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养娃日常 > 176 升职
    京城的百姓总是不缺热闹瞧的,因为京城除了能人志士,还多的是纨绔浪荡子弟。而这些整天只知道走鸡逗狗的二世祖,每天唯一的任务就是惹是生非,总是给百姓们寡淡的生活增添笑料,让他们茶余饭后有所谈资,生活不至于太无聊乏味。

    而最近最为京城百姓津津乐道的,便是怡翠阁被人爆出来,每个房间都有夹层或可供偷窥的孔洞,怡翠阁一时间成了让众人谈虎色变、退避三舍的地方。

    这事情和广大民众没什么关系,毕竟青楼也分三六九等。而怡翠阁明显就属于整体质量较好,门槛较高的一波。可想而知里边的消费水平也很高,并不是那些平头百姓能开销的起的。

    而来到这里的都是达官显贵,寻欢作乐本无可厚非,可若是你寻欢作乐的时候,被人全程偷窥了呢?

    当然,有来这种青楼楚馆寻欢作乐的,自然也有谈生意,以及说密谋朝政的。谁没在青楼办过两件私密事儿?原本是念着这里人多眼杂,轻易不会被人注意或偷听,可原来,他们自从进了怡翠阁,就全程都在有心人的监视下?

    这谁能忍得了?

    也就那些心大到无所畏惧的二世祖,不介意被人旁观,其余留恋风月场所的“老顾客”,不管是世家子弟或商贾官员,暗地里都恨得咬牙切齿,都在怡翠阁的“关门”过程中,出了一把大力气。

    怡翠阁作为京城颇有名望的青楼,背后自然有势力在支撑。有传闻说是某位异姓王,也有人说是朝中的某位权臣,更有人隐晦的提点这是某位皇子的私产,专门给他收集讯息用的。

    归根到底就一句话,背后人不好惹。

    可那是以前,如今怡翠阁爆出这种传言,别管真假吧,反正之前在怡翠阁做过见不得人的事儿的那些官员富贾,是绝对忍不了了。于是,在众人的齐心协力中,不过短短三五天时间,怡翠阁就关门大吉了。

    市井中的百姓只以为这事儿白爆出来,只是偶然件,绝对想不到阴谋诡计上,可瑾娘不一样啊。她在听到这消息的第一时间,就想到这事情中若没有徐二郎的手笔,她把自己的脑袋拧下来给他当球踢。

    早说过徐二郎这人睚眦必报,心眼比针尖还小。从来只有别人在他手上吃亏,还没有他吃闷亏不得发的时候。

    而怡翠阁将徐父丢出大门,算是导致徐父瘫痪的元凶之一,那徐二郎能放过他们么?

    徐二郎护短,哪怕徐父与他父子关系恶劣,甚至到了恨不能断绝关系的地步。但他到底姓徐,关起门来两人还是一家人。既如此,徐父的事情就是徐二郎的事情,他的颜面也是徐二郎的颜面,他是无论如何都要在找补回来的。

    而如今,怡翠阁凉凉了,徐二郎大获全胜。

    只是,这人是怎么知道怡翠阁有夹道和偷窥的地方的?难不成他亲自去探过?

    想到这里瑾娘一阵恶寒。

    她对徐二郎的人品还是信的过的,再来这人每天早出早归,根本没有寻欢作乐的时间。青楼楚馆那些地方他又最厌恶,生平还没有踏足过,所以,徐二郎根本不会为了查证点什么,特意跑过去一趟。那他究竟是如何知晓的呢?

    徐二郎被如此问的时候,就哭笑不得看着瑾娘,“你怎么好奇心这么重?”

    瑾娘狐疑,“这不是人之常情么?换做是你,你难道不好奇?”

    “不好奇。”

    “骗人。”

    “骗你作甚?”徐二郎逗着怀中的荣哥儿,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和瑾娘说,“这用去探测么?根本不用。随便动动脑子就知道,里边肯定有猫腻。别说京城的青楼楚馆了,就是平阳镇的几家红楼,暗地里也有这些龌龊。再来就是没有又如何,又不妨碍我胡编乱造。”

    瑾娘目瞪口呆,“你这是瞎猫碰着死耗子,正好撞上了。可若是怡翠阁是正正经经的青楼,人家背后没那些猫腻呢?”

