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千穿历凡劫 > 第八十章 求佛不如求我80
    时机就在如此苦苦等待中,被冯志远给等到了。

    当冯志远得知锦兰公主的胞弟过生辰时,眼睛猛然一亮。

    那可是前皇后唯一的儿子。

    现皇后就算不待见,但为了贤名,也要有所表示才对。

    他记得,去年这个时候,锦兰公主的胞弟过生辰,香表妹就去看望过。

    虽然只是亮了个相,就随着今上离去了。

    但却是出了宫。

    宫内,他进不得,那宫外呢?

    他只要见到了香表妹,总能有办法打动她才对。

    冯志远在心中谋划好了一切,就等着三皇子生辰那日成事。

    在冯志远千盼万盼中,三皇子的生辰终于到了。

    这一天,夜云岚在百忙之中,还真的抽时间去了一趟。

    无他。

    攘外必先安内。

    今上还在前线征战,京中由她坐镇,自是很多人不满。

    后宫有皇子傍身的妃嫔们,都起了些不该有的小心思。

    奈何都不足以成事,暂时也不敢轻举妄动。

    这个时候,没了母族相护,又被今上厌弃的三皇子,正是最好的试金石。

    也是最好的踏脚石。

    别有用心之人,定然要在三皇子的身上动心思。

    想利用三皇子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

    而三皇子,最终也不会登上那个高位,而会成为这场权力博弈之中的牺牲品。

    夜云岚不想一个本该天真烂漫的小孩子,被有心人利用,卷入这浑水里。

    关键还是,孩子是无辜的。

    她对小孩子下不去手,也不想大人的事情,污染黑化了小孩子的纯真。

    尤其还是个失去了母亲,又不得父亲喜爱,自小就被赶出了宫,孤零零生活在王爷府里的小孩子。

    这样的境遇,太容易受到蛊惑,被有心人利用了。

    夜云岚不想放任三皇子黑化,再给原主日后留下一大隐患。

    故而,她仔细掐算过。

    确定现在的三皇子还是那个渴望着父爱,渴望着亲情的纯真小孩子。

    她在放心之余,也决定出手,以阻拦某些人的手伸得太长。

    祸害皇嗣,搅风搅雨。

    往年三皇子的生辰宴算不得热闹。

    远的不说,就说去年,除了几个会做面子的妃嫔,让自家的小皇子小公主去吃了一顿,送了份薄礼。

    就连锦兰公主都不曾上心,敷衍的露了一面。

    但今年,才下了早朝,大臣们就三三两两的乘着马车,向着三皇子的裕王府而去了。

    三皇子名唤锦裕,裕王府由此得名。

    也可见今上给三皇子封王时的不走心。

    今日,裕王府高朋满座,好不热闹。

    夜云岚凤驾到来时,正是人都到齐,最热闹的时候。

    她穿着打扮都十分简单清爽,只颜色带着喜庆。

    因为要去正厅,有诸多男客宾朋。

    夜云岚的面上带着薄纱,但因是宫廷制造,薄纱的上面还缀着宝石,和水晶珠帘。

    倒是给她的简单之中,点缀出了不一样的美感。

    圣洁,高贵,典雅,美丽。

    众大臣们,这还是第二次没有隔着帷幔和珠帘,看到这位新皇后。

    第一次是帝后在摘星台祭拜天地时。

    那时离得远,没有看清皇后的长相。

    如今是第二次,却是因为皇后带着薄纱,而看不清面容。

    然,即便看不清,那玲珑有致的身段,和那出尘绝世的气质,却也让他们看得眼睛发直。

    这其中,就有一道十分火热的视线,胶着在夜云岚的身上。

    看得夜云岚十分反感。

    她微微转头,就看到了一张极为熟悉,且越发猥琐的脸。

    冯志远!

    他竟是也来了。

    瞧他那如饥似渴的模样,看来是专程来这里堵她的?

    夜云岚冷冷勾唇,她忙得暂时没有时间主动去找他的麻烦,这家伙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既然对方把脸伸了过来,她又怎会不给面子呢?

    所以,抽!一定要抽!

    这可不是她主动要动手,而是对方主动送上来一张大饼脸。

    夜云岚不动声色,打算看看对方想玩什么花样。

    她只需将计就计,反抽回去就好。

    席间,一切都还是正常的。

    夜云岚一直陪在三皇子的身边,对他十分有耐心。

    忽然间的关心,让三皇子得到了久违的关怀。

    三皇子很渴望一份亲情,一份关心,故而轻易就跟夜云岚亲近了起来。

    与三皇子短暂的相处,夜云岚惊讶的发觉。

    这孩子不像她想象中那般天真,他甚至清楚他的生母所做的一切,也知道父皇为何疏远他。

    他不怨不恨,甚至认为是生母和舅舅错了,对生父报有愧疚之心。

    这样的好孩子,当真难能可贵。

    夜云岚忍不住将目光,转到了三皇子的奶嬷嬷身上,同时也有了答案。

    这位奶嬷嬷是个妙人儿,心思通透,将三皇子教的相当的好。

    夜云岚此时很庆幸,自己觉醒的出生天赋是看透人心。

    这个天赋在仙界,并不是那么好用,实力高过她或者心思缜密者,她就看不透。

    但在下界,简直无往不利。

    看透了三皇子的心思,夜云岚心中稍安。

    这样的好孩子,只要不继续伤害他,真诚待他。

    即便将来给予不了他皇位,至少也可以确保,他不会黑化,死于夺嫡之争中。

    夜云岚已经知晓,今上也是修仙者的事情。

    而且,修为一直都跟她持平,实力大概比她稍强。

    说他比自己强,还是对方的灵根强于原主的。

    对方是单系火灵根,本是天生极具攻击性的灵根。

    跟原主的水木灵根相比,自然要强上一筹。

    今上是单系灵根,同样也是半路出家的,修为却不比她慢。

    也就是说,今上是很有筑基的潜质的。

    一旦今上成功筑基,活得就比他的子孙都要久。

    故而,只要今上没有退位的意思,别说是皇子们想要夺嫡了。

    就是皇孙们都老死了,也没这个机会咯。

    凡事都有两面性,好与不好都很难说,夜云岚对此也不多做评判。

    陪着三皇子聊了很久,看着小家伙脸蛋儿红扑扑地,也活泼了不少,夜云岚会心一笑。

    这一笑,虽然不曾露出全貌,但只那一双弯弯的眼睛,就让三皇子看得痴了。

    他喃喃着“母后,我以后可不可以都这样叫您?您,可不可以真的做我的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