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964章 一个人不要乱跑
    除了外公和奶奶,只有厉朝歌,偶尔开玩笑的时候,会叫他冒冒。

    这一声冒冒哥哥,叫得厉慕白心头一震。

    厉慕白还隐约记得,自己十岁多一点儿的时候,因为一场急性脑膜炎,而忘掉了一些以前的事情。

    陆长安,可能是被他遗忘了。

    陆长安看着沉默不语的他,又笑了笑,然后转身,打开已经烧滚的锅,继续做紫菜汤。

    厉慕白真的不清楚了,他记不起陆长安。

    他站在陆长安背后,看着她纤瘦的背影,没吭声。

    直到这顿饭做好,方轩过来端菜,他才沉默不语地转身回了车上。

    坐在靠着车门的餐厅里,望着门外帮忙分配饭菜的陆长安,心念百转千回。

    陆

    假如他没有猜错的话,陆长安,可能就是,从他四岁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只是偶尔在家,听到白小时他们提过的,陆枭,陆爸爸的女儿。

    这么仔细一想,好像确实,他从白小时的口中,听到过长安这两个字。

    他入伍之后,就很少回家了,除了国家大事,还有自家的事情,他几乎都不会去关注,不去在意。

    凭借着几乎已经消失殆尽的那么一点儿记忆,他觉得,自己的猜测,没有错。

    陆长安帮着方轩分配好了饭菜,发现厉慕白没有出来吃饭,于是拿着自己和厉慕白的那份,回了车上。

    她其实是有点儿生气的,刚才厉慕白那么说她。

    于是面无表情地,把厉慕白的饭放在了他跟前,离他远远的,坐在长餐桌的另外一头,闷声不吭吃了起来。

    车上就他们两人,车上其他人都很自觉地,抱着碗在外面,或者别人车上吃了。

    厉慕白慢慢吃着东西,偶尔抬眸,看一眼坐在对面的陆长安。

    欲言又止。

    他不知道要怎么开口问她。

    吃了几口,逼着自己,强行找话题,先朝她开口道,“你做的菜”

    “很好吃,我知道,不用夸奖了。”陆长安不等他说完,自己就把话接了过去。

    两人对视了一眼,陆长安的脸色,比刚才好看了些。

    厉慕白还没想出,要怎么继续找话题和她说下去,陆长安又抢在他之前,开口道,“我知道的,你不用解释,你怀疑我是正常的。”

    说着,顿了下,又道,“你长得太好看了,我这人是颜控,没办法,就是对好看的人没法生气,所以我不生气了。”

    厉慕白虽然没说话,愣了几秒,却忍不住无声地勾起了嘴角。

    这丫头,性格是真的很直,却又是那种有情商的直爽。

    吃完晚饭,已经不早了,照例是所有人外出任务的时间。

    厉慕白犹豫了一下,打算任务回来之后,睡觉之前,再好好跟陆长安谈谈。

    他换了一套装备,把陆长安一个人留在了车上,走的时候,仔细确认了,重要武器和文件,全都用指纹锁锁上了,才放心离开。

    他们的活动范围,就在车子半径五公里以内,所以哪怕临时发生了什么事,他也可以来得及赶回来。

    他出门之前,陆长安坐在床上,看着他,淡淡道,“你这么防着我,驾驶舱门记得要锁好哦,不然我很有可能就把车开走了。”

    她说的是玩笑话,也并没有把厉慕白防着她放在心上。

    设身处地地想,假如她是厉慕白,肯定也会防着这么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

    厉慕白扫了她一眼,没解释,低声回道,“自己注意安全,不要下车,可能会有变异人突然袭击。”

    “还有,我只说一次,以后不允许,再替我手洗衣服。”

    陆长安觉得,他这话更像是一种恐吓。

    真是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男人啊,有人给他手洗衣服,还不情愿了。

    她撇了下嘴角,没吭声。

    厉慕白下车的瞬间,她听到车上所有设备都收回来的声音,窗子也锁上了。

    这辆车就像是一个钢铁牢笼,在这里面,她应该是安全的。

    她实在是无聊到了极点。

    刚才帮方轩煮饭,煮得有些热了,出了一身汗。

    反正他们要至少两三个小时之后才回来,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找点儿事情做做,或是去洗个澡了。

    也省得待会儿跟他们凑一起洗,浪费他们的时间。

    陆长安进了浴室,先把厉慕白烘干的衣服给收了起来,拿回房间,看是不是有哪里磨破了,给他补一下。

    仔细看了一圈,没有破损的,目光定在了绣在后领口的,他的名字上。

    忍不住抿着嘴笑。

    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能像正常人那样活下去,但是能碰到厉慕白,挺好的。

    可能这就是缘分吧。

    在她印象里,大概就是在她岁的时候,到处都是一片混乱,到处是抢劫枪杀互相残杀,很乱很乱,大家都知道活不长了。

    过了几年之后,大家才团结起来,分成了五大区域。

    虽然安定了,但是感染的人,却日益增多。

    云纪年二年的时候,他们家打算找机会离开b区,正准备回到区时,发现陆枭感染了。

    喻菀在离开之前,问她还记不记得,小时候见过一面的,厉家的人,特意告诉她说,她和冒冒小哥哥,是有娃娃亲的。

    陆长安记得,那个小王子一样的冒冒哥哥,他手指纤长,眼睛很漂亮。

    她的记忆里有这个画面,他把那块米糕递给她的样子。

    喻菀说,婚约虽然可能只是双方父母的一句玩笑话,但是,在困难的时候,把他们当作亲人去依靠,也不是不可以。

    陆长安觉得自己很多时候都是很困难的,毕竟父母在她十五岁就走了。

    但是再困难,她自己都熬下去了,她觉得自己其实并不需要别人的帮忙,也可以活的很好。

    她习惯了一个人,从小就习惯了一个人。

    但是她不得不承认,厉慕白是在她最困难的时候,拯救了她的性命。

    这辈子,第一次有一个男人,让她产生了一种想依靠的感觉。

    他让人觉得可靠,安全,他足够强大。假如他没有出现,哪怕她复活了,也还是会饿死渴死在污染区,当时的她已经没有生存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