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炼飞升录 > 第二千五百三十一章 再临坊市
    能够让聚合中期的皓轩口吐精血,落荒而走,此中自是有原因。

    此时的秦凤鸣,浑身被一团蓝色光罩所包裹,而手中,拖着一只点亮的灯台,那灯台之上,与一两三尺大小的黑色灯焰熊熊燃烧。

    黑色灯焰虽然通体黝黑,但所散发出的光芒,却是呈五彩之色。

    这座灯烛,正是秦凤鸣在仙山秘境,斩杀了一名其他大陆修士所得到的那诛心焰古宝。

    诛心焰的可怕,典籍之中多有描述。虽然这诛心焰是掺杂了杂质之物,但当初那名大修士仅是祭出,就已然将秦凤鸣在内的数名大修士统统禁锢在了当场。

    当时他距离那名修士远,且见机急速,在对方激发魔焰之前,就已然知晓了此魔焰存在,拼力之下,才让神魂没有立即陷入昏迷,否则他早就被那名修士斩杀了。

    此番面对奸诈且身法诡异的皓轩,秦凤鸣身上宝物众多,但拿对方却是无法,心思电转之下,才想到了这灯台。

    此种掺杂了杂质的诛心焰,虽然可以将化婴修士顷刻侵夺神魂,但当时秦凤鸣凭借强大神魂,还是没有完全被控制。

    故此之下,他也知晓,此物只能重创聚合初期修士,对上聚合中期,是否还能有效,就不确定了。

    此时见到皓轩在诛心焰骤然发难之下,还能喷吐出一口精血,激发某种强大遁术远离。心中虽略感可惜,但对手中的诛心焰,却有了更加全面的了解。

    此物虽然不能侵夺聚合中期修士的神魂,但对聚合中期修士的法力,绝对有极为强大的克制功效,否则皓轩绝对不会喷吐出精血,消耗自身精元逃遁。

    看视手灯焰,秦凤鸣一收而没。接着体内法力急涌,控宝诀施展而出,神殿也随即消失不见。

    看视身周之地,眼中似有欢喜之色闪现。

    此一番争斗,秦凤鸣对自身手段实力,也算真正有了了解,面对聚合中期修士,已然有与对方一争高下的实力,但要说能够擒杀对方,那将之内靠运气以及手段相克才可。

    如果对方是一名鬼道或是魔道聚合中期修士,凭借玄微上清诀秘术强大的克制功效,定然能力压对方一头。

    但如果是正道修士,那就没有了对对方强大的功法克制之效。

    扫视一眼远处不少修士停留远处不敢靠近,秦凤鸣并未耽搁,身形一闪,便向着烈阳门坊市所在飞遁而去。

    虽然与皓轩争斗消耗了大量法力神魂之力,但此点对秦凤鸣而言,是九牛一毛,根本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

    此番林州之行,还未达到目的,自是不能甩手就走。对于皓轩是否会请隐逸宗的那位聚合后期师兄现身,秦凤鸣当然不会担心。

    林州距离隐逸宗无数万里之遥,就算传递回消息,那位聚合后期修士亲来,到达此地之时,他早已返回莽皇山了。

    看着面前浑厚的禁制罩壁,以及数以百计的修士滞留罩壁之外,秦凤鸣脸上微笑显露。

    西门炎并未跟随前去查看他与皓轩的争斗,不外乎就是不想此时沾染上两大超级宗门间的任何争斗。

    烈阳门,在一流宗门之中,属于末流之列。先前受制于隐逸宗、梵音寺一方,也是行事所迫,此番莽皇山传出消息,又有三位大修士进阶到了聚合之境。如此之下,莽皇山已然有了叫板隐逸宗的实力。

    如此之下,烈阳门自是不敢再对莽皇山有何不轨心思。

    并且此次皓轩亲来烈阳门,更是一上来张口就要炼制烈日混元珠的炼制之法,这让西门炎也是愤恨不已。虽然皓轩提出的兑换条件也是极为丰厚,但作为烈阳门镇门之宝的炼制之法,那里能轻易交出。

    烈日混元珠,自从莽皇山一战,已然被修仙界所传诵。

    虽然烈阳门不知莽皇山少主自何处得到那些烈日混元珠,但烈日珠混元珠的名气,已然大起。

    这让烈阳门名气大增同时,也让有众多成丹、化婴修士前来加入。

    但如此之下,也让烈阳门一时处在了众矢之的。好在众宗门知晓烈阳门与隐逸宗关系匪浅,故此无人敢前来逼宫。

    此次皓轩亲来,却也让烈阳门一时无措。就在西门炎不知如何拒绝之时,却收到了坊市有两大商盟比斗之事,故此才与皓轩匆匆来此。

    见到莽皇山少主竟轻易跟随皓轩离去,西门炎当然知晓双方绝对不会好言相见。争斗自是不可避免。

    一向与隐逸宗交好的西门炎,心中竟然希望莽皇山少主获胜。

    只要秦凤鸣取胜,皓轩自是不会再待在此地,那烈日混元珠的炼制之法,自然也不会再被皓轩讨要了。在已然详加言说混元珠威能之后,想来隐逸宗也不会再惦记这宗宝物了。

    但对秦凤鸣能够战胜皓轩,西门炎也仅是心中想想而已。

    虽然修仙界传闻,冷刹是被秦凤鸣祭出的一件混沌灵宝仿制之物击杀,但已然有所防备的皓轩,自是不会蹈冷刹覆辙。凭借区区一名化婴顶峰修士,要想在对方全神贯注之下灭杀一名聚合中期之人,无异于痴人说梦。

    虽然如此,但西门炎还是决定暂闭坊市,等事态过去再说。

    “西门道友,秦某前来拜访,还请道友现身一见。”站立坊市之外,秦凤鸣并未低调,体内法力一动,一声不大的呼喊之声便自响起。

    伴随蕴含庞大能量的呼喊之声,正在坊市一处高大殿堂房间之中心绪不宁的西门炎,身形陡然一震,神识急速释放而出。

    “莽皇山少主竟然从容返回,难道他竟然战胜了皓轩不成?”

    悠远的话声,直接便传进了西门炎耳内。闻听之下的西门大修士,竟然第一时间呆滞了一下,脸上更是震惊之色闪现而出。

    看着禁制之外站立的毫无异样显露的青年修士,他不由口中急语而出。

    一顿之后的西门炎,此时自是不可能当缩头乌龟,虽然心中大为不解,但还是身形急速闪现而出,出离了坊市禁制。

    “秦少主勿怪,先前坊市之中略有争执,故此老夫才暂时封闭,不知此番少主来到我烈阳门坊市,可是有何需要老夫帮忙之事?”

    将禁制撤去,西门炎出现秦凤鸣面前,抱拳拱手,客气说道。看视面前青年,西门炎虽然心中大有疑问存在,但也并未直接表现出丝毫异样神色。

    “哈哈哈,西门道友客气了,此番来到贵门近前,难道西门道友不想请秦某进入稍作片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