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娘子可是绝世高手 > 第七章 开局四保一的ADC决定独立出去gank!

第七章 开局四保一的ADC决定独立出去gank!

    毕竟开局选了个四保一的阵容,身体其他部位光等着射手位发育,十分偏门,得现在重新重视一下全面发展。幸好,当年在健身房认识了几大肌佬,以游戏内侧账号换了不少言传身教,是时候用上了!花钱在木匠那里定了一副综合训练架。再从石匠那里弄了大小一串磨盘。用铜棒做了一根杠铃,深蹲卧推硬拉三大项走起,咱这就开练。

    从第二天起,高黎每天早起晨跑,饱餐之后便开始撸铁训练。训练完毕,便先帮自己冲穴位,例行失败后,便用剩下的真气帮白狼冲穴道。因为开始体能训练和白狼的加入,肉的消耗量极大增加,每天总厨的肉被都高黎和白狼洗劫一空。结果据说是南院还是谁家的混蛋玩意儿授意,竟然把他的肉给停了。高黎倒也不在意,反正他闲钱还不少,又有两位富三代资助,满大街的买肉吃倒也容易。只是这世界上多是猪肉。羊肉价格昂贵。倒是牛肉十分便宜,却也只有哪些老牛死牛之类,肉质又硬又柴,可遇而不可求。

    因为高家人对高黎都避之不及,他这个小破院子平时根本没人来。高黎倒也乐得自在,除了自己训练之外。没事儿就和董明成赵小六俩人出去玩玩,倒也自由快活。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也与日俱增。

    他越发感觉,自己好不容易穿越来一次,就这么窝在这么一个小破院子里,是不是太憋屈了点?身为一个异界人,除了那个金手指之外,另外一个世界知识才是他最大的依仗!

    不行,我得创业!

    如此两个月之后,高黎身体素质明显好转。单薄的身体渐渐饱满,肌肉雏形显现,肩膀也宽阔了一些,然而最重要的,他原本佝偻的身体也挺拔起来,封脉指的威力也大大提升。然而,他还是没能将自身的任督二脉贯通,甚至连一个穴位都无法打通。

    估计这与他修炼的功法有关。

    不得不说,黑铁烈阳神功真的是好功法,刨去他保下路的偏门属性不提,对于真气的提升远胜于一般功法。可惜,那只走下路的真气眼看已经让射手位六神装了,再这样下去肯定要出问题。所以他干脆将多余的真气都给了白狼。

    两个月的时间,高黎早已帮白狼打通了‘任督二脉’,而伴随着两条主脉的打通,白狼的中气海和下气海也随之诞生。虽然气海微弱,容纳妖气不多,可在高黎每天不断注入真气的作用之下,气海也渐渐凝实。随着主脉贯通,从主脉分出一道道支脉,蔓延全身。白狼原本灰色的皮毛也随之脱落,重新换上了一身雪白的皮毛,更神奇的是,原本身上的旧伤也都逐渐愈合。全身雪白,没有一根杂毛,手感顺滑。两个月的时间,白狼的体质由弱到强,对高黎的信任程度则与日俱增,现在高黎每天都抱着白狼睡觉。说来也奇怪,虽然是狼,不过身上却没有一般动物那股味道,反而有一股淡淡的香气。

    不过让高黎有些纳闷的是,这白狼几乎从来不发出声音,也不嘶吼,也不嚎叫,特沉默,让高黎一度认为这条白狼是个哑巴。

    这天,高黎正抱着白狼在院子里发呆,刚刚撸铁完毕的他正在体验劫后余生一般的快感。脑袋里面尽情释放着内啡肽和多巴胺,冲刺了新重量的他现在被颅内高潮冲得欲仙欲死。然后,大房管事推开许久没人动过的院门走了进来,仰着脸用鼻孔看人,从齿缝里说道:“老爷让你过去,全家都在那呢,赶快来吧。”

    高黎微微一乐,他明白,该来的还是来了。

    他虽然不太离开自己的小院子,可又不聋,风声还是听到了一些,说是那几房商量着赶走高黎。其实过去几年的时间里,已经有过几次这种事了。不过最后高员力排众议,最后竟然也让他留下了。

    平心而论,作为父亲,高员外其实对高黎不错,在这个家中,曾经的高黎唯一真正关心的,可能也只有高员外一人了。怎奈,高员外性情软弱,如今家族生意被他几房家里瓜分了不少,如今这个家,高员外虽然是名义上的家主,却也没有多少实权了。

    正厅,高家的几房都在,一些后辈也站在后排。从众人脸色看来,今天势在必行。

    高员外气色看上去不太好,似乎刚刚生完气。他看着高黎,高黎也看着他。高员外有些意外,两个月没见,这高黎没了一副色胚子的形象,反而有了几分人样了。

    高员外还没开口,一旁的大娘子便先说话了:“高黎,如今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能老是赖在家里,我们的意思是,给你点钱,让你自己出去闯荡一番,如何?”

    咦?这语气似乎跟记忆中不同啊。说好的赶人呢?原来还给钱呢?

    然而,筵无好筵会无好会。

    高黎到:“懒,不去。”

    反正这么多年什么场面话都说过了,再编造理由也没啥意思,实话实话就是了。

    高纵在旁冷笑:“这么多年你给高家惹了多少是非?让你走你便走,有你反驳的份?”

    高黎反问道:“高家现在轮到你高黎当家了,父亲的决定也需要与你商量了?”

    高黎当时语塞,再如何跋扈,逾越之事自然是不能做的。

    一旁,大房娘子低声说了一句:“老爷?”

    高员外叹了一口气,说道:“高黎,正所谓男儿志在远方,你也不小了,祖上如你这般大的时候,也已经出去闯荡了,我决定把家里的产业给你一份,由你打理,如何?”

    高员外的话让高黎有些意外,不是要赶人吗?

    听到高员外这般说,其余人也露出疑惑表情,看来之前并没沟通过。

    “老爷?给什么产业啊?”大房夫人一脸不乐意。

    “就是啊!我们家纵儿还没产业呢!”二房夫人也说道。

    “妖庄!”高员外叹息道。

    一听说是妖庄,几个夫人顿时不再说话,脸上露出了呵呵的笑容。

    “如此,也好!”大房夫人笑道。

    高员外从一旁拿出一些契约来,说道:“城南二十里之外,有一个庄子,出产布匹,也为官家打造兵器,是咱们高家产业。虽然收入不多,却也能自给自足。如今,归于你名下,庄内农户和工人的契约都归你所有。你即日便启程,接受产业,自负盈亏。他日若是经营不善,做不下去,也不可回家!可否?”

    高黎一听,当时就高兴了,道:“多谢父亲,那我这就走了。”

    说完,高黎兴高采烈地接过装满了契约的盒子,回去收拾东西了。

    谁都没想到高黎竟然不哭不闹,甚至还有些想笑。

    三夫人笑道:“老爷还是心太软,依我说,直接给他点银子赶出去算了,何必陪个庄子?”

    一旁二房夫人冷生道:“这淫贼还以为是天大的好处,等他知道那庄子里都是什么人,看他还不哭着回来,可惜,这大院里已经没有他容身之地了!哈哈哈哈!”

    正厅里顿时弥漫着快活的空气,唯有高员外叹息一声,道:“好了,我把他赶走了,这下你们满意了?能不能让我清净几天?”

    还没走远的高黎就听到这些,他此时心情极好。看了看盒子里面,底部还有一些银两,那应该是父亲偷偷放里面的。

    不管怎么说,这个老爹,终归还是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