    “你觉得可能么?”徐二郎反问她,“青楼还正正经经,你怕不是在和我开玩笑。”

    “……”是哦。

    徐二郎又说,“一计不成再施一计就是。又不需要动脑子,不过是散布两句谣言,这还不容易?”

    ……阔怕!

    徐二郎继续道,“总归这一巴掌肯定要打回去的,没道理人家把徐家的脸面往地上踩,咱们不去回礼的,那徐府不就成软柿子了,谁想捏谁捏,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瑾娘“……”

    瑾娘又在徐二郎“难接触、睚眦必报、不惧人言、我行我素”性格标签后边,添上了“不折手断”四个字。且做了加黑加粗处理,提醒自己千万记住了这男人不好惹,可别一时脑抽犯到他手上,不然到时候他不折手断的对付起她来……不,绝对没有这一天,她也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怡翠阁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传的满京城都是。谣言传的多了,就免不了被人润色加工,添油加醋。于是,原来某个大人屁股上长了红痣,另一位大人中看不中用,还有某某某和相好喜欢用那个姿势,另一位看似刻板的大人,玩的最疯,喜欢一龙两凤……这样不着边际的谣言就都跑了出来。

    民众不管是真是假,只是凑趣乐呵,当做谈资说笑。可这事儿被御史知道了,就不免上奏折参一本了。

    可以说,整个朝堂有十之三、四的官员,都被御史告了。

    那陛下看见能不雷霆大怒么?

    允文帝只要一想到,如今市井百姓都在议论他的股肱大臣的,就气的脑袋上冒烟。

    一来气民众们口无遮拦,什么都往外说,有损朝廷威严;也痛恨这些官员没有自制力,在女色上迈不动脚,结果败坏了大好的名声,给他脸上抹黑。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这话不是说着玩的。

    虽然这事儿没有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可朝廷的面上到底不好看。允文帝有心杀杀这股歪风邪气,就规定了官员不得夜宿青楼楚馆的规定,凡有发现,罢官免职!其次对于所有被状告“女票女昌”的官员,一经查实,依照情节严重与否,或是罢官,或是发配,再不济也降职或罚俸。

    皇帝怒气不消,朝廷中人人自危。

    但这和徐二郎无关,也无人将此事联想到他身上。毕竟徐二郎只是个在清闲衙门当差的小侍书罢了,谁又能想到他会有那么大能耐,能凭借一人之力,掀翻了怡翠阁不说,还搅的整个朝堂乱成了一锅粥。

    虽说朝廷之乱牵连不到徐二郎,但徐二郎在此事中得了好处却不得不提一下。

    简而盖之就是,因为翰林院中也有官员牵连到此事中,且情节较为严重,被罢免官职。这空出来的三个空缺,总要有人来填充,徐二郎有幸被选中。成功官升半级,成了从五品的侍讲学士。

    同升级的还有宿迁,以及翰林院另一位资历比宿迁还老的官员。这三人中,那位老资历的官员确实比较老了,足有五旬了,他人也较为刻板规矩,不懂得上下打点,又因为脾气臭,连同僚也不喜他。正因为如此,和他同届的进士,有人早已经成了翰林院的一把手,允文帝的心腹重臣,他却还是个无名无姓的六品小官,说来也是寒碜。

    这人作为前辈被提拔,诸多后辈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而宿迁,这人是出了名的刁钻,不是个好相与的。可不得不说,人也有真本事、不说远的,只说最近几个月修书的成绩就比较可观。况且这人一张嘴毒的能把人刻薄死,心理承受能力稍微弱些,脸皮薄些的,都不敢招惹他。他被升职……也忍了。

    可众人忍了老前辈,忍了宿迁,怎么还要忍徐士衡你个后辈?!!

    徐二郎这才中榜几个月,就升职了,这谁能忍?

    数遍整个翰林院,早几届的状元都不一定比他出息。人家都还在坐冷板凳,他呢,坐火箭似的,嗖嗖搜就上去了,这不公平啊!!

