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纪事 > 0163 陆家的下落
    林恩大吃一惊,叹道,“阿园,他不会见你的,你又何必去呢?”

    林园眯了下眼,盯着林恩的双眼,“大哥,我从你的口气中听出,你似乎知道他的一切?你瞒着我?”

    林恩微愣,不知怎么回答才好。

    林园却不放过他,“大哥,你说与不说,我都要去京城,他是我未婚夫,我们是经过三媒六聘的,婚期也订了,他一言不发忽然不见了,你觉得,我能坐视不理?外面的谣言已经对我很不利了!”

    “可是阿园……”林恩在心中酝酿着说辞。

    林园敛了眸光,静静瞧着他,“大哥,你说吧,说什么我都承受得住。”

    前一世的父母早亡,好友背叛,都没有打击到她,她还怕这一世的被抛弃?

    她只是想了解清楚,这其中的原由!

    陆家人失踪的消息,一定不简单!

    “那好,我将打听到的消息,告诉你吧。”林恩叹了口气,“你跟我来。”

    他这个妹子行事干脆大胆,不跟她说,她自己也会去查,自己去查会走弯路会遇麻烦,还不如跟她说个清楚。

    林园走出屋子,朝村后的田园走去。

    那里四处开阔,不用担心有人听得到他们的谈话。

    林园眸光微闪,跟了上去。

    走了一刻时间,两人到了村后的一片稻田处。

    现在已经过了中秋,早稻已经收割了,晚稻也逐渐泛黄。

    稻田低矮,有人来了,很远就看得到了,不必担心有人听得到他们的谈话。

    林园看了眼四周,说道,“大哥,你说吧,这儿僻静。”

    林恩转身过来,说道,“阿园,其实呢,大哥的身份,也不仅仅是滁州知府身边的衙差。”

    林园眸光微闪,没打断他的话,而是静静地听着。

    这个时候,林园知道,林恩不需要她的询问,只需要她的静听。

    林恩又说道,“收养我的夫妇,是京城韩太师的随从,韩太师见我是个习武的好苗子,便将我秘密培养成暗卫。”

    “……”

    “专门替他收集情报作调查的暗卫。”

    提到暗卫,林园心中明白了,难怪林恩知道陆子翊的事了。

    她没有说话,仍是继续看着林恩,等着林恩往下说。

    林恩又接着说道,“韩太师参与了二十年前的废太子一案。”

    废太子……

    林园的心悬起来,“还有呢?”

    “当年死的孩子和太子夫妇,是替身。真正的太子一家已经在保太子党的掩护下,逃到了丰谷县隐居着。陆子翊死去的父亲,便是废太子,他母亲萧氏便是太子妃!”

    果然!

    和她猜测的八,九不离十。

    京城的口音,莫名其妙的仇人。

    原来,陆子翊的身份,是皇城的人!

    “既然已经隐居着,我看他们家也安于现状的在过日子,为何大家又寻起了他们?我曾看到丰谷县城金家的少爷金禹行,在暗中查找着陆家人,还有这次他们全家的消失……,又有什么古怪?”林园问道。

    “阿园。”林恩说道,“你知道当今朝廷的形势吗?”

    林园眯了下眼,“去县城的时候,在茶馆里听说了一些。皇上一直缠绵病榻,是皇后在执政。”

    林恩说道,“可皇上的病情,在今春时分就加重了,太医说,可能挺不过这个冬天了,该立下皇储再不能拖延了,但朝中的几位皇子,都不合皇后娘娘的意。”

    林园眸光微缩,“于是乎,朝中有人怀疑太子一家没有死,便四处寻找,让太子孙即位?比如那个金禹行,听说,他家有人在朝中担任要职。”

    她只是个村姑,而陆子翊成了太孙,难怪林恩说,叫她忘记陆子翊了。

    他们是天壤之别的身份呢!

    “阿园,你猜错了。”林恩叹了口气。

    林园微愣,“猜错了?还有另外的情况?”

    林恩说道,“如今朝中分成两派,一派支持皇后娘娘继续执政,只等皇上崩,便拥护皇后称帝,而且那些人已经将女帝的封号提上了日程,还有女帝的服装,已经在设计中了,支持女帝的领头人便是韩太师。”

    “……“

    “而另一派人呢,则不同意皇后称帝,说自古以来没有女人当皇帝的,要立皇储。但叫保皇一派为难的是,皇后生的其他三个嫡皇子,没有一个有能力挑起皇权的大梁,不是身体残废了,便是个断袖,还有一个已经断了男人根,不能生孩子了。”

    的确是三个废物,难怪要找太子一家了,“皇帝只和皇后生了孩子?其他妃子的孩子呢?”

