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古最强部落 > 第75章 驯养凶兽
    啊!

    一瞬间,夏拓差点没坐住,巧儿说啥?

    巫…巫士!

    她成巫士了!

    “巧儿你说啥。”

    他下意识的再次出声问道:“说谎可不行的。”

    “族长阿叔,巧儿成为真正的巫士了,没有说谎。”

    “真的。”

    直到这一刻,夏拓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巧儿才多大,成巫士了?

    苍天啊!

    开眼了。

    真好。

    “快给族长阿叔说说,你怎么成为巫士的?”

    反应过来的夏拓忙说道。

    “唔~。”

    巧儿嘟了嘟嘴巴,歪着头想了想,然后萌萌的说道:“就这么成为巫士啦。”

    “额……”夏拓一愣,随之露出了一抹苦笑,这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看着巧儿一脸萌萌的样子,他也很无奈啊,就这么成为巫士了,你说气人不。

    都是他这个族长统领有方啊~~~哈哈……

    “族长阿叔,我要去告诉巫爷爷。”

    “去吧去吧。”

    夏拓笑眯眯的挥着手,看着巧儿蹦蹦跳跳的跑出了族殿,眸光落到了旸的身上。

    “族长,巧儿还带回来一头杂血凶猿,怕引起族人的混乱,没敢带进部落,在部落外的林子里趴着。”

    “哪来的凶猿?”

    夏拓一愣,这又是怎么回事?

    “俺也不知道。”

    旸也很委屈,俺哪里知道嘛。

    就是巧儿伸了伸手指头,那头杂血凶猿就温顺的跟个兔子似的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凶兽中的败类。

    等到旸将他们此行的过程一一说完,夏拓也不由的乐了,巧儿还真是个小福星。

    出门都能带一头杂血凶兽回来。

    “这些天累了吧,接下来在部落休息些时日。”

    旸走出族殿,夏拓起身朝着大长老走去,巧儿带回来一头杂血凶兽,让他想起了他好像忘了一件事情。

    当初从大千部落带回来的传承中,其中有一部分包括豢养凶兽。

    “族长,您今个怎么有空来老夫这里了。”

    大长老石屋,匆匆从部落里返回的长老看到夏拓坐在自己石屋里,感到很不可思议,不由得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在朝着石屋中看去。

    眼没花,族长真的来了。

    抓起手杖上的绳结,一二三四五六七……

    族长这么多天头回来他这里。

    过分啊大长老。

    大长老的动作让夏拓翻了翻白眼,我有那么懒么。

    “族长有何吩咐。”

    “当初大千部落得到的传承中,有关豢养凶兽的兽皮卷是不是还在压箱底。”

    闻言,大长老愣了一下,随之拍了一下手中的手杖,说道:“是是,老夫都给忘了。”

    说罢,大长老翻箱倒柜的找出了两卷兽皮卷,递给了夏拓。

    “族长,这应该就是了。”

    夏拓打开其中一副兽皮卷,看到上面画着小人和一头头凶兽,还有用石柱围栏围起来的样子。

    “这是青风马吧。”

    大长老接过兽皮卷仔细的看着上面朦胧的画面,点了点头道:“是青风马,这种野兽既能食肉又吃草,性子相比其他凶兽算是温和了很多。”

    “这是七彩鸟。”

    另一副兽皮卷上所化的是一只尾巴上长着七种色彩的大鸟,看模样应该有半人多高,高高的冠子很是盛气凌人。

    “大长老,让族人也尝试着豢养一下,记住抓一些幼兽。”

    “是,我这就吩咐下去。”

    闻言,夏拓点了点头,谁让他是族长,夏部落他是老大,除了自己修炼、吃饭、睡觉外,什么事情吩咐一声就好。

    没得办法,谁让咱有这个条件不是?

    我有一个部落,嘿嘿。

    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大长老石屋,他转身朝着图腾殿而去,图腾殿中的嘶吼声愈发的浓烈。

    要疯了要疯了。

    要死了要死了。

    四道壮硕的身影,眼睛红红的跟个兔子似的,不时还会迸溅出两道凶光。

    “谁,出来。”

    洪大吼,全身肌体迸发着力量,挥拳间有呼呼的风声呼啸。

    “啊啊啊~~~”

    夏拓走进图腾殿,刚好听到他们四人在鬼哭狼嚎。

    “族长今天揍谁,俺忍不住了。”

    黎一把扑上前来,大吼一声。

    “俺也是,是大虎,还是杂血金毛犼,还是黑鳞大蟒蛇。”

    “俺要一个打两个。”

    ……

    “今天没有。”

    夏拓捏着鼻子,用手挥了挥面前的空气,就看到呜呜趴在图腾柱上正在挤眉弄眼,显然这小东西在捉弄四人。

    “从今天开始你们自行进入荒林狩猎,每天必须往部落里带回来杂血境的凶兽四头。”

    “才四头。”

    巨撇了撇嘴,族长也太瞧不起俺们了。

    “族长俺给你带八头回来。”

    对付普通的杂血境凶兽,一个小拳拳砸死一个。

    “我要活的,谁把我的杂血境凶兽皮毛给弄破了,我让他单独跟我练练。”

    “啊……”

    顿时洪、巨四人一下子苦了脸,打死好弄,不让打死咋办?