    方程尤其觉得不公平。

    他面上挤兑徐二郎不说,私下里还写了匿名信,送到御史那里,检举徐二郎行为不端。

    这个不端体现在何处,方程还就明明白白写了,说是徐二郎管家不严。之后重点写了徐父眠花宿柳,被人从青楼丢出来的事儿。

    这事儿其实没什么可瞒着的,也瞒不住。在徐父被人丢出来当天,就有人查到了他是徐二郎父亲的事情。翰林院的同僚听闻此事后反应不一,有真心替徐二郎尴尬的,也有虚情假意的询问徐父的病情,表达了想要登门探望的心思的,都被徐二郎一一拒绝了。

    这事儿不是秘密,在翰林院传了几天也就消停了。可此时又被人特意提了出来,还成了徐二郎的污点……

    御史也觉得在此事上,徐二郎实在是冤枉——他是做人儿子的,天底下只有老子管儿子的道理,儿子管老子,这不忤逆不孝么?

    那御史性情耿直,但处事也算圆滑,就将此事错过不提,并没有在第二天的朝会上,抨击翰林院暗藏猫腻,给徐二郎升职不合情理一事。

    但这位御史没说,却不妨碍其余御史说。

    原来方程秉着广撒网多捞鱼的原则,给好几位御史都送了信儿。这不,有人就看不过去,直接掺了徐二郎一本。

    那允文帝听闻此事后能怎么回应呢?

    允文帝当时的表情挺一言难尽的。

    他觉得,徐父闹出那事儿的时候,徐二郎的心情,和他闻听臣子眠花宿柳被爆了、污了名誉的心情是一样一样的。

    既怒其不争,又有同为天涯露沦落人的感慨。

    皇帝觉得他和徐二郎都挺不容易的。

    但他是皇帝,他不容易了自然也不会让下边的人好过,好歹还能出口恶气,不至于憋着自己。可徐二郎呢?有那样一个爹给他拖后腿,偏还有人挑他的刺儿,往他心上插刀子!那这臣子心得苦到什么程度啊!

    背后的人心狼啊!!

    皇帝痛恨那些背后黑手,也是同情徐二郎,所以最后不仅没发落他,也没按照御史说的降他的职,反倒安抚似得,给他许多奖励。

    徐二郎人在家中坐,礼从天上来,莫名其妙。

    瑾娘也挺莫名其妙的,就纳罕的问,“难道是你升职了,陛下给你点赏赐庆贺庆贺?”

    这猜测瑾娘也觉得不靠谱,所以不等徐二郎发话,她就顾自笑了起来,“我胡说八道的。”

    徐二郎想了片刻,似有明悟,眸中不由染上些许笑意。“原本想要扯我的后腿,不想最后却往上送了我一程,某些人该恼的吐血了。”

    瑾娘“什么意思?”

    徐二郎就将他升职,翰林苑中有些人心存不忿,想要使坏的意思说了。

    瑾娘不等他说完,就恼了,“这些人怎么这么坏!你是凭本事得了上司赏识,又不是走了歪门邪道。这些人自己不上进,还看不得别人好,心思真是坏透了。”

    徐二郎就说,“你别恼,没这些人在背后使坏,这些东西还到不了你手里呢。”

    兴许是“你手里”这三个字有些动听,瑾娘又忍不住笑了出来。还抿着嘴唇应和了一句,“这么说他们还真是做了件好事。”

    夫妻两个说着话,翩翩就闻讯过来了。先是看着十多个匣子眼冒精光,随即才问瑾娘,“二叔的这个官职,主要是做什么的?”

    侍讲学士啊,顾名思义,还是讲书的吧?

    瑾娘也不是太清楚,就问徐二郎,徐二郎道,“差不多,不过主要职责还是文史修撰,编修和检讨。”

    翩翩闻言就撇嘴,“怎么觉得还没侍书好?”不等瑾娘问侍书好在那里,小姑娘就吧嗒吧嗒说开了,“侍书还能例常进宫给陛下讲书呢,那就有希望见到皇上。这老话说的好,见得次数多了,交情就出来了,陛下记住了你这人,你前程不就好了么?可侍讲学士呢,虽说是从五品,比之正六品是升级了,可这个职位的官员主要负责的文史修撰。你说说之后都呆在翰林苑中修书了,还有机会见到皇帝么?见不到皇帝,哪还有前程可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