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月纪 > 第二十八章 梦 二
    孤独的行走在安全带,呼号的风似乎也因为这份孤独变得更加狂暴了一些。

    黑云翻涌,黑云聚散,最终被狂风席卷着挟裹到了远方,露出苍白的天空。

    没有阳光,亦无阴郁。

    只是那白晃晃的光,刺着双眼。

    悲伤是一种‘强悍’的力量,让唐凌感觉不到寒冷,感觉不到距离,甚至感觉不到时间。

    也许过了很久,也许只是一瞬。

    唐凌终究是站在了那个中转站的边缘。

    看着满眼的残垣断壁,没有什么变化的天色只是天光似乎更加刺眼了一些,却完全没有黑下来的意思。

    而刚经历过大火不久的中转站到处还飘动着蒙蒙的青烟,鼻中全是刺鼻焦糊还带着血腥的味道,一如那惊变之夜。

    唐凌喉头滚动,强忍着巨大的沉痛,缓缓的朝着其中走去。

    而原本就泥泞不堪的路被残破的瓦砾和碎屑铺满,变得无比刺脚。

    可唐凌已经无心感觉这些,他的眼神带着一种空洞的迷茫,心中更是有一种说不清的麻木感。

    似乎有一种力量推动着他,让他忽视一切只管前行,甚至唐凌都忘记了自己是怎么从安全区出来的?又如何穿过防备甚严的大门?

    可此时的唐凌根本无法思考,只剩下婆婆和妹妹遇害的瞬间在他的记忆中盘旋,惶恐又悲伤的他似乎抓住了唯一的安慰,仿佛走到了遇害的地点。

    自己就能再遇见她们!

    ‘哗啦啦’瓦砾碎裂的声音出现在唐凌脚下,在这无比安静的死地分外刺耳。

    但还不待唐凌深入中转站,周围似乎对他的脚步声产生了回应一般,响起了各种细碎的声音。

    哗啦啦

    噼啪

    砰

    唐凌陡然停下了脚步,身体本能的弓起,下意识的喊出了‘谁’?

    随着这声谁回荡在安全带,唐凌的呼吸一下子急促了起来,一股清晰又清醒的意识忽然从他心底涌起,窜入了他那有些迟钝麻木的迷幻大脑。

    自己怎么会到这里来?自己为何会产生如此莫名的冲动?似乎合理又无比突兀!

    自己一路走来的记忆似乎也充满了偏差,看似连贯却又回忆不起细节,充满了一种违和的断裂感。

    可惜,已经没有时间留给唐凌思考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天地安静了不到一秒,便如同爆发一般,四周那隐秘而细碎的声音再无遮掩,变成了铺天盖地的杂声。

    一个个扭曲的人影从地上摇摇摆摆的站起,在不远处的一处废墟中,一双皮色焦糊血肉翻卷的手臂拨开了覆盖其上的碎屑,带着低沉的嘶吼,就在离唐凌不到十米的地方也爬了出来。

    “张叔?”唐凌的心中浮现出一个熟悉的名字,和眼前的身影重合。

    他死在紫月战士的刀下,难道是游荡到了这里吗?

    唐凌脑中回荡中一种酸麻的刺痛,但在此时,一股带着腐朽气味的风从唐凌的脸上吹过,唐凌猛地一个后仰,避开了那抓向他脸庞的灰色爪子!

    野兽般的速度,带着腐朽的尸臭,冰冷的灰色眸子,带着疯狂的进食。

    他是张叔吗?眼前的分明就是尸人!

    任何人类的尸体,如果不及时火化成灰,就会变为尸人。

    这是时代的铁则,没有人可以打破。

    看着不远处层层叠叠包围而来的身影,唐凌几乎不用思考,就已明白自己陷入了尸人的包围。

    ‘张叔’的出现,不过是死亡乐章的开始。

    瞬间就陷入了绝望的深渊,但唐凌已经无法再继续思考这莫名的一切。

    天生的精准本能,让他第一时间就判断出了此时的全部情况。

    翻滚中,唐凌就已经抓住了一块棱角锋锐的石头在手中,然后借着一根残柱,让翻滚的身体停下。

    来不及有任何的喘息,唐凌一个翻身就靠着柱子站了起来,而新鲜的血肉对尸人的吸引是致命的,一击不中,那尸人再次扑向了唐凌。

    在这样的情况下,唐凌只是向左横跨了一步,几乎是不加思考的就猛然一个跳跃转身。

    尸人的身体在这时恰好就扑了过来,唐凌的及时躲闪,让它扑了个空,巨大的惯性却又让它来不及停止,撞向了柱子。

    唐凌也在这一瞬落地,落地的点精确无比的就在尸人的身后!

    尸人扭头,发出了愤怒的嘶吼,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的大脑只是本能的愤怒,弱小的猎物怎么就逃脱了?

    而唐凌抿着嘴,也只是凭借本能的就从后勒住了尸人的脖子。

    尖锐的石头高高的扬起,尸人的爪子收回,抓向了唐凌的手臂。

    如若抓破,唐凌的结果也只有一个,那便是——也变成尸人。

    没有时间给唐凌犹豫,那块石头重重的落在了尸人的后脑,瞬间就炸开了黑色的血浆。

    那尸人的身体猛地一僵,然后软到在唐凌的手臂之中。

    其实并不怎么困难,在坚硬石头的敲击下,砸破一个尸人的脑袋和砸破一个野果区别也不大。

    利落的击杀!但唐凌并不为自己的身手变得敏捷,力量变得强大,第一次能够和精准本能完全契合而欣喜。

    尽管曾几何时,他有一个奢望便是身体能跟上他的判断。

    ‘啪’,扔掉了手中的石块,唐凌脸上露出了一丝痛苦又诡异的微笑,砸下的那一瞬他和尸人四目相对,尽管那灰色又贪婪的眼眸是如此陌生,可那张脸却是熟悉的。

    这种痛苦很快蔓延开来,伴随着一种叫做回忆的东西让唐凌瞬间进入‘炼狱’。

    张叔,他似乎还在前方站着,挥舞着一根端头尖锐的利棍,插入了身前一只利牙兔的身体。

    “知道吗?利牙兔蹦起来的一瞬,会露出柔软的肚子,动作要快。”

    他好像又腼腆亲切的笑了,悄悄的塞了一小块干粮在自己的手中。

    不大的一块,却救了饿了两天得一家人的性命。

    抿紧嘴角,唐凌没有眼泪。

    他沉默的从旁边的废墟中拣起了一根带着锈迹的,支撑帐篷用的铁杆。

    深吸了一口气,选择了一个尸人较少的方向,朝着次安全带——莽林,坚定的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