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牌警妻:权先生,你暴露了 > 第224章 一袋子土
    江月转头看向孟良超,“查一下最近有哪些河流在做疏通工作,大型的。”

    孟良超愣了一下快速搜索,片刻之后看着电脑屏幕说道“和h市接壤的一条灌溉河流一个月前进行了疏通工作,目前还没有完成。”

    “哪个方位?”

    说着江月起身去看孟良超的电脑屏幕。

    位置显示疏通的河流在一个小镇,而这个小镇紧邻着a市到h市的高速。

    孟良超看着地图,“副处,你是怀疑第一案发现场是在这个小镇吗?”

    江月拧了拧眉,“暂时还不确定。”

    她只是怀疑周胜男不是被活埋的。

    “我想去这个镇上确认一下,方维维,你现在方便吗?”

    方维维这几天来的大姨妈。

    “方便,大姨妈都已经快走了。”

    江月看了一眼时间,“好,先吃午饭,吃完午饭我们去镇上。”

    来回需要几个小时,不能饿着肚子。

    江月他们去食堂吃午饭,何耀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孟良超正夸赞着食堂的糖醋排骨。

    “副处,发现了第四具尸体。”

    “和之前三具尸体一样的特征?”

    “是,黄布包裹,四肢系着红丝带,女性,而且尸体的腐烂程度和上午发现的第三具尸体一样。”

    “那边还有什么发现?”

    “搜证组的人扩大范围查了三遍,好在没有发现第五具尸体。”

    “那你回来吧,下午我和方维维出警,关于第三具尸体的面相复原图法医处那边可能也做出来了,等会儿方维维发给你筛选的失踪人口名单,你和复原图比对一下。”

    “明白。”

    “这边就交给你和孟良超了。”

    江月挂断了电话,“又找出来一具尸体,第四位遇害人出现。”

    食堂环境嘈杂,江月刚刚接听电话是开免提,一张桌子上的孟良超和方维维自然是听到了。

    孟良超筷子夹着一块糖醋排骨吃也不是的,不吃也不是。

    光是听说腐烂的尸体他瞬间就饱了。

    江月和方维维快速吃完了饭回了办公室。

    方维维把整理好的名单发给了何耀,跟着江月离开了警局。

    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江月和方维维到了镇上的时候竟然下起了毛毛雨。

    十一月的天气,冷风裹挟着小雨吹在脸上刺痛刺痛的。

    江月站在疏通的河道旁边吹了一会儿冷风,脑子清醒了许多。

    用纸巾取了河道清理出来的泥土江月坐回到车里,冷风瞬间被隔断。

    “发现什么了吗副处?”方维维抱着热水杯没有下车。

    江月没有着急发动车子,隔着窗子往外看。

    有大车在拉运着河道清理出来的淤泥。

    “你觉得周胜男是被活埋的吗?”

    方维维眨了眨眼,“法医的鉴定报告上写的是这个原因,难道副处你有其他的想法?”

    江月点头,“距离发现尸体的工地最近在清理河道的地方就是这里,但是你也看到了,这里运送淤泥的的车辆几乎二十四小时不断,凶手是如何在被人不发现的情况下把人埋到这里的?”

    方维维抿唇,“也是,凶手如果用活埋这种方法杀人之后再去把尸体埋到工地,怎么看都觉得活埋这种杀人方式都有点多余。”

    而且还要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先在这里活埋杀人之后再把尸体弄走。

    方维维看向江月,“如果死者不是被活埋,那死者口鼻腔里的河流泥土是怎么来的?”

    江月看着来来往往运送淤泥的车辆拧了拧眉,“你说这些土运到哪里去了?”

    方维维看向窗外,“应该是被运到了砖窑之类的地方了吧,我们老家就是这样。”

    江月挑眉。

    砖窑?

    这附近有砖窑吗?

    江月拉开车门下车,正想四处看看附近有没有砖窑的烟囱,一个穿着棉大衣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姑娘,这边过大车你们在这边停车危险,你可以停到对面柏油路上。”

    江月他们现在停在了存放淤泥的小路旁边,大车就在旁边呼啸而过,如果看不到她的车子可能会发生危险。

    “大叔,请问你们这些土是运送到哪里的?”这位大叔如果没猜错就是管理这些车队的。

    “送到砖窑上的。”大叔打量了江月一眼,“你们是干甚的?”

    “我们过路顺便问问。”

    大叔点了点头,“你们城里人对这个感兴趣吗?一个月前就一个城里人过来,专门装走了一袋子土呢,这沙土不能种东西,也不知道他要这土干什么,神神秘秘的。”

    江月眉心拢了拢,“一个月前?”

    “是吧,差不多一个多月了吧,一个大老板开着宝马车过来的,说什么我们这里的土好,还专门装了一袋子土走,你们有钱人都奇怪,连我们乡下的土都稀罕。”

    江月听着他的话心跳都加快了几分,本来被风吹透了的身体都热了起来。

    似乎是抓到了线索。

    方维维也拉开了车门走了出来,毛毛细雨有变大的趋势。

    “大叔你记得那个人长什么样子吗?”

    大叔想了想,“带了一个口罩,眼睛挺大,个子的话我倒是没注意,怎么了?”

    “他是哪里人?”

    “a市人,说话都带着口音。”

    “他往哪个方向离开的?”

    “a市,我专门问了一句,他是下午三点过来的,他说要天黑之前赶回a市。”

    “大叔记得他的车牌号吗?”江月有点小着急。

    迫切的想得到线索。

    但是大叔笑了,“我哪里记得这个,一个多月的事情了,如果不是他跟我要了一袋子土我也不会记得他,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江月出示了警官证,大叔凑近看了看睁大了双眼,“你们是警察?”

    江月点头,“大叔,留个联系方式。”

    大叔愣了愣,“留我联系方式干什么?你们问的那个人有问题吗?”

    江月点头。

    大叔压下去惊讶,从兜里面拿出来一张名片递给了江月。

    “谢谢。”江月看了一眼名片。

    跟方维维坐上车江月发动了车子离开。

    车里的空调打开,温度慢慢升了上来。

    车子稳稳地开着,车里寂静了片刻方维维开口,“大叔说的要了一袋子土的人会是凶手吗?”

    这个节骨眼,很可疑。

    江月点头,她也觉得大叔说的这个人奇怪,很值得怀疑。

    把刚刚用纸巾包的土递给方维维,“回去之后把这个给法医处,土质和周胜男口鼻腔里的土逼对比一下。”

    如果装了一袋子土走的人是凶手,那他要土干什么?

    黄布、红丝带,现在又有一袋子土,凶手这些行为到底有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