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界之都 > 第四十三章 不速之客
    这里高达一百五十余米,是蒸汽之都最高的建筑,但即便如此,建筑上方的夜空中,依然有一大一小两只乌鸦在翱翔。没有聒噪的叫声,两只漆黑的鸟无声无息的绕着高塔盘旋,不停歇的把俯瞰到的一切,传递回宿主的意识之中。

    这里可不是废土世界那种科技倒退了数百年的末世,蒸汽世界的科技水平在某些方面甚至早已超过了四叶星,乌鸦可不希望正安安心心的吃饭,突然从天上扔过来几发导弹,因此,他的宠物始终从空中观察着周边区域,不放过任何一点可疑的情况。

    然而什么都没发现,就听到有声音从空中传来,顺着声音抬头望去,一个人不知何时出现在高塔上空,正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高塔上的四人。

    “克莱芒,我估计到你们就快要来了。”尼古拉斯是在场唯一一个没有感到意外的,甚至头也不抬就已经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他正正头顶的发套,面带冷笑慢慢走回了餐桌旁自己的座位,端端正正的坐了下来,这才抬起头说道,“看来我没猜错,他们下午的举措让你们教会很为处理,你们终于忍耐不住了。”

    高空中的人没理会尼古拉斯的讥讽,默默地盯着聚在一起的三人,乌鸦和玫瑰一左一右护住了米馨,隔着三十多米的距离,和克莱芒遥遥相对。

    和下午遇到的人很相似,克莱芒也是一身灰色长袍,一动不动的漂浮在空中,双手垂在身体两侧,脊背有些佝偻,头被兜帽遮挡着,只有雪白的胡子从兜帽下伸了出来。

    远远地看过去,克莱芒给乌鸦的感觉很奇怪,毫无疑问,他绝对是个顶级强者,至少和尼古拉斯的实力相仿,甚至有可能比他更强,但是从这个人身上,乌鸦却感觉不到顶级强者那种特有的压迫力,更确切的说,是他身上的压迫力,还达不到真正顶级强者的程度。很矛盾的能量感知结果,乌鸦却可以肯定绝非自己的错觉,看尼古拉斯对此一点反应都没有,显然是已经习以为常了,看来,这应该是对方特有的状态了。

    虽然隐藏在兜帽下,但三人都能感觉到,克莱芒直接忽略了乌鸦和玫瑰,凌厉的目光始终盯在米馨身上,或者说,始终盯着米馨左臂上元素之心的位置,凝视了衣袖许久之后,他才摇了摇头,语气颇为失望的说道:“太过复杂了,很难直接看懂。”

    “嗤,废话。”尼古拉斯冷笑道,“你的技术水平早就退化的和启蒙期的小孩子差不多了,要是让你随便看两眼就能看透里面的技术,我们还用得着费那么大力气把它换来研究?”

    “虽然直接看确实难以理解,但是如果仔细研……嗯?”

    克莱芒正打算再观察米馨的胳膊,突然发现自己的视线被挡住了,乌鸦横移一步,用身体挡在米馨身前,遮蔽了他的视线。像是现在才注意到乌鸦一样,克莱芒终于把目光转向他的脸,对上了他阴森的目光和一脸灿烂的笑容。

    “你想要偷窥,我们倒是不反对。”乌鸦眯着眼睛笑容可掬的说道,“但我们是生意人,你如果继续看下去,我们可是要收费的,你真付得起这笔观赏费吗?”

    “你就是威廉和卡森都提起过的乌鸦?”克莱芒的目光灼灼,目光中无意间透出的能量让乌鸦隐约感到皮肤上一阵微微的刺痛,“手段玩弄的不错,逼得我们不得不暂时放过你们,不过,你真以为这样有用吗?阴谋诡计终究是见不得光的东西,看着一时有效,但一旦遇到真正的力量,瞬间就会像影子遇到阳光一样消失。”

    “呵呵,我真以为这样有用呀,不然你还用得着飘在天上跟我们说这么多废话?”乌鸦笑眯眯的说道,“见不得光?真正的力量?你是不是在教堂里呆的有点抑郁了?拳头是力量,脑子也是力量,哪有能不能见光之分,你要是自己相信自己说的那些废话,那就别有顾虑直接出手啊。”

    克莱芒的衣袖抖了抖,却又忍了下去,什么都没有做。

    “你看,你看,那些废话连你自己都不信,又何必说出来耽误时间呢?”乌鸦的笑容里满是讥诮,“其实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们当初的限制令过于强硬,引起了各方势力的反弹,就连参与创建教会的十三个神圣家族都和你们决裂,以至于你们的控制力直线下降,不得不谨慎的维护教会声誉,避免造成连锁反应,呵,如果不是这样,我们再怎么耍手段,也阻止不了你们的行动,对不对?呵呵呵,看来应该谢谢你们才对,是你们主动给了我们玩弄这些‘见不得光’的小手段的机会,你们真是一群好人啊,不愧教士的身份。”

    塔顶鸦雀无声,就连尼古拉斯都用一种很敬仰的眼神看着乌鸦,像是在疑惑,这人到底怎么活这么大还没被人活活打死的。至于克莱芒,被乌鸦噎的连话都说不出来,气的身体微微发抖,再也没有刚才高高在上的气势。

    “很生气吗?没办法,真话总是伤人的,但我又是诚实的乌鸦,只喜欢说真话,真是无奈啊。”乌鸦一摊手,悠悠的说道,“是不是很奇怪,明明没有好处,我为什么要用这么不客气的态度对你,甚至不遗余力的激怒你?”

    不奇怪,你下午也是这么对我的,我觉得这是你的爱好。一旁的尼古拉斯虽然没有把心里话说出口,但表情却变得很微妙。

    “因为你让我确定了两件事。”乌鸦竖起两根手指,“第一,你根本不敢靠近。”

    “教授并没有阻止你接近的意思,按照正常生物的礼节,不管你打算干什么,也应该先降下来才对,然而你一直飘在天上,就算我这么气你,你几次都忍不住想要下来教训我了,最后还是忍住了没下来。不是不想,而是不敢,至于为什么不敢……”乌鸦歪头对米馨说道,“米老板,我终于明白,你凭什么有勇气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体运送元素之心,却一点威慑那些顶级强者的手段都没准备了。原本我以为你是打算利用强者之间的矛盾互相牵制,还觉得那样并不稳妥,现在我懂了,你确实不需要准备,因为你本身就是最大的威慑。”

    米馨微笑,抬起手臂晃了晃。

    “这东西里面蕴含着好几个顶级强者的能量储备,你虽然无法使用,但至少能做一件事。”

    “嘻嘻,砰。”

    “第二,凭你这种态度,尼古拉斯教授等的肯定不是你。”乌鸦赞叹的叹了口气,重新抬起头曲起第二根手指,“下午给我们送信邀请我们会晤,就不是你这种人能做出的举动,孤身来拜访尼古拉斯教授,也不是你这种畏首畏尾的人应有的魄力,所以说,这些决定都不是你做出的,那么如何和我们交涉,肯定也不是你说了算,做决定的另有其人。是蒸汽之都教区的大主教吗,他在哪里?再不出现的话,我们就要回去休息了。”

    “我一直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