山庄以后就听候你的调遣。”

    萧凛淡淡一笑,叶千华这种不折手段的人,会答应他的要他根本就不会觉得意外,他道:“空口无凭,你写下保证,盖上手印,交于我便帮你!”

    “又是他妈的写保证盖手印。”叶清华心中不由暗骂一声,他这次栽跟斗,就是因为在活死人那里盖的手印,如今看来,他还得跳到另外一个火坑。不过不管怎样,先得解决燃眉之急,于是他写了效忠萧凛的保证,还盖了手印。

    萧凛并不怕叶千华的人暗中对付他,更不怕暴露行踪,他来汴京城的任务快要完成了。只是到了那个时候,他有感觉,将会与沈孤鸿成为敌人。说实话,因为身份地位的缘故,萧凛这一生中并没有几个朋友,他虽然在防着沈孤鸿,可是他却是真的把沈孤鸿当做朋友的。

    “为什么你不是我大辽的人?”萧凛不禁自语,他眼中有痛苦之色闪过。

    “或许,咱们只能做敌人,做对手,有你这样的对手,应该是一件有趣的事!”萧凛说到这里时候,眼睛忽然一亮。在这世间上,像萧凛这样的人,确实太难找到一个合适的对手了,那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他实在是享受够了。

    沈孤鸿有证人活死人,更是活捉了那些应该早就死去的恶人,如今可谓是人证物证俱在,要揭开叶千华这伪君子的面纱,看来就在后日,诸多武林同道进京之时了。越是到这个时候,沈孤鸿越是感觉到不安,这是他修炼多年修出来的一种直觉,很是灵验。

    因为梧桐居里死了很多人,血腥味很重,不宜居住,沈孤鸿和觅芳已经搬来相府住。他们还住在原来的那个兰花苑,过着往时的生活。

    “你整天愁眉苦脸的,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我欺负你呢!”觅芳见得沈孤鸿整天都在想事,而且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便逗沈孤鸿说道。

    沈孤鸿微微一笑,道:“就算是被欺负,也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觅芳闻言一笑,却在这时,欧阳翰来到院子,他才是真正的一副愁眉苦脸。

    “怎么了?”沈孤鸿知道,欧阳翰只有在有事情难以启齿的以后,才会是这副样子。

    欧阳翰道:“明日辽国使团要回去了,圣上要相爷送他们到雁门关,听说这还是那使团的使者的要求,如此一来,可以增进两国友谊!”

    沈孤鸿道:“若是事情这般简单,你就不会来我这里了吧?”

    “我收到消息,有人欲要对相爷不利,而我自觉武功低微,不能保护好大人,所以我是来求你的!”欧阳翰道。

    沈孤鸿闻言,却是一呆,这个节骨眼上,却是有这样的事,他怎么都觉得这是个阴谋,目的就是要将他调开。

    “会是叶千华的阴谋吗?”沈孤鸿心中自问,可是终究是摇了摇头,叶千华应该不会做这种事。

    “是辽国!”沈孤鸿眼中精光一闪,这次辽国派使团来大宋,就是透着阴谋的味道,难道说他们的目标只是要刺杀寇准?不对,若是如此,他们没有必要这么大费周章。

    沈孤鸿背负着手,在院子中走了一会,不管是寇准,还是杨家军,大宋都离不开他们。

    “罢了,后日的事,有莫叔叔和映庭在,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不管如何,相爷都不能出事,否则我大宋危矣!”沈孤鸿做下决定,便答应了欧阳翰护送寇准。

    八方客栈之中,萧凛和左八方对面而坐。左八方道:“叶千华这样的人,不会甘心为我们所用的,主人的这步棋有些冒险!”

    萧凛道:“鬼面阎罗死后,我们必须要重新选一个人来掌控者江湖动向,叶千华是不二人选,这个节骨眼上,我逼他写下保证,按下手印,他虽然有不甘,不过却是没得选择,放心,若是他不是一条听话的狗,过了这段时间,再换一只就是!”

    左八方点头,道:“既然主人有了主意,那属下也不多说了!”

    萧凛点头:“对了,你可有找到了活死人他们的所在?还有派进开封府的人可有人选?”

    那些死去而复生的大恶人,如今都关在开封府内。萧凛要阻止后日的武林大会,最好就是将这些人全部杀了。

    左八方道:“那里本来就有我们的人,要杀死那些牢中的人轻而易举,如今难的是找到活死人,还有叶千华按下手印的那封协议。”

    “既然找不到,咱们就等,后日就是武林大会,他们总会要押着活死人去镜湖山庄,咱们在去镜湖山庄的路上,直接设下关卡,将人杀了就是!”萧凛道。

    左八方点头,接着便又退出去了。

    第二日,沈孤鸿还没有陪着寇准出京城,却是先传来开封府关押着的那些能指征叶千华的大恶人全都在一夜之间暴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