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960章 穿上!
    陆长安此刻在浴室里,对于厉慕白的通话内容一无所知。

    她不知道,厉慕白是真的有把她送回区实验室的打算了。

    浴室里架子上有六只牙刷杯,每只牙刷杯上都刻着名字。

    厉慕白的杯子跟别人的不一样,别人的是迷彩的,他的是军装绿的,怎么可能会搞混?

    她一边从厉慕白牙刷杯里拿了自己的牙刷,漱了口,刷着牙,转身走到置物柜前,找到厉慕白的柜子,打开了,从里面拿了一条干净的毛巾出来。

    他柜子里还有两条干净的纯棉紧身背心。

    陆长安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穿着的,不合身的长袖军装外套,至少,背心会比身上这套合身一点儿吧。

    她思量了下,打开门,朝厉慕白房间大声问道,“我能穿你衣服吗?”

    “随意。”厉慕白不在意地回道。

    陆长安有点儿开心。

    勾着嘴角,心情特别好地关上了门,拿了件厉慕白的背心出来。

    一般来说吧,只有男女朋友的关系,男人才会任自己女朋友套自己的衣服。

    这是厉慕白的贴身衣服,她跟他这就有了间接肌肤接触了。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虽然她有这么不矜持的想法,可能有点儿太不合适了。

    但是,一想到对方,应该就是那个,和她定了娃娃亲的男人,还有点儿小激动呢。

    只是可惜,那枚平安扣不见了。

    她猜想,她的那枚平安扣,有可能落在了她最后待过的野战区医院里。

    得找机会回去一趟,把它找回来。

    脱掉昨晚穿的他那套衣服时,她发现他搁在洗衣机里的衣服还没洗,于是一件件掏了出来,看有没有别人的衣服。

    没有,就他刚刚换下来的一身。

    于是她很乐意地,把脱下的衣服塞了进去,把他的里裤单独拿了出来。

    十几分钟后,她嘴里哼着一首走调的歌,就从浴室里出来了。

    进门时,厉慕白抬眸看了她一眼,不知道为什么,眼神有点儿说不出的感觉。

    陆长安似乎对他有点儿,过于放心了。

    浑身上下,就穿着他的一条黑色背心,赤着脚走了进来,坐在了桌旁的椅子上。

    这里没有女人穿的br,也没有她能穿的里裤。

    他的黑色背心,长度正好,到她的大腿半截处,一坐下,风光一览无遗。

    厉慕白一眼,几乎是看光了她。

    他承认,陆长安的身材,确实很好,皮肤细白得像是陶瓷工艺品,看她的身体,是一种视觉享受。

    但是,他是男人。

    他忍不住皱着眉头,别开了视线,随后脱掉自己身上的衬衫,随手朝她丢了过去。

    “穿上!”

    陆长安挑了挑眉,没有抗拒他的命令,随意套上了他的衬衫,没扣扣子,爬上了他的小床。

    车子在行驶当中,他们正在出发前往下一站,所有人都回到了车上。

    陆长安听到外面休息室有人在低声交谈,看着厉慕白正经的模样,忽然起了逗弄的心思。

    爬到了厉慕白坐着的床尾的位置,靠近了他。

    厉慕白背后也是墙,没想到陆长安会忽然靠近,无处闪避。

    她身上,带着一股香味,不是他们浴室沐浴露的香味,而是自然的香味,朝他幽幽飘了过来。

    “陆长安,你还要不要脸了?”他拧着眉头,抬头,对上她的眸,低声问。

    “你自己说的,我是你的女人,咱们不应该做点儿什么吗?”陆长安与他的距离,近在咫尺,一点儿也没看出恼意,笑着轻声反问道。

    厉慕白到嘴边的那一句话,差点脱口而出。

    陆长安的身体,肯定是不能碰的,哪怕她洗得再干净。

    然而想到,这句话也太过伤人了,索性没说话。

    他说她是他的女人,只不过是为了警告所有的下属,不允许碰陆长安。

    不代表,他自己真的会碰她。

    他甚至没有多看她一眼,曲起膝盖,把她挡在了安全距离以外。

    陆长安见他丝毫没有兴致,也失去了开玩笑的兴致,自己坐回到了原处,饶有兴致拿起桌上他另外一本书,翻看了起来。

    其实她是想试试,厉慕白是不是真的不想碰她,晚上跟他睡一张床的时候,也能放心些。

    喜欢他没错,但是怎么也得互相表明身份,去见了他的父母再说吧?

    换个想法,她的小男友这么洁身自好,送上门的连正眼都不瞧一眼,真的挺不错呢。

    人品几乎也能过关了!

    她心不在焉翻了几页书,发现这本书更无聊,说的是哲学。

    腿弓着,有些累了,下意识放了下去,一不小心,就踢到了床尾坐着的厉慕白。

    她下意识,立刻把脚收了回来。

    然而厉慕白根本都没在意,一声不吭,继续看书。

    “你看的是,硕士进修课程?”陆长安终于忍不住了,试探性地问他。

    “”厉慕白继续看书,不理她。

    “你这书我问学校的学姐也借过哎。”陆长安继续和他搭话。

    “”

    就在房间里干坐着,什么事情都做不了,让习惯了忙碌的陆长安,实在觉得百无聊赖。

    面前这个男人,比树桩子也好不了多少。

    她忍不住悻悻然,低声嘀咕道,“我倒是愿意跟你睡一张床,但是你不觉得,这床太小了点儿吗?”

    厉慕白扭头,凌厉地扫了她一眼,沉声道,“你再多说一句话,我把你丢别的车上去。”

    陆长安立刻住了嘴,不敢再说话。

    除了白小时以外,陆长安是厉慕白见过的,最聒噪的一个女人,像有多动症似的,嘴和身体就停不下来。

    原本清清静静的看书时间,被她搅得一潭浑水。

    思维被她打断了几次,根本看不进去书了。

    尤其是她刚才的刻意接近,他是个正常男人,没有不举的毛病,现在只觉得那地方涨疼涨疼的。

    他盯着书,强迫自己又看了几分钟,发现一行字都看不完,索性放弃了。

    心烦意乱地,随手把书搁到了一旁,起身,穿衣服。

    陆长安看着他起身,取了套干净军装出来,背对着她换衣服。他脱掉那条格子裤子的瞬间,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就被吸引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