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呆客 > 273.轻取五虎将
    一旁玉莲听到这些人是要去害普惠大师的人后,便马上站了起来,就想冲过来,自然被杜不忘拉住了。

    只听杜不忘说着:

    “岳母大人,我们先别打草惊蛇,待我们知道他们全部情况后,再做决定不迟,还是坐下来忍忍吧!”

    玉莲想了想,也只得坐了回来。

    大圣法王这些人喝完茶后,便继续赶路了,杜不忘与玉莲便也悄悄跟在了几人身后。

    到了第二天下午,大圣法王等人刚好到了掖县,杜不忘与岳母玉莲自然也跟了过来。

    杜不忘见大圣法王等人,这时突然进了一个大户人家府邸,马上跟过来一看,只见这府门之外写着'毛府'两个大字。

    杜不忘找附近人一打听,才知道这毛府中的主人的乃是自己曾经的同僚前内阁首辅毛纪,此时毛纪自然也已闲居在家多年了。

    杜不忘心里一想,这大圣法王来毛纪府上定有什么阴谋,不过自己也熟知毛纪混迹官场多年,对大明忠心耿耿,虽然与皇帝意见相左而被罢官,但也不会做对不起大明的事。

    没多久大圣法王等人便从毛纪府上出来,然后去找客栈投宿了,杜不忘与玉莲知道大圣法王投宿地方后,杜不忘便对着玉莲说了句:“岳母,我们也去趟毛府吧!”

    玉莲这时回了句:

    “随你,不过你以后可不要再叫我岳母了,被人听到不好,还是叫我伯母就行!”

    杜不忘回了句:

    “知道了,伯母!”

    然后俩人又回了毛府大门外。

    杜不忘走到门前后便对着门口守卫说道:

    “帮我传话给你们老爷一声,就说故人杜不忘携明贵妃之母前来拜会!”

    过了一会,一个杵着拐杖的老者走了出来,对着杜不忘打量了一番,然后笑着说道:

    “果然是老友杜贤弟啊,赶紧请进……请进,我们正好马上要开饭了!”

    杜不忘说了句:

    “没想到毛阁老如今闲居在家多年反而看起来越来越年轻了啊!”

    然后又介绍了一番一旁玉莲,俩人便随毛纪进了这毛府中。

    酒菜间,杜不忘便与毛纪聊了起来。

    只听杜不忘说了句:

    “其实我这次来毛阁老家中,除了看看毛阁老您,其实还有一事向您打听一下!”

    毛纪便说道:

    “杜探花,有事说便是了!”

    杜不忘缓了一下,便说道:

    “我今天见到乌斯藏的大圣法王来过毛阁老您府上了!”

    毛纪马上笑着说道:

    “杜探花,你是想打听这乌斯藏的大法王来我府中所为何事吗?”

    杜不忘回着:

    “是啊,毛阁老应该这知道这大圣法王对我大明一直心存不轨,他居然来毛阁老您对大明如此忠心之人的府上了,所以老弟我才有些疑惑呢!”

    毛纪便还是笑了笑,说道:

    “这大圣法王来我府上确实是想老哥我与他们合作,不过老哥我拒绝了,所以他们自然也离去了!”

    杜不忘说道:

    “毛阁老您这种清高真是让人敬佩!”

    毛纪也说了句:

    “杜探花你有何尝不是呢,老弟你同我一样随便被免职,但是却还在为大明如此操心也是难得了!”

    杜不忘也笑了笑,说道:

    “彼此、彼此,我们身为大明子民不管如何,当然心中最重要的还是我们大明安危啊,谁又不想当文天祥呢?”

    毛纪说了句: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大明!老哥我虽老骥伏枥,但心亦如此。”

    然后从怀中拿出一信件递给杜不忘,又说了句:

    “我已把那大圣法王图谋我大明之心写成了状纸,正准备递到县衙,让县衙去处理!”

    杜不忘便把信件接过来看了几眼,然后又还给毛纪,说了句:

    “老哥你想的也挺周到,不过县衙甚至知府肯定都不敢决断这种大事,老哥你要寄这信件最少要寄到布政使大人手上方才有用!”

    毛纪说了句:

    “也是,还好杜老弟你提醒老哥我!”

    然后对着一旁丫鬟说道:

    “赶紧让人把这信快马送到布政使大人手上去!”

