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大唐当奶爸 > 第157章 杜大忽悠
    杜少清看着这位场中除了自己之外,算得上唯一一个文官的魏征丞相,没错,大唐只要上了品级的那几个,都被人称为是丞相。

    “魏相,不知道您口中的礼法,能救得了我们死伤百姓的性命?孔夫子还说过呢,以直报怨!”杜少清直言顶撞道。

    魏征一身正气,挺直了腰杆说道:“国家声誉高于个人得失,你以俘虏要挟小国,不是君子之行,虽然是出于义愤,值得赞赏,但这些都要被算在国家头上,我大邦上国的威名不能丧于我们手中,老夫也想发泄胸中怒气,但却不能。

    既然已经拿下对方,当宽仁以待,方显我强国胸怀,唯有如此,四周小国才能知道感恩,学会礼敬上邦。”

    四周几个大将军都被他说的哑口无言,似乎这一套大家都已经听过很多遍了,也已经默许了一样。

    但是杜少清不会,他不是大唐人,他是知道后世一千多年中华历史演变的人,是知道那场惨绝人寰甚至快要被亡族灭种灾难的人,当然他也是知道四周列国嘴脸和心胸的人。

    所以他露出一个呵呵的笑容,对着魏征反问道:“敢问魏相,我天朝上邦的威名和声誉,是靠礼遇小国,让其感恩得来的吗?

    如果是,何来昭君出塞和亲匈奴以换和平?何来两晋之后五胡乱华之惨状?看看我们换来什么了?”

    嗯?魏征诧异的看着面前这个小子,似乎没想到他有这个见识,只知道他是个神医,也是个文采不错的后生,但是即便是文采不错熟读百家,能有这个见识的,别说年轻人,就是老家伙很多也看不清的。

    尉迟恭是个纯粹的武夫,似乎对杜少清说的这些典故不是太了解,伸手捅了捅身边的刘弘基小声问道:“老刘,五胡乱华的事情你清楚吗?”

    刘弘基开口解释道:“那是三百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是西晋时期,国内朝廷没落,四周五个胡人氏族举兵杀入中原,境况很是惨烈。

    这场祸乱持续了一百多年,前隋以前的南北朝时期,不少朝廷都是这些胡人建立,并且统治一时。

    后来直到前隋文帝一统建国,这个天下才又一次回到汉人手中。

    具体情况史书上记载不多,所以我也不甚了解,加上这三百年那些胡人大部分融入了我们中原,所以很少有人提及那件事。

    呵呵,老黑,你尉迟姓祖上可是鲜卑人,也是五胡之一,所以,你听听就好了。”

    尉迟恭郁闷的点了点头:“以前老黑我是个打铁的,可不知道这么多东西,只是有些过往的讲故事人时不时说些有意思的打仗故事,说那时候有个大英雄叫武悼天王,他老人家发起杀胡令,从此汉人胡人势不两立。

    可我就心说,大唐国内胡人汉人不是杂居吗?哪里就不两立了?”

    杜少清没想到还有这个尴尬,但这时候依然接茬说道:“不错,刘大将军也知道五胡乱华,想必学富五车的魏相肯定也知道。

    但是恐怕你们不一定能说的清楚为什么有杀胡令?也说不清楚五胡乱华造成的损失和伤害。

    今天晚辈厚颜就来讲一段自己也不熟知的历史,我只知道一件事,在两晋时期我们全国汉人有大约两千万,但是五胡乱华结束的时候,你们知道汉人有多少吗?

    不足三百万,差不多被这帮胡人杀死了九成,十室九空一说就是来自那个时期。

    胡人祖上给我们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我们汉人就只会自诩天朝上邦,以理服人?魏相,您老博学,不知道可否说一说,眼下四周的小邦列国,哪一个不是几百年前胡人的后代?”

    “该死的胡人,老子去杀光他们!”刘弘基直接暴走,抽出腰间的宝刀就要往外冲。

    没人拦着,魏征是个文官不会拦,也拦不住,能拦得住的几位大将军也被杜少清的话语感染了,根本就不会拦,甚至河南道来的洛阳都督张亮也抽出了腰刀。

    这时候杜少清出来了,他闪身挡住了这个杀气四溢的刘弘基,刘弘基伸手抓住杜少清肩膀,怒喝道:“闪开!”

    知道劝不住对方,所以杜少清开口说的话是:“将军,杀了这些货色太便宜了,我有比杀人更狠的办法。”

    “什么办法,你快说!”刘弘基催促道。

    魏征眼角一缩,心中再次感叹,厉害,这个小子又一次让自己大吃一惊了。

    杜少清伸手拿下了刘弘基抓住自己肩膀的大手,笑着走到了魏征面前,“魏相,我知道您老依旧不认可,我说的以暴制暴的方式。

    晚辈还有一言,我上邦大国的声誉和威严哪里来的?不是靠礼仪和仁慈的王道。

    而是当年大汉孝武皇帝举国之力打出来的,打得匈奴亡族灭种,吓得四夷瑟瑟发抖,打出了我们强国的名头。

    前辈有言今犹在耳: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正因如此,虽有东汉末年中原三国内乱百年,可四夷敢入侵吗?

    如果大唐忘记先辈之言,改为王道怀柔,那终将养虎为患,国家强时他们是友邻,国家一旦衰弱,他们全都是要我们汉人性命的凶恶豺狼,这就是我对四夷胡人唯一的论断。”

    杜少清说的掷地有声,说的满头大汗,说的正气凛然,此时他跟魏征面对面,双目对视丝毫不让,似乎因为他是个年轻人血气方刚,所以看起来气势上更胜一筹。

    可是真的是因为杜少清年轻吗?

    也许吧,在场的可是还有一个年轻人,那就是吴王李恪,这位皇子今日听到的,可是过去二十年都不曾在书中学到见过的东西,所以他最先被感染,第一个站出来为杜少清叫好。

    随后是几位将军,起初大家都只当这是个看病的军医,为瘟疫而来,现在,越看这小子越像他父亲,就是那个曾经辅助秦王屡出奇谋按定江山的良相杜如晦。

    魏征看着眼前的激情满怀的小子,竟然主动伸出了双手,给他鼓掌起来,这一刻他自己都觉得,对方配得上自己的掌声。

    良久之后,魏征笑着开口叹道:“后生可畏啊,没想到老夫读史一辈子,还不如你一个后生看得通透,呵呵,恐怕朝中除了卫公,没人能看到你这一步。”

    众人不解,怎么?老帅卫国公李靖早就看到这一点了?那为何一次不见他说过呢?可是这个事情魏征没有解释。

    发泄一通之后,杜少清似乎也冷静了下来,又变回了那个不起眼的小郎中了,可能是这十几天看到高句丽人在祸害大唐百姓,所有的怒火积攒下来,杜少清也需要发泄吧,不然以他这个闲散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多言这些军国大事的,看起来是那么的中二。

    转头他对着尉迟恭说道:“对了,尉迟将军,我此时说的胡人,不是说各位已经融入中原几百年的这些,是指大唐四周那些小邦敌国,我中原内部,无论先辈是哪族的,现如今都是汉人一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