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天炼丹师:妖神,心拿下! >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下棋畅谈
    “叔父?”

    袁旭宇让开身,请院长进入房间。

    院长进入屋中,找了床边的桌椅坐下,目光落在桌上下到一般的棋盘,“接着下?”

    “这是我刚才无聊,自己跟自己下的棋。”袁旭宇含笑走来,在院长对面坐下。

    “你选一方,就接着这棋盘走下去。”

    “嗯?”袁旭宇诧异,“为何不重新……”

    “就接着这下吧,别费时间了。”

    “好吧。”

    接着就是两人对弈,谁也没有再开口。

    直到最后,院长所持黑子落败。

    院长幽幽一叹,“果然是年轻人啊。”

    袁旭宇有些踌躇,问道:“还要下吗?”

    院长摆摆手,“我就不丢人现眼了。”

    “侄儿,这次多谢你了,若不是你来,恐怕那死小子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心意,怕是会和茉莉继续蹉跎时间。”

    闻言,袁旭宇的眼神微微暗了暗,“这是表弟的缘分到了,就算我不来,也用不了多少时间的。”

    “那臭小子,我最了解不过了,若没有你的帮助,他怕是会继续耗下去,怕是耗到茉莉没了耐心离开他,他还浑然不知!”院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苦心老父亲模样。

    袁旭宇笑得有些无力,“我很羡慕表弟,有叔父这样的父亲。”

    叔父和表弟虽然见面总是要斗嘴,但是叔父和表弟心里都极为重视对方。

    若自己的父亲是叔父就好了……

    想起父亲要让自己趟入浑水,他就头疼不已,几个皇子,他一个都不想投靠。

    院长见他表情惆怅,弹了弹手里的棋子,“你知道我为何下棋下不过你吗?”

    袁旭宇一愣。

    这话要如何借,若是说叔父棋艺不如自己,怕是会得罪了他吧。

    见他苦恼不语,院长朗声一笑道:“因为我下棋下不过你,所以我就只能在这灵云学院当院长了。”

    院长将桌上的黑子一颗一颗理出来,“我也下不过你父亲。”

    袁旭宇将白子收入装棋的竹编篓子,“我也下不过我父亲。”

    “下棋不是一般人能够下的好的,当年我和你父亲在外学习,师父有不少门徒,却无一人下的过你父亲。教棋师父说,你父亲心思缜密,必入翰林。”

    “我知道。”袁旭宇垂下眼帘,父亲的确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很适合朝堂。

    “你下棋的天赋随了你父亲。”院长道。

    “但我的性子并未随了他。”袁旭宇果断的说道。

    院长站起身,打开窗户,遥望窗外芭蕉,“你父亲是有大智慧之人,他的心从不在朝堂,当年他并不想入仕。”

    袁旭宇却不信,他认为父亲一直都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并不安于世。

    父亲怕是最好天下乱了,从而得到机会。

    呵呵,这种一心天下大乱从中取得好处之人,又怎么可能心不在朝堂。

    看出袁旭宇眼中一闪而过的讥讽,院长苦笑,“当年,他遭人嫉恨,锒铛入狱,出来以后,性情大变,一心仕途,争权夺利。”

    “锒铛入狱……”袁旭宇瞪大眼睛,从未想过自己父亲还坐过大牢。

    “三年。”院长遥望很远的地方,“这件事情被家里瞒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