    杜不忘吃完饭,又与毛纪寒暄了一阵,就与玉莲离开了毛府,在大圣法王所住客栈隔壁找了间客栈,要了两个房,也早早入睡了。

    到了第二天大圣法王等人又开始往蓬莱岛方向赶路了,直到往蓬莱岛的渡海口处才停歇下来。

    见大圣等人在渡口边的树林中歇息一番后,便有五名骑着马的鞑靼大汉也到了此处,这五人见到大圣等人便下了马然后与大圣法王聊了起来。

    杜不忘与玉莲自然在一旁躲着了,而这五个鞑靼人就是漠南五虎了。

    这时只听见五虎中的老大木真哥对着大圣和尚说了句:

    “您就是乌斯藏宗主根敦嘉措的弟弟大圣法王吧?”

    大圣法王笑着说了句:

    “贫僧我正是大圣法王!”

    然后问了句:

    “想必您就是鞑靼五虎将的老大木真哥吧!”

    几人自是各自寒暄了一番,便开始进入正题了。

    只听到大圣法王说了一句:

    “想必五位将军也听说过那普惠的厉害了吧?”

    铁忽儿便说了句:

    “那普惠再厉害我们可没听说过,所以我们五兄弟现在都急着想去岛上先会会普惠那老家伙了!”

    然后五人便开始往渡口方向去了

    大圣法王赶紧拦住几人说了句:

    “五位将军与我等一起都是远道而来,谁都没见识过普惠真正功夫,我们还是等柏世亲王来后再去不迟呢?”

    铁忽儿这时又说了句:

    “莫非大圣法王您等是怕我们抢功不成!”

    大圣见此只得让路,给几人先行去渡口乘船了。

    慧宁和尚见鞑靼五虎将乘船已经离了岸,便对着大圣法王说道:

    “这五人真是有点不知好歹!”

    大圣法王回了句:

    “随他们去,我们等会偷偷跟着去看看吧,看那普惠究竟是否真如柏世所说的那般!”

    慧宁回了句:

    “我也有此意!”

    然后俩人带着弟子也乘船跟了过去。

    杜不忘与玉莲自然也不会落下了,没多久就跟着大圣法王和慧宁和尚后面,到了蓬莱岛,悄悄上了岸。

    到了岛上后,杜不忘便拉着玉莲抄近路,快速来到了蓬莱岛宫殿外。

    这时只见五虎早已手握刀在离普惠大师两尺开外之地,木真哥拿刀指着惠普说道:

    “你这老家伙就是普惠吧?”

    普惠回了木真哥一句:

    “我确实比你年长不少,但是还过几年你不也是老家伙了吗?”

    木真哥又说道:

    “没想到大师你也如此会狡辩!”

    然后又一句:

    “看刀!”

    然后五人握着刀一起朝普惠砍去。

    普惠轻轻一跃,就闪到了几人身后,便马又转身握拳对着五人就打过来来,五人便也马上转身拿刀再向普惠看来,普惠于是又轻轻一跃,还是刚才那般到了几人身后。

    就这样几番折腾,五人完全拿普惠没办法,而自己五人也开始漏洞百出,不一会老五瓦兀儿就最先中了普惠一拳被打伤在地,其余四人也陆续被普惠一一打退。

    五人见自己不是普惠对手,马上相拥往来时方向逃去。

    这时普惠笑了笑,也没追几人,只是说了句:

    “你们这群鞑靼狗,赶紧滚出我这蓬莱岛,别再回来了。”

    五人跑到岸边后,这时遇上了满脸笑容的大圣法王等人迎面走了过来,这时大圣法王笑着对五虎老大木真哥说了句:

    “大将军,我都提醒你们了,那普惠太厉害不是那么好对付,你们不听,现在吃了败仗吧?”

    木真哥正准备说话,一旁铁忽儿,满脸生气的走到了大圣法王身前,说了一句:

    “大圣法王,你这是在挖苦取笑我们五兄弟吗?”

    慧宁和尚听后,马上走到前来对着铁忽儿说道:

    “我师兄哪能取笑几位将军呢,我师兄刚才只不过是想安慰几位,结果一时失口说错话了而已!”

    木真哥便在一旁说了句:

    “挖苦就挖苦,不用狡辩,我们确实打不过普惠!”

