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娘子可是绝世高手 > 第五章 你穿上衣服,羞耻的就是你自己。
    可,这说起来容易。

    人家玉面鬼年纪轻轻,浑身经脉繁复,大脉更是有数条。虽然他帮忙疏通了任脉,可人家也是用自己的真气冲开的。而高黎连人家一个零头都算不上,哪怕有金手指加持也不行。

    毫无意外,首次尝试失败了。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任督二脉都是从下气海发,高黎下气海最发达,反而也是好事。正好由下而上,一个穴位一个穴位冲开。

    只是作为一个触摸游戏,高黎得用自摸的方式来触摸操作,实在是略显不雅,然而为了强健体魄,这种小事就可以忽略了。

    高黎关闭门窗,脱光衣服。毕竟这是个触摸游戏,自摸就别给外人看了。真气自气海出,高黎在铜镜面前,以指尖引导,任脉至‘曲骨’,督脉至‘长强’,这是两条主脉的第一穴位,真气如果能冲开这第一道穴位,也算是胜利的第一步。这两穴位微微鼓胀,高黎自身真气并不如何强横,想要冲开,必然要徐徐图之。可悲催的是,想要冲开穴位,必须要消耗真气。而一旦消耗真气,冲开穴位的力道就会下降。哎,真想让人帮忙冲开穴位啊。

    高黎维持着这姿势,正在梦想,如果那玉面鬼帮自己冲穴会是什么情形,大门突然被撞开,高纵带着几个下人突然冲进来。

    “死淫贼!刚才你对兄长是何态度!”高纵怒骂着,结果却看到赤身的高黎在镜子面前,一手前,一手后,点着自己的身体,摆着古怪的姿势,身为淫贼,正在YY美女的时候能有什么变化,自然不必多说。

    “你!你!你这混账!光天白日之下,你在做什么!”高纵怒吼着。

    你以为高黎会一脸羞耻地穿上衣服吗?

    不,你现在穿上衣服,羞耻的是你。如果你继续,羞耻的只能是那些围观者。

    高黎面带微笑,姿势不变,微弱的真气正十分坚定地,冲击着‘曲骨’和‘长强’两个穴位。高黎整个人精神焕发,浑身颤抖,高声喊道:“哦!来了!来了!它来了!”

    高纵满脸通红,吼骂了一声,带着几个下人转身就走,头也不回。

    而身后,高黎笑呵呵地穿好衣服。

    上午战果,耗尽真气,没能冲开穴位,吓跑白痴一群。

    跟我玩?

    嫩揍是个弟弟!

    午饭时候,高黎罕见地出现在正厅,还没成家的孩子一般都会聚集在这里用餐。

    高黎一脸笑容地来到最末端。

    高纵看到高黎,一脸厌恶,喝道:“滚出去,这里没有你吃饭的位置!”

    高黎呵呵一笑,道:“没事,我自己带凳子了。”

    说着,高黎从背后摸出一个凳子,直接坐在了那里。

    “这里也没有你的碗筷!”高纵提高了嗓音。

    “我也带了。”高黎自己摆上一副碗筷。

    高纵一把抓过来,就要砸下。高黎却笑道:“如果你敢摔我的碗筷,我就封住你的经脉,把你脸前所有的汤汤水水都摔在你脸上。”

    “你敢!”高纵怒吼道。

    “你猜,我敢不敢?”高黎满脸微笑,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你!”高纵愣住了,平常的高黎总是一副自暴自弃的样子,任凭打骂都不敢还手。可现在怎么突然这么强势起来?

    坐在首位的高员外,砰地一拍桌子,吼道:“都给我闭嘴!”随后转身拂袖离去。眼看一家之主离开,一桌人也都走了。几房夫人无不冷眼相对,倒是高黎笑呵呵地满桌子找好吃的。饱饱地美餐一顿,然后继续回到自己的小院。

    他去吃饭,便是要看看这一家人对自己的态度。毕竟高黎对这个家的记忆只有恨,他得自己亲眼看到。结果还真是,这家人看高黎的眼神,完全就是在看一个多余的人。

    除了一个人,高员外。

    高黎的记忆之中,高员外惧内,家中事物都被几房给把持了。可对高黎,却绝对挑不出毛病。刚刚高员外离开,看上去好像是针对高黎,却反而给高黎解了围。

    好歹是亲爹啊。

    当天下午,高黎的两个铁杆就出现了。

    他们一个是城南董家的小公子,董明成;一个城西赵家的五公子,赵小六。没错,这孩子的名字就这么别扭。

    他们成为高黎的跟班,最大的原因便是高黎能够用他的黑铁烈阳神功和封脉指帮助他们达成某些加持。正是因为高黎这种过硬的手段,几年的时间,他们之间倒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高黎也收获了不少银子。

    那天,高黎便是从他们两人身边被抓走的。

    院门推开,俩人哭哭啼啼地跑了进来,看到高黎,那叫一个感动。保守估计,他们亲爹死了也就这程度了。

    那天他们的随身侍卫伤了好几个,回到家难免一顿训斥。不过人家跟高黎不一样,在家里都是妈宝,第二天便恢复了自由。这不刚刚打听到高黎回来的消息,他们便找上门来了。

    高黎十分明白,他们很担心那功法问题。

    “黎哥,您这也算是命大啊,当时兄弟我可是亲耳听到你脖子咔嚓一声!”赵小六说道。

    “就是啊黎哥,那玉面鬼抓你,什么事啊?”董明成也追问道。

    “哈哈,没啥,大家都是朋友,闹着玩呢。”高黎打了个哈哈,他给玉面鬼接续经脉的事情可不能随便说。江湖险恶,万一玉面鬼的仇家找上来那不是死定了?

    董明成还想追问,赵小六胳膊肘子怼了他一把,低声道:“黎哥肯定有难以言明的苦衷,那玉面鬼是何许人也?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这能活着回来就不错了!是吧黎哥!”

    高黎对这份自作聪明脑补剧情的行为表示了极大的赞许,连带着看他都顺眼了很多:“知我者,兄弟也!”

    “那是!”小六顿时眉开眼笑。然后凑过来,低声道:“黎哥,还记得昨天兄弟说的,那几个拜火商人带来了不少异域妞,咱们兄弟几个去看看?顺便给哥压压惊?”

    “看看?”高黎一笑。

    “看看!”董明成也笑了。

    “看看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