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国高手 > 第二百八十三章 乌石山大战(四)
    尽管清兵尽墨,但耿继茂兵败被俘的消息,还是被尚之信的斥候兵给侦查到了。

    尚之信得到消息,一张大饼脸登时变色,细小眼睛闪过一丝惊慌,略一沉吟,急忙传令:“停止前进。”

    号令一出,大军立停。

    尚之信拨回马,往中军奔去。

    中军由耿仲明率领,后军则是尚可喜的部队。

    “报!王爷,斥候来报,前锋于乌石山中伏,全军覆没,无一生还,继茂兄生死不知。”尚之信见着骑在马上的耿仲明,在马上一拱手,把刚刚得到的情况报告一番。

    “啊?!”

    耿仲明闻言身子一晃,差点摔下马来。一名亲兵赶紧上前挽住他坐下马,又有一名亲兵跪到马腹下,耿仲明踩着他的背下了马。

    “停止前进,快去请智顺王。”耿仲明下了马,定了定心神。作为征战多年的老将,他自然知晓,此时不是伤心的时候。

    很快,尚可喜打马从后军赶了过来,他的智囊金光随行。

    “元吉,小儿贪功冒进,如今生死不知,你看咱们怎么办?”耿仲明问道。

    “二哥,你别着急,继茂贤侄若是被擒,朱由榔必不敢杀他,他会留一手的。咱们可以擒了他的大将或者大臣来,跟他交换。”尚可喜连忙劝慰道。

    耿仲明行二,人称“耿二”。

    “元吉,你不用劝我。儿孙自有儿孙福,生死有命,谁也不敢保证寿命多长,俗话说‘将军难免阵头亡’,犬子既入军中,有个闪失也正常,为兄绝不会为了犬子一人而不顾大局。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要顾忌他。”耿仲明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尚可喜深深地看了耿仲明一眼,仿佛想看穿他真实的想法。见他确实没有多少悲伤之意,不由感到奇怪。

    虎毒不食子,儿子生死不知,他怎么不见一丝悲伤?不大正常吧?

    忽又联想到他一直没有立世子,更有“立爱不立长”的传言,心中一动,略略明悟一些,也就不再纠结此事。

    耿仲明这个态度非常重要,若是他心忧儿子安危,清兵投鼠忌器,接下来的计划就得充分考虑这一点。当然,如果不以耿继茂为念,那制定起计划来就可以无所顾忌了。

    “明军如何设伏?我军如何战败?斥候可知详情?”尚可喜转面问儿子。

    “回父王,斥候只听到巨响如雷,杀声震天,其余一概不知。”

    尚可喜闻言看了一眼耿仲明:“二哥,莫非是手榴弹?”

    “元吉,犬子的脾气有些急躁,稳不住,肯定是为了抢功,才不等德符贤侄到来,贸然发动进攻。不过,若不是朱由榔有传说中的手榴弹,三千兵即使遇伏当也不至于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全军覆没。所以,为兄断定,朱由榔指定是用了手榴弹。”耿仲明分析道。

    “朝廷不是把他的军器营给炸了吗?怎么还会有手榴弹?”尚之信问道。

    “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炸了,但他还有一些存货;一种是没有把要害炸掉,他一直在生产。不过,依今日形势判断,很可能是后者,朱由榔的手榴弹根本没有停止过生产。”耿仲明道。

    “不管是不是后者,我们必须往最坏里想。”尚可喜点头道。

    “那怎么办?咱们退兵么?很明显,朱由榔非常奸诈,这是故意示弱于我,引我军入伏啊。漳州前车之鉴,不可不防啊。”尚之信道。

    “退?根本不可能退了。”金光皱着眉头说道。

    “怎么不能退?金光,你别危言耸听好不好?难道你要让咱们大军重蹈漳州覆辙?”尚之信不满地问道。

    金光很看不上尚之信,一向以诸葛孔明自居的他,更看重二王子尚之孝。

    尚之孝是文人,身材颀长,英俊潇洒,为人温文尔雅,谦逊知礼,对金光非常尊敬。而尚之信则长得五短身材,又肥又胖,为人非常暴虐,尤其对待下人,稍有违逆就会随手一刀,亲自结果其性命。

    因为两人不睦,金光没少在尚可喜面前说尚之信的坏话,更是极力赞扬尚之孝,以至于尚可喜也产生了让尚之孝继承王位的想法。

    “小王爷,金某自入王爷幕中,始终忠心耿耿,怎会做出不利于王爷之事?不撤,还有可胜之机;如撤,则二位王爷必被朝廷问罪,到时问个什么罪名,金某可说不准。”金光不卑不亢地说道。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说半句留半句,嘴里跟含着个屪子似的。”尚之信骂骂咧咧的,嘴里粗话连连。

    “啪!”

    尚可喜一听尚之信骂的如此难听,甩手给了他一巴掌,骂道:“混帐!没有教养的东西,满嘴淌粪,竟敢对金先生如此不敬?”

    “儿子错了!”尚之信没想到老子会因为一个外人打自己,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心里非常气愤,所以,在跪地请罪的同时,小眼睛闪过一丝阴毒的冷光。

    “元吉,德符是武人,又不是文人,说话自是想到什么说什么,这是真性情。毕竟还是孩子,教训两句就行了,你何必打他?好了,德符,快起来,商议军情要紧。”耿仲明连忙向尚可喜求情。

    没有父亲发话,尚之信伏在地上不敢动。

    “还不滚起来?”尚可喜又踢了儿子一脚,骂道。

    耿仲明横了金光一眼,暗道:“金光也太不会做人了。事由你起,求个情怎么了?疏不间亲,你以外人身份挑拨人家父子情分,到头来你能有好下场?”

    “金师爷,说说看,为何不能撤?又如何有可胜之机?”耿仲明见尚之信爬起身来,脸色铁青,显然心里很不受用。为避免尴尬,连忙转换话题,问金光道。

    “二位王爷,东西合击之策,这是孔王爷早定好的。金某如所料不差,孔王爷大概此时已经离开桂林,如果我们就此撤了,那孔王爷一人对抗朱由榔,形势更是危险。如果孔王爷有失,就算他念及旧情,不去追究,朝廷会放过我们吗?此一不能撤。”

    金光得意地睥了尚之信一眼,侃侃而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