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宠悍妻 > 第646章 她一直这么傻吗
    她翻身上了马,靖廷没好气地道:“你知道往那个方向去吗?

    着急什么啊?”

    瑾宁本已经打算策马扬鞭而去,听得他这句话,马上勒住缰绳,讪讪地道:“那请问往哪个方向去啊?”

    靖廷从袖袋里取出一张舆图,道:“你按照舆图走,不出百里,便抵达京城。”

    瑾宁接过,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走了,后会有期。”

    瑾宁说完,扬鞭而去。

    靖廷看着她的背影,淡淡地道:“什么后会无期?

    我也是要去京城的,很快相见有期。”

    他说完,进去马厩牵马出来,出来之后,一把火烧了院子,在火光冲天中策马离开。

    且说瑾宁一路扬鞭按照靖廷给我舆图往京城而去。

    其实,就是走出这院子的地方需要看舆图,进入官道之后,她已经很熟悉了。

    这条路,她无论是前世今生,都跑了许多遍。

    这一切,陌生又熟悉。

    她无暇顾及心里的感受,只一味地狂奔入城。

    和父亲虽然至死都不曾亲厚过,但是,她这会儿特别想见他一面。

    哪怕他依旧是那般冷冰冰的态度。

    在她心里,他们之间早就和解了。

    国公府邸。

    陈国公被罢免了官职,皇上还留他爵位,算是念他早年的功劳和看在甄大将军的面子上。

    只是,他这些年尸位素餐,早就不让人待见,所以,说是迁怒,其实就是顺势罢免,以此来转移外界的视线,毕竟,如今是不能惩处江宁侯李良晟,苏东大败,大周上下都慌了,不能在折损武将。

    尤其,是那么骁勇善战的武将。

    龙太后本已经离宫而去,这些年是偶尔地回来,外人不知道罢了。

    可苏东大败之后,龙太后火速回京坐镇,龙太后入城的时候,便是陈瑾宁被杀之日。

    朝廷最后如何处置这事不知道,陈瑾宁尸体去了哪里,也无人知道。

    江宁侯府那边是把尸体交了出去,但是之后,尸体的下落就无人知道了。

    陈国公登江宁侯府的大门去闹,其实就是想问尸体的下落,倒不是说敢去问罪。

    可惜被打了出来,什么交代都没有,江宁侯夫人杨氏只叫嚣着要断绝两家的姻亲关系,让陈国公以后都不许登门。

    且杨氏直斥陈国公虚伪,陈瑾宁他何曾重视过?

    陈国公受此欺辱,回去之后,便为陈瑾宁挂了白表示丧女之哀,同时也等同告知天下,陈瑾宁和江宁侯再无关系,她是陈家的女儿。

    陈国公若被处罚之后躲起来,畏畏缩缩不敢承认陈瑾宁,谁都不会再留意这个人。

    但是他折腾这么一番,甚至不顾国公府上下的性命,连国公府老夫人的话都敢忤逆,京中反而敬佩他是个汉子。

    陈瑾宁这些年陪同李良晟出征,许多战士其实都知道真正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人是陈瑾宁,许多百姓也都知道。

    说陈瑾宁通敌,很多人都不相信。

    朝廷惩处了陈国公,但是对陈瑾宁身后便再没问罪,也不知道朝廷到底是什么态度。

    是接纳了陈瑾宁通敌的说法,还是没有接受,态度十分模棱两可。

    北漠大军如今压境,京中人人自危,也管不得这事了,只求朝廷再派出大将,击退北漠。

    瑾宁是在这样的氛围之下回到了京中。

    她直奔国公府而去。

    来到这所熟悉的将门府邸,看到外头挂着的白灯笼,白灯笼上赫然写着黑色的丧字,她心中一阵悲伤。

    虽然在这个时空,他对自己总是不闻不问,甚至可以说是憎恨,但是,她死后,他还不算对她太刻薄。

    她翻身落马,忍住眼泪毅然敲开了国公府的大门。

    门房把门打开的时候,看到一个陌生的眉清目秀的男子,不禁诧异,如今竟然还有人来国公府?

    人人都避之则吉了。

    “您找谁?”

    门房客气地问道,对如今能上门的,门房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善意。

    瑾宁道:“我找国公爷。”

    “您是?”

    “青州宁三,陈瑾宁昔日好友。”

    瑾宁沉声道。

    门房怔了一下,沉沉地叹了一口气,“您稍等,容小人进去通报一声。”

    门房先把门关上,然后再进去通报。

    瑾宁坐在石阶上,看着门庭冷落大门口,人人都绕开了国公府门口,不知道是因为办着丧事还是因为不想沾了国公府的霉气。

    过了片刻,门再度打开,门房客气地道:“宁公子,国公爷有请。”

    瑾宁拱手道谢,跟着他进去了。

    门房带着瑾宁到了国公府的书房,管家在门口站着,以前的管家,是特别的气焰嚣张,但是可能经过国公府这一次落难,他知道国公府会没落,看着竟不怎么嚣张了。

    管家敲门之后,把门推开让瑾宁进去。

    瑾宁进去之后,便顺手把门关上。

    书房里头,没有点炭炉,空气阴冷入骨。

    瑾宁看到父亲坐在书房的太师椅上,桌面上摆放着一副收起来的卷轴,她认得是母亲的画像。

    她慢慢地抬眸看向陈国公,见他整个憔悴了,胡茬凌乱,眼窝深陷,愁容满脸。

    自打他死后,便一直牵念,如今出现在她的面前,瑾宁心中一阵悲伤,忍住哽咽的声线,“在下宁三,参见国公爷。”

    陈国公眼底淡淡,“宁三?

    你是青州来的?”

    瑾宁点头,“是,我听说瑾宁出事,特意从青州来看看。”

    陈国公嗯了一声,双手笼在袖袋里头,显得寂寥而沉痛,“她死了。”

    瑾宁没做声,只是微微地点头。

    陈国公沉浸在悲伤里头好一阵子,才道:“你坐。”

    瑾宁慢慢地走过去坐下来,依旧看着陈国公,眸光痴痴。

    陈国公感觉到她的视线有些奇怪,便问道:“你和瑾宁是什么关系?

    我不曾听说过她有一位青州朋友叫宁三。”

    瑾宁轻声道:“她的许多事情,怕国公爷也是不知道的。”

    陈国公怔了一下,面容仿佛是在强压悲伤,良久,才幽幽地道:“是的,她的许多事情,我都不知道,那你能跟我说说她在青州的日子吗?

    在青州,她是不是也这么傻这么无用?”

    瑾宁笑得眼圈发红,“她在青州,有一个绰号,叫青州小霸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