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炼飞升录 > 第二千八百八十八章 恐吓
    五彩光霞一闪,秦凤鸣已然到了殷姓中年身旁,手一伸而出,一具面现惊恐之色的小婴已然出现在了其手中。

    “小辈,你……你竟将老夫的肉身损毁了。”

    就在秦凤鸣将殷姓中年丹婴擒下之时,不远处一具尸体身上闷响声中,一具小巧丹婴也已然闪现在了众人面前。

    秦凤鸣就算手段再如何强大,也绝对不可能在如此短时间之内将两名聚合修士的丹婴都擒下来。他只不过是就近出手。

    惊魂嘘与流萤剑,秦凤鸣本就已经使用的极为纯熟。

    而朱姓老者与隐形中年二人,在见到一名聚合初期修士如此轻易就被对方擒拿之下,心中已然惊诧大起。

    二人所警惕的,是秦凤鸣的强大肉身与那恐怖威能蕴含的巨爪。

    如此情形之下,骤然而现的惊魂嘘,就是一名通神修士也难说就能抵御,丝毫不受其影响。

    但惊魂嘘的功效对聚合后期修士已然极其微弱,在流萤剑将朱姓老者肉身损毁之时,其神魂已然恢复了清醒。

    面对体内有一股异样能量肆虐,朱姓老者根本就没有丝毫犹豫,强自将躯体碎裂,丹婴激闪,独自逃离而出了。

    就在这一瞬间,与其一起的殷姓中年修士,已然被对方生生擒拿下了丹婴。

    面对如此难以想象的情形,朱姓聚合后期修士的丹婴,已然恐惧到了极处。不仅没有立即施展瞬移神通远遁,反而口中惊声呼叫出声。

    “既然你不想走,那就留在此地吧。”

    一股磅礴的阴雾陡然展现,瞬间便将方圆数百之地笼罩在了当中。朱姓老者的丹婴,在惊恐之中,也被急速而现的阴雾裹入到了其中。

    骤然感觉恐怖腐蚀之力临身,小巧丹婴才猛然惊醒。

    但在鬼噬阴雾之中,丹婴的瞬移神通,已然难以再施展。

    一团碧绿鬼焰骤然而现之下,朱姓老者的丹婴,顿时便陷入到了漫天鬼火笼罩之内。

    仅是丹婴存在的朱姓老者,身上众多秘术手段已然不可施展。

    面对鬼噬阴雾与玄阴鬼火的联合围困,竟然只能拼力抵御,难以急速挣脱逃离了。

    秦凤鸣并未移动身形,仅是手一挥,一道碧绿丝线出现其指尖,一闪,便隐没在了漆黑的鬼噬阴雾之中。

    一声惨呼乍然响起,阴雾一卷,小婴已然到了秦凤鸣面前。

    “现在三名首恶已然被秦某诛杀,你等谁还想上前争斗吗?”阴雾席卷而没,秦凤鸣的身形重新出现在了当场。看着面前正自惊恐大显的数百修士,一声犹如来自地狱的呼唤响彻在了数百修士耳中。

    看着三名极其依仗的聚合老祖仅是瞬间便消失不见了踪迹,数百名殷家修士,无不心中胆寒大起。

    三名化婴顶峰修士,几乎没有迟疑,身形一闪,便向着远处逃离而去了。

    就在众修士心中明了,也想四散而遁之时,那三名急速驾驭遁光而逃的化婴顶峰修士,几乎同时惨呼出口,三具尸首不分先后的跌落向了石地之上。

    看着三具丹海处一个透明窟窿显现的尸身,数百殷家修士,刚刚想要逃离的心思,立即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一个个面露惊恐的停身当场,没有一人敢再擅自移动一步。

    秦凤鸣在阴雾之中,便已然将风雷清焛剑祭出了。

    凭借融合一起的五柄剑刃的强大隐匿功效,自然极为轻易就隐蔽在四周之地。要想斩杀几名化婴顶峰修士,当然不会是什么难事。

    就是要想灭杀面前这数百名殷家修士,对他而言,也不会费什么事,但他此时却不想如此做。

    且不论殷家与其他势力有何纠缠,就是这大杀戮,秦凤鸣心中也不会担负。

    “只要你等不妄动,秦某倒也不会出手灭杀你等众人,但真要敢不轨,那刚才三人,便是你等榜样。”

    看视面前战战兢兢的数百修士,秦凤鸣话语不带丝毫色彩的平静说道。

    “拜见主人!”随着秦凤鸣的转身,面现惊喜神色的狼元三名化婴顶峰修士,带领数十名鬼修,纷纷悬空跪伏下了身躯。

    狼元众人,先前已然做好了陨落心里准备。

    面对对方数百名修士的围困,众鬼修心中明白,就是那三名聚合修士不出手,他们此番也休想能够活离此地。

    虽然心中知晓必死,但数十名鬼修,并没有一人有丝毫惊恐显露。

    众人能够活着出离仙遗之地,已然是比阴魂之域中的那些鬼修不知要幸运多少倍。有生之年能够出离仙遗之地,众人心中已然心满意足。

    就在众人以为必死无疑之时,却是见到心中最大依仗的秦凤鸣乍然现身,并施展强大神通顷刻就将对方三名为恶的聚合修士擒杀当场,众人心中的惊喜与感激,已然难以用语言言说。

    “各位道友请起,如果秦某能够早来些时日,当然不会发生如此之事。我等不主动惹事,但如果他人胆敢招惹我等,自然不能与之善了。狼道友,不知此次争斗,有几人陨落了?”

    看着面前众人,秦凤鸣表情平静,手一挥,将面前数十名修士用真气搀起。看视一眼众人,眼中一丝厉芒闪现而出。

    “回禀主人,此番争斗,有胡道友与三名成丹同道陨落了,还有几名外出未归,不知是否被那些宵小之人擒杀了。此时还有五十四名道友存在。这些恶徒能够寻到我等藏身之所,想来那几位道友也凶多吉少了。”

    转身看视身后众人,狼元表情显露激愤之容的开口道。

    “秦某当初只是想让各位寻觅一处闭关之所,并不想招惹他人,哪里想到,竟然还是发生了如此恶劣之事,既然如此,那今日我等就占据了殷家,让殷家成为各位的奴仆。”

    秦凤鸣当初当然知晓来到桃郁山脉会有一些危险,但他认为,在有两名聚合中期修士存在下,只要不占据偌大的山脉之地,就可与殷家和平共处。

    但事与愿违,人无伤虎意,虎有食人心。

    既然如此,一不做二不休,那就彻底解决一番此事好了。

    “赵道友,请带领狼元众位道友,去将那些殷家修士统统禁锢了法力,如果有人胆敢反抗,一律立即连神魂精魄一并斩杀。”

    秦凤鸣话语并未刻意收敛,方圆千丈之内的众人,自然听得清清楚楚。

    听闻到秦凤鸣之言,赵平立即答应一声,带领众鬼修围拢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