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 > 第1635章 你给我站住
    “不了,你的腿脚不方便,我会让他到我们家来。”夜殇边说,边抱着她往别墅走。

    蓝草搂着他的脖子,四周围看了看。

    这里每一栋别墅相隔还蛮远的,每一栋的风格都不太一样,蓝草就猜测哪栋是葛柒住的。

    打量了四周围一圈,蓝草目光落在他们隔壁那栋外墙灰白色,建筑风格简洁大方的房子,笃定道,“夜殇,那栋灰白色的房子一定是葛柒的。”

    夜殇笑笑,“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那是因为……”蓝草刚想说那栋房子灰白色系很符合葛柒低调的风格,那家伙外形俊朗,个性儒雅,就好像从漫画书里走出的贵公子一般,这种色调的房子正好彰显了他的低调奢华,肯定是葛柒喜欢的风格。

    不过蓝草没有把这些话说出来,她就冷不丁的看到了一个惊喜,于是凑到夜殇耳边笑眯眯的说,“因为我看到那栋房子的主人啦,你看,那个站在楼顶的男子不就是葛柒吗?”

    闻言,葛柒抬头望向那栋楼的屋顶,果然看到了葛柒站在上面,手里拿着望远镜眺望着大海的方向。

    他很快就看到了夜殇和蓝草,放下望远镜冲他们挥手。

    蓝草也挥手回应,不过他们相隔有一段距离,所以就没有开口打招呼。

    夜殇也看到了葛柒,无奈的摇摇头,“好吧,这次算你幸运,碰巧遇见了葛柒站在他家的楼顶,没错,那栋楼的屋主就是葛柒。”

    蓝草笑了,继续问,‘葛柒以后也要搬来这里住吗?’

    夜殇摇了摇头,“不,他和我一样,只把这里当做是度假休息的地方而已,有需要就会来这里住上几天,缓解一下紧张的精神压力。”

    蓝草搂着他脖子的力道加重,不爽的问,“你的意思是,你让我搬来这里住,而你却不住在这边,只是等到休假的时候你才会想起被你关在这里的我?”

    “我没有关你,你是自由的。”

    “重点不在这里,重点是你刚才说的话,就好像我是个被你金屋藏娇的小三一样,听着怪不舒服的。”

    “呵呵,你多想了,我只是想让你在一个风景不错的地方养胎罢了,你年纪轻轻的,可不要像那些已婚女人一样变得疑神疑鬼的啊?”

    “好啊,想要我不疑神疑鬼,那你公开我们的关系……”蓝草脱口而出这句话,之后她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于是就停顿不说了。

    夜殇也不说话,只是抱着她继续往前走。

    范军见他们才出去一会就回来了,很好奇的问,“夜少,蓝小姐,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夜殇没有回应,只是沉着脸抱着蓝草上楼。

    蓝草窝在某人的怀里,在外人面前,显得很不自在,也就不理会范军的询问,闭着眼睛,当作没听见。

    范军望着他们的背影,很是纳闷,他应该没说错话,而是他们两个好像吵架了。

    听说他们很相爱,夜殇可是不顾母亲的阻挠坚持和蓝草在一起的,这么相爱的两个人也会吵架?

    到了二楼楼梯口,夜殇回头吩咐,“老范,给葛柒电话,让他过来一趟。”

    “哦,好的。”范军应声,赶紧打电话去了。

    回到房间,夜殇轻轻的把蓝草放在沙发上,然后蹲下来检查她的脚。

    他的手轻柔着她红肿的脚,试图让红肿快点消褪。

    ‘喂,轻点,好疼。’蓝草缩了缩脚,疼得龇牙咧嘴的。

    ‘知道疼,那你还到处乱跑?就不能听我的话,好好的待在这里吗?’夜殇嘴巴上毫不留情的数落着她,可手里的力道却轻了很多。

    蓝草看他没有生气的样子,小心翼翼的问,“我刚才的话只是随便说说,你别介意。”

    夜殇抬头看她,“你刚才说了什么?”

    见他装糊涂,蓝草心里很不爽,于是很没好气的说,“算了,我不想重复,你就当没听见好了。”

    她这么说之后,夜殇脸色又冷了下来。

    于是乎,室内的气氛也跟着冷了下来,只有从阳台传来海浪拍岸的声响。

    还好,葛柒很快就过来了,他一眼就看出了夜殇和蓝草之间的不愉快,他笑着问,“大哥,你又惹小嫂子生气了?”

    夜殇冷眼看他,“废话少说,还不过来看看她的脚?”

    “小嫂子的另一只脚也扭伤了?”葛柒揶揄道,当看到蓝草那只红肿得厉害的脚时,他摇摇头,“小嫂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脚崴了就应该留在屋里休息,在康复之前最好不要到处走动,更不能接触水,以免感染伤口。”

    ‘这又不是流血的伤口,怎么会感染呢?’蓝草嘟哝道。

    葛柒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在我眼里,小嫂子你可是个聪明的女孩,怎么会问出这么不聪明的问题?”

    “你是在嘲笑我吗?葛柒?”蓝草气呼呼的问。

    也对,葛柒是夜殇的兄弟,不管有理无理,他肯定会站在夜殇那边,哪里有人会管自己?

    想想自己还真可怜,被母亲赶出家门,赶出她从小长大的那座城市,来到这里一个人孤零零的,就算备受肚子里孩子的爹的欺负,也没有娘家人为她撑腰。

    越想,蓝草就越沮丧,她缩回脚,疲惫的打了个哈欠,“我困了,我要睡觉了,你们兄弟出去吧,别打扰我。”

    葛柒正在给蓝草受伤的脚重新涂抹药膏,听她这么一说,就下意识抬头看向夜殇。

    后者淡淡的说,“好吧,让她在房间休息,你和我到书房。”

    说着,他抬腿就往外走。

    蓝草着急了,“喂,夜殇,你不抱我回卧室的床上去睡吗?”

    闻言,葛柒玩味的挑了挑眉,也不掺合他们的事,很识趣的收拾药箱离开。

    蓝草看着那个头也不回离开的男,火大的喊,“喂,夜殇,你给我站住!”

    夜殇停下脚步,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身走向蓝草。

    葛柒见他眼睛里一片冷厉之色,忙提醒他说,‘大哥,你和小嫂子吵架归吵架,但你不要忘记,小嫂子现在是孕妇,你不能对她太过粗暴。’

    夜殇扫了他一眼,就抱起蓝草往卧室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