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101章 等她长大
    听到厉南朔这么解释,宁霜才松了一口气。

    她刚才脑子真的都蒙了,还以为祸不单行。

    还好,是白小时月经漏在了床上。

    “那她止痛药吃了吗?”宁霜立刻追问道。

    “午睡前让她吃了一颗,应该还好吧。”厉南朔面不改色地回道。

    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宁霜只觉得,最近的事情,里里外外,没有一件事顺心的。

    陆友心昨天晚上知道她回了湖城。

    她处理完公司的事情,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多了,回到家,正好看到陆友心和白濠明两人躺在她的床上。

    她甚至怀疑,死者的家属到公司门口拉横幅闹事,就是陆友心怂恿的。

    要不然,怎么那么巧,她几个月才回湖城的家一次,正好陆友心就躺在她的床上?

    白濠明是很混蛋不错,但是因为忌惮着家里的老爷子,从来没有把陆友心,带回家里过,一次都没有。

    所以,这次白濠明的行为,实在是让她寒透了心,她要离婚。

    白小时早就知道,自己外面还有一个妹妹,上小学的时候就知道了。

    所以刚才,她跟白小时说,有点急事要回去处理,就不能陪着她一起考试了,白小时立刻就问,“是因为那个女人吗?”

    连女儿心里都是通透的,关于陆友心和那个私生女。

    宁霜只觉得,心力交瘁。

    她站在原地,沉默了几秒,没说话。

    厉南朔又低声问她,“要喝杯水再走吗?”

    宁霜没有推辞,点了点头。

    她走到外间,盯着厉南朔帮她倒水的背影,看了两眼,忽然轻声开口道,“南朔啊,阿姨问你一件事。”

    “您问吧。”

    “你是不是喜欢小时?”

    她自己的感情生活,已经出了这么大的问题,将来的几个月,她已经可以预见到,会有多么水深火热。

    但是她不想让自己的女儿,也掺和到其中,所以,她必然顾不上白小时这边了。

    但是厉南朔喜欢白小时,他是一个成年人,情不自禁的时候,可能会做成年人情不自禁的那些事。

    她先得把白小时和厉南朔的事情,安置好,才能放心去和白濠明办离婚的事情。

    因为宁霜毫不遮掩的询问,厉南朔倒水的动作,顿了下。

    他背对着宁霜,暗忖了几秒,才端着温水,转身朝她走了过来。

    宁霜接过杯子的同时,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等他给自己一个回答。

    “是,我喜欢小时。”反正以后,宁霜早晚还是会发现的,厉南朔索性坦荡荡地回道。

    “你喜欢她哪儿?”

    宁霜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继续问他。

    “我的意思是,你比她大了十一岁,小时有个小叔叔,也跟你差不多年纪,你完全都可以做她的长辈了。”

    “你的任何一切,都远远成熟于她,你见过的女人,见过的世面,远比她的经历要复杂得多。你是否确定,自己是喜欢她的?”

    “宁姨,我确定。”面对着宁霜咄咄逼人的提问,厉南朔只是肯定地,给了一个肯定的答复。

    何止是喜欢,爱她爱到骨子里。

    “要问我喜欢她哪儿,我说不上来,但是,我从未这么认真地喜欢过一个人,或许是因为从小,就觉得这个小姑娘,有些与众不同吧。”

    厉南朔嘴角噙着一丝淡淡的笑,无奈地回道。

    宁霜看出了他眼里的真切,她阅人无数,对方说的话,是不是出于真心,她可以看得出来。

    而且,她还是比较了解厉南朔的。

    厉南朔被她救了之后,被重新编入普通部队之后,陆陆续续地,和她联系过几次。

    后来他又被编进了精英团,忙得几乎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之后,两人才断了联系。

    不说多了解厉南朔,至少,她知道他,一定不会对自己撒谎。

    她强迫自己,冷静了一会儿。

    喝了几口水,斟酌再三,才轻声回道,“那么,我给你三年时间。”

    “假如三年之后,你还是如此喜欢小时,或者说,越来越喜欢她,确定自己除了她,不能有别人,我就不会再干涉你们。”

    厉南朔没想到,宁霜会这么快地,就接受了他喜欢白小时这件事。

    毕竟如同她所说,他比白小时大了这么多,甚至可以做她的长辈了,一般家长听到这种事,肯定一时之间,无法接受。

    他有些惊讶。

    宁霜却朝他笑了下,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道,“这世上的youhuo太多,我只想好好保护我的女儿,不让她被那些事情污浊,我希望她可以始终保持着一颗纯粹的心。”

    “南朔,阿姨是打心底里的喜欢你,所以相信你的人品,对你放心。”

    “我相信,你们将来若是能够在一起,你一定可以保护好她,阿姨想的,就是这么简单而已。”

    “但我就一个条件,这三年里面,不允许碰她。因为我也得尊重我女儿的意愿,是否愿意跟你在一起,我必须保护好她!不会让她将来留下遗憾!”

    宁霜一句句要求,说得十分清楚。

    厉南朔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没有觉得,她的要求有任何过分的地方。

    “你明白我说的碰,是什么意思吧?”宁霜不等他点头,继续试探性地问他。

    “明白。”厉南朔深吸了一口气,用异常慎重地语气,坚定地回道。

    “您说的每句话,我都会记在心里,一定不会忘。”

    “那就好。”宁霜点了点头。

    紧接着,又警告了一句,“但凡被我发现,你有做出格的行为,就不要怪我,到时候翻脸不认人。”

    厉南朔随即轻轻笑了声,回道,“不会的,不会让您有翻脸的机会。”

    直到宁霜走了,厉南朔心跳得还是有些快。

    他一个人,坐在昏暗的房间里,冷静了许久,那种激动到无法言喻的心情,才稍稍往下按捺了些。

    他看了眼时间,白小时下午两门考试的时间都很短,现在好像在考第二门了,他得过去看看她的身体情况。

    他得去看看她。

    只是看看她而已。

    他不会跟她说宁霜跟他谈的这些条件,绝不会让她误解,他喜欢她是出于其他什么原因。但他会等着她,一直等到她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