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嫡女悍妃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拉锯战(二更)
    宁墨看着小丫头喋喋不休的话语,失笑地摇了摇头,也不知怎么回事,冬瑶每次见了冷霄必定是要同他吵一架,甚是有时候若不是碍于自己和君煦,她准会和人家打一架。

    “我出去看看。”宁墨对着宁煜和陈蔓叮嘱了几句,便起身向着外面走去,身后的冬瑶亦步亦趋的跟上。

    “墨姑娘。”君煦对着宁墨恭敬的启禀道,神色之间皆是敬重。

    “冷霄,是你家主子让你过来的?是有什么事吗?”宁墨出声询问。

    “这是主子吩咐的,要属下务必交给墨姑娘。”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信封,递给宁墨。

    “嗯,有劳你亲自跑着一趟。”宁墨素手接过,对着冷霄开口。

    “都是属下分内之事,若没有其他的事情,属下先行告退。”冷霄开口道。

    “嗯,你去吧。”

    宁墨瞧着他闪身离开的背影,随即转身回到屋内,将君煦交给她的厚厚一摞纸张打开,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再熟悉不过的字迹。

    只见那纸张上满满皆是有关朝中成年皇子和此次来都城王爷们的具体情况和以及她们亲眷的性格及习性。单单从那笔画上便能看出君煦的认真,宁墨心下一暖,这人总是能较她提前一步,将她所需的东西给她。

    宁墨猜测君煦其实更多的是想将那些亲眷的具体资料给自己,让她到时候参见宫宴时,多少有些准备,但是他却没有想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你那些王爷们的资料,这下好了,有了它,也不用再去趟聚缘斋了。

    宁墨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一抹笑意,似是有什么涌起心中,泛起了涟漪。随即便认真的往下看。

    良久,才堪堪将所有的消息一一看完,没想到这里面的关系如此错综复杂,只是单从这纸张是上看,也只是浅淡的表面,想着还是要从你宁亦文和宁心雅那里入手。看来自己应早些回府了。

    因是心中有事,宁墨次日便早早的起来,往徐氏所住的西厢房走去。

    “娘亲。”宁墨刚踏入,便见徐氏端坐在梳妆镜前,由着身后的丫鬟整理发髻。

    “墨儿来了,今日怎么起如此早?”徐氏看着宁墨,语气关切,柔声开口。

    “娘亲,墨儿是来问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府?墨儿想着已经离府两日了,未免对生事端,还是应该早些回去。”宁墨语气软糯地出声。

    徐氏闻言,心下略一思索,轻轻点了点头,认同地开口“今日过来午时,咱们边回去吧,你舅舅这边大致已完事,剩下的便交于你姨母。”

    “如此也行,娘亲,和二舅舅订下的是刑部侍郎家吴刚家的二小姐吗?”宁墨想了想,忙出声询问,她之前倒是听她娘亲提起过。倒是还前去查探一番,倒是并未发现不妥。

    “是啊,这吴姑娘,也是个有自己想法的才女,与你二舅舅倒是合适。”徐氏笑了笑,随即道。

    “嗯,嗯,那墨儿便拭目以待。”宁墨语气认真地出声,其实上一世,只要自己临终前,她家二舅舅并未娶亲,只是到底因着自己重生,很多时候,终究是不一样的。

    宁墨等徐氏将这里的事情处理妥帖,交代好后,便坐车马上回了宁国公府。

    此时的马车内,宁煜正在和陈蔓大眼对小眼。若仔细看,定能看出他小小的眉梢只见的纠结。

    “蔓儿,你既然要和阿姐回她的墨染阁,那我可得提前嘱咐你几句。”

    宁煜清了清嗓子,故作夸张地开口“阿姐之前无意间救下了雪狼,名字叫楚衣,非常可爱,等下你到了,便能看到,只是你不能欺负它,知道吗?”

    宁墨听着宁煜小大人的话,与徐氏对视了一眼,无奈的笑了笑,依着楚衣的模样,谁敢啊。

    “嗯,嗯。知道了表哥。蔓儿会好好同它玩的。不会欺负她。”陈蔓小朋友忙态度很好的应承道。

    宁煜闻言,这才松了口气,楚衣是他最好的朋友,他坚决不能让它有一丝一毫的不舒服。

    看着陈蔓神色认真,态度良好的模样,宁煜嘴角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奖励地开口“等着我回头请你吃好吃的。”

    小姑娘忙认真的应答。只是当宁煜在几日后的某一天见到一身无毛的楚衣时,差点惊掉下巴。

    连带着对陈墨的迁怒随之而来。此乃后话,暂且不提。

    不大一会,宁墨他们便回了宁国公府。

    宁墨带着陈蔓刚到墨染阁。便听到一声嗷呜的声音,随即便见楚衣以肉眼可见速度向着宁墨飞奔而来,这些时日,自从将楚衣带回了,好汤水的调样,它现在的身子倒是比之前大了不少。

    许是楚衣知道自家主子还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故此在它即将扑到她怀里的前一秒急速停下来,随即绕着宁墨和陈蔓的周围打转,那双锐利的眸中满是欣喜,甚至还有控诉和委屈。

    宁墨好笑地看着它,不疾不徐地蹲下,伸手轻轻抚了抚它的头。宠溺地出声“乖,来,给你认识个新朋友。蔓儿,这是楚衣。”

    陈蔓小丫头早在楚衣奔出来的那一刻,便眼睛直直地盯着它看了好久。听到宁墨招呼她,便学着宁墨的样子蹲在楚衣面前,热情地给让打招呼。

    只不过换来的却是楚衣高傲地回视。于是一人一狼,便无限循环的你说话,我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宁墨想下好笑,倒也不太在意,任由她们玩,径自往里走去。

    “小姐。”宁墨刚坐下,便见夏霜急急跑来。

    “我走着几日,府中可有出了什么事吗?”宁墨出声询问。

    “大事没有发生,小事却不断。”夏霜看着她家小姐,语气认真地出声禀告。

    “是萱姨娘和我那好二婶?”宁墨心下了然,开口道。

    “嗯,她们两房似是在拉锯战。都想抓到对方的错处。”夏霜点了点头,随即应答道。

    “吩咐下去,让墨染阁的人谨言慎行,切莫在这个时候卷人他们的是非中。”宁墨神色微凝,神色微凝地吩咐。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