    然后叹了口气。

    一旁受伤的瓦兀儿突然捂着胸口走过来怒视了一下大圣法王,就说了句:

    “我们刚才被普惠打成这般,你们一定在旁偷看吧,为何不出来帮忙,我们不是约好了三国结盟,你们乌斯藏之人如今就这般,我看这结盟就这样算了吧,我们鞑靼国有实力自己与朱明作战,不需要你们这些无用之邦!”

    大圣法王一听这五虎中人根本瞧不起自己乌斯藏,马上也生气的举起禅杖,指着瓦兀儿说了句:

    “是你们要抢着来找普惠的,你们看不起我大圣法王,居然敢看不起我们乌斯藏,看不起我兄长根敦嘉措,我现在就好好教训教训你们!”

    铁忽儿这时直接抽出腰间长鞭,走向前,然后推开身后四个兄弟,对着大圣法王说了一句:

    “好,那我铁忽儿今天就以长鞭好好见识见识一下你大圣法王的厉害!”

    然后一鞭就朝大圣法王打了过来,一旁人马上知趣的退到了几尺开外,其它四虎自然也想知道这大圣法王究竟实力如何,便随铁忽儿去试了。

    大圣法王马上用禅杖挡了一下,然*紧禅杖就朝铁忽儿冲了过去。

    铁忽儿长鞭杜不忘自是也是见识过的,这时躲在一旁杜不忘便问了同样躲在自己身边的玉莲一句:

    “伯母,想必您对武学也有些了解,您说这铁忽儿与大圣法王狗咬狗,他们谁会输呢?”

    玉莲回了句:

    “这两狗看功力应该铁忽儿略胜一筹,但是这大圣法王却善于心计,这样打下去,恐怕铁忽儿还是会着了大圣法王的道。”

    大圣法王与铁忽儿俩人在场中打了数个轮回后,大圣法王果然有渐渐不敌铁忽儿之势,正当铁忽儿一鞭子正准备再向大圣法王抽来,打中大圣法王之事,这时大圣法王对着铁忽儿大叫了一句:

    “普惠来了,二将军您小心身后!”

    铁忽儿以为普惠真的来自己身后了,赶紧收鞭转身,没想到没看到普惠,自己后背倒是着了大圣法王一脚,直接摔倒在了地上,大圣法王马上又把禅杖指在了铁忽儿身前,然后收回禅杖说了句:

    “二将军,得罪了!”

    铁忽儿气的起身正准备挥鞭再打向大圣法王,却被身后过来木真哥拉住了,这时木真哥对着铁忽儿说道:

    “二弟,你输了就是输了,不可意气用事!”

    然后又对着大圣法王说道:

    “法王您虽然使诈,但是终究也是胜了我二弟,多谢法王您手下留情!”

    大圣法王马上笑着回了一句:

    “比武也没规定不能使诈,况且贫僧我功夫确实不及各位将军,只能另想他法取胜了。”

    这时一旁赤欢而走向前来,取出弓箭对着大圣法王说了句:

    “听说大圣法王您善于暗箭突袭,知道可否与本将军比试比试箭术呢?”

    大圣法王心里一想此人居然要与自己比自己最拿手的箭术这不正好可以让自己在众人面前露露风头吗,便说了句:

    “好啊,贫僧也素问三将军箭术,今日正愁没机会讨教呢!”

    然后又对身后弟子阿力说了句:

    “阿力,把为师弓箭拿过来!”

    大圣法王从徒弟阿力手中接过弓箭后,便又问了赤欢而一句:

    “不知道四将军您想如何与贫僧比试呢?”

    这时赤欢而直接站到了一边空地上,对着大圣法王说了句:

    “既然我们俩人都善于弓箭,不如我们就赌命如何?我们俩人各自拉弓引箭朝对方相she,大圣法王您敢吗?”

    大圣法王马上回了句:

    “这有什么不敢的,好,就这样定了!”

    一旁木真哥这时站出来对着赤欢而说了句:

    “四弟不可如此,你们这般,万一伤了你或是大圣法王,我们都得不偿失,你们看那边树上好像有野果,你们可以摘两颗来各自放头上互she才较为妥当!”

    大圣法王这时说了句:

    “大将军您这建议不错,也避免伤了我们两邦和气!”

    木真哥便马上朝这野果树处走了过来。

    而此时杜不忘与玉莲正躲在这野果树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