    “皇妃们生的庶皇子,皇后一律不准立皇储,再说了,也没有大臣们敢提,更没有哪个妃子敢推自己的儿子出来。因为皇后的势力太大。就在这个时候,京城有了谣言,说太子一家并没有死,而是隐居在滁州一个小县城里。”

    “……”

    “又说当年的太子是被冤枉的,根本没有使巫蛊术,朝中的臣子们已为太子雪冤了。”

    “……”

    “更有人说,十三年前曾在县城见过太子妃的首饰,于是便有人追查到了丰谷县。查太子一家的领头人,便是金家的亲戚,金禹行的姨父,尹大学士。”

    “……”

    林园扬了扬唇角,“大哥,你一直跟着陆子翊,不会是要杀了他吧?你是韩太师的人呢。”

    林恩的脸色沉了下来,“阿园,你胡说什么呢?就算你和陆子翊的事情成不了,我看在你的份上,也不会杀他,而且,我在暗中保护他。”

    林园渐渐察觉,他这位大哥,正将自己立于一种两难的境地,护着陆子翊,却替时刻想除掉陆子翊的人办差。

    这可不是个好差事。

    “可是大哥……”林园望着林恩,“韩太师教你习武,你真的会同他站对立面?”

    林恩目光变得冷然起来,“阿园,如果不是韩太师,我怎会同家人分别十五年?”

    “……”

    “十五年前我的失踪,便是韩太师的人抢走了我,他们本来是去抢陆子翊的,但是弄错了。发现弄错后,就将我丢在秀水河里,没想到,我没死,还被他的一个路过秀水河的随从捡到了。你说,我为什么要感激韩太师?”

    原来如此。

    “可是大哥,你背叛了韩太师,不担心他报复么?”林园又问道。

    不管是现代还是古代,背叛组织的下场,都只有一个结果,那便是——

    死!

    一个敢跟着皇后玩弄朝政的当权大臣,怎能容忍心腹的背叛?

    林园担心起了林恩的安全。

    林恩伸手按着林园的肩头,目光认真看着林园,“阿园,不必担心哥哥的安全,哥哥有能力保护自己,倒是你自己,还要去京城么?陆子翊都自身难保了!韩太师一直都不希望太子一家还活着。”

    林园点头,“当然要去了,既然陆子翊的处境这么的危险,我怎么能不管他?我们是有着婚约的两人。”

    林恩紧紧抓着林园的肩头,“既然这样……,那我陪你一起去,我不放心你一个姑娘家去人生地不熟的京城。”

    林园笑了笑,“不必了,大哥,我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

    为了不让林恩担心她,林园忽然手上发力,将林恩来了个过肩摔。

    砰——

    始料不及的林恩,被摔了个结结实实。

    林恩忍着头的晕眩,从地上爬起来,一脸震惊地看着林园,“阿园,你……”

    林园得意地扬着唇角,慢悠悠拍着袖子上的灰尘,“怎样?大哥,我的本事还不差吧?”

    林恩从地上爬起来,心中震撼无比,何止是不差?简直是太好。

    他早已猜到林园会些本事,没想到,竟是这么的厉害。

    超乎了他的想象。

    正要说话,林园忽然说了声,“看拳头”,挥着拳头就又揍了过来。

    林恩慌忙闪身去让。

    林园接着又是一拳头,林恩心知,林园这是在叫他看本事呢,便也不含糊,沉着接招。

    哪知,林恩使出最大的本事,也只同林园打了个平手。

    林园收了手,站在一旁,歪着头看向林恩,俏皮一笑,“大哥,还要小瞧我吗?”

    林恩抹了把额头的汗水,看着林园吃惊地问道,“阿园,你这本事竟跟哥哥差不多了,你几时学的?”

    是呀,几时学的?

    瞒是瞒不住了,林园早已想好了说辞,“哥哥不在家的时候,我去后山采蘑菇时,遇到一个老和尚,老和尚向我化缘,我将采的蘑菇全都送了给他。和尚见我心地善良,就教了我些本事,我怕人问东问西的,一直不敢露出身手来,现在我要去京城了,哥哥又总是担心的样子,我就想着,还是不要再瞒着你了。”

    林园的话,让林恩没有多想。

    因为他的本事,也并不是全是韩太师的人教的,有一半也是跟着他人偷偷学的。

    他能偷学,自家聪慧的妹子,想必也是这样的情况吧。

    林恩又说道,“阿园,我不是小瞧你,你这本事,一般的两个小蟊贼是奈何不了你的。但是遇到其他事呢?比如京城的权贵?你如何应对他们?你一个人都不认识呢!”

    林园拍拍衣袖,说道,“船到桥头自然直,我就不会打听?你妹妹有那么笨吗?哥,你就不必担心我了,你要是也离开了,家里怎么办?我们都不在家,爹和娘还不得担心死?就翠儿那个毛性格还有志儿那小不点的毛小子,能为爹娘分担什么?对了,还有咱家的酒馆,这才开张不久呢正在营利的时候,这可是家里的主要收入来源!爹娘不懂做生意,志儿和翠儿更不行,我们都不在,怎么办?”

    林恩还是摇摇头,“我不放心你。”

    “就这么决定好了,别担心了。”林园拍拍林恩的肩头,“走吧,天不早了,爹和娘该回家了,咱们做午饭去。”

    林园转身往家走去。

    林恩跟在她的身后,他忽然想到一件事情,“阿园,你不让我跟着去京城,我迟早也会去的。”

    林园回了下头,“为什么?”

    “韩太师的人会找我的,我的头儿会写信放在县衙那儿,每隔三天我会去取信。要是有了任务,我也得离开。”

    林园怔住,是呢,林恩还有任务……

    “哥。”她道,“你将来的打算是什么?还要回韩太师那儿么?”

    “我不会替他卖命,但目前这身份却甩不掉。”林恩叹道。

    林园勾了下唇角,“哥,你若不想替韩太师当差,我替你解决后顾之忧。”

    林恩惊讶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死遁!只有人死了,才不会继续查!”

    林恩眸光闪了闪,“阿园,怎么个死遁?”

    林园反问林恩,“哥,你平时收到上头传下的指令,如果没写回复,结果是什么?”

    “结果是有人来查我的下落,我目前接到的指令是,来丰谷县查太子孙的情况,我给的回复是,丰谷县没有此人,正打算去其他地方查,上头的回复是让我继续呆在这儿。所以,我才有机会给家里做事,也不知能呆多久……”如今林恩已经十分喜欢这个家了,已经厌烦那种打打杀杀四处奔波的生活了。

    林园问起他将来的打算,正触动了他心底的担心。

    “这好办,让他们来查,我给你截了!”林园笑微微道。

    林恩惊讶看着她,“阿园,你对付不了他们的,那些人十恶不赦,心狠手辣。”

    “哥哥不必担心我,我自有办法。”林园安慰他。

    前世她便是枪林弹雨走过来的,她怕过什么?

    ……

    事情说来就来。

    林恩吃罢午饭后,去县城拿文书,就收到了上头发来的指令,命他马上回去京城去。

    马上……

    怎么能马上?

    林恩烦躁地销毁了文书,走出了县衙大门。

    他前脚走,后脚来了两个京城人。

    衙役一听是京城的口音,而且还带有禁卫军的令牌,不敢怠慢了,马上迎进了厅堂,请出了县令。

    此时,身为县令县丞的董成文也出来做陪。

    “不知两位官爷前来弊县,有何指示?”县令讨好问道。

    禁卫军中,哪怕是一个扫地的仆人,他这小小的县令也不敢轻视,那可是能见着太师的人啊!

    其中一个高个子衙差,傲慢问道,“金竹乡陆家村怎么走?”

    陆家村?

    董成文眸光一转,问陆家村的?会不会是找陆子翊的人?

    陆子翊不见了,听说是被京城口音的人接走了,坐的还是马车。

    京城衙差一问陆家村,县令马上拿出了地图,给他们看,“两位大人,请看地图。”

    “这地图给我们了,县令大人没有意见吧?”高个子衙差收了地图,淡淡说道。

    一副地图而已,县令哪敢要?再说了,他还想讨好呢!

    忙笑着道,“没意见没意见,大人尽管收。”

    董成文眼珠子一转,拱手笑道,“敢问官爷可是要去陆家村?”

    那高个子冷笑道,“不去陆家村,我们问他作什么?”

    董成文马上说道,“巧了,在下十分熟悉陆家村的路,有大半的人家,在下都认识,愿给两位官爷带路。”

    “那就前方带路!”那高个子正愁找不到向导呢,有人主动引路,那再好不过。

    “是,请跟在下来。”

    县令发现董成文十分会来事,心中暗喜,又怕董成文这没有当过官的人,不会应付官差,便又小声叮嘱他不得惹事。

    “放心吧大人,在下会注意分寸的。”董成文拱手回道。

    到了陆家村后,两衙差便问董从文,陆子翊的家怎么走。

    果真是找陆子翊的人!

    董成文笑道,“当然知道了,请跟在下来。”

    三人骑马,到了陆家。

    陆家几月没有人住,大门一直紧闭着,虽然林园隔三差五的来打扫,但必竟不是时刻照看着屋子,屋子的屋顶上,已冒出了高高的青草,院中落叶飘了一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