    “今天天色已晚,就从明天开始吧,你们也出去透透气,看把图腾殿弄得乌烟瘴气的。”

    看着洪四人逃一样的跑出去,夏拓眸光重新落到了呜呜的身上。

    “怎么样了,他们四人有没有进步?”

    和呜呜相处了一段时间后,夏拓也摸索出了呜呜一些动作的含义。

    裂石、开山两大武道阶层之间的差距是量到质的变化,力量在体内急剧暴涨,从而激发体内的内息衍生。

    “呜~~~”

    呜呜兴奋的打了个滚。

    这意思夏拓明白,是还不错,挺好,都有进步。

    “那想要成为开山境战士还需要多久?”

    “呜~”

    伴随着一声急促的呜咽声,呜呜摇了摇头。

    得,这是不行。

    看来还得从长计议。

    ……

    距离夏部落十多个山头之远的一片老林中,厚厚的落叶堆积,茂密的枝叶遮蔽着阳光。

    林子深处,一头长着长长獠牙的青狼,浑身散发着暴虐气息,口中咬着一头麋的尸骨走着,它突然看到前方出现了四道人影。

    嗷~~

    顿时,青狼扔下了嘴中的肉,如同箭羽裂空一般,裹挟着阵阵腥臭气息朝着四道身影扑去。

    “找死。”

    “有狼嗨。”

    “揍死它。”

    呼!

    青狼瞪着大眼,它看到四个人竟然不怕,青色的眸子中迸发出了狰狞,狼爷让你们好看。

    嗷~~

    然而下一刻,狼爪和一个拳头撞到了一起,顿时狂野的力量将爪子击断,剧痛让它发出了悲鸣。

    轰轰!

    然而这还没完,只感觉头上和狼头上轰鸣,它就陷入了黑暗中。

    轰!

    青狼横飞出去砸断了几颗大树,重重的砸落在地上,狼头和狼腹部深深的凹陷下去,皮毛卷起,血色潺潺,狼眼瞪得大大的,哪怕是死了依旧还散发着凶悍气息。

    “给俺留一拳。”

    黎匆匆跑过来,看到眼前的模样,搓了搓大手,嘿嘿说道:“你们下手太重了,族长的皮都给打坏了。

    在他旁边洪三人也是一脸的郁闷,族长的皮不好弄啊。

    谁看到凶兽不是一顿暴揍么,哪里还能顾忌皮毛。

    这青狼也实在是太不抗揍了,一人一拳就给撂倒了。

    “你们打坏的,不管俺的事情。”

    “再遇到凶兽可要下手轻一点,不然族长的皮再被打坏,族长就要生气了。”

    洪看了看黎,说道:“你把这头青狼拖着。”

    看着三人走远,黎嘟囔着,从怀里拿出一个用藤条编的小人,用手打了两拳,接着又塞进怀里,才将青狼拖着跟了上去。

    ……

    啾。

    一声清脆的啼鸣响起,夏拓看着面前稚嫩的小翅膀不断的扑棱,嘴里不断乱叫的小家伙,伸手捏了一根肉条就要朝前扔出。

    啾。

    不待他扔出,幼鸟就已经扑了上来来,顺带给了他指头一口。

    “小东西还挺凶。”

    这是一只金背苍鹰的幼雏,体内血脉不错,成年后有机会可以成为纯血凶兽,是部落族兵外出狩猎从山崖上掏回来的,小家伙刚刚睁开眼,却已经逐步开始露出了凶性。

    砰!

    夏拓直接一脚踢出去,小家伙被踢飞了数米远。

    啾!啾!啾!

    被踢飞的小东西不但没有害怕,眼中凶光更盛,尖叫声更加的尖锐,扑棱着翅膀就要朝着他扑来。

    砰!

    砰!

    砰!

    ……

    啾。

    被踢了不知道多少下的金背苍鹰幼鸟终于知道了害怕,不敢扑上来了,离得夏拓远远的扑棱着翅膀,一双淡金色的眼眸中闪烁着凶厉。

    这让夏拓微微叹了一口气,凶兽果然不是轻易可以驯养的,一头幼兽骨子里就铭刻着凶厉的骨血。

    起身抓住幼鸟,将其扔进一旁藤蔓编织的藤笼中,他准备饿它几天。

    部落里的事情族人各有分工,故此他这个族长除了修炼外,还真没多少事情可做,故此开始研究驯养凶兽来。

    可惜效果不佳。

    ……

    啾。

    饿了三天后的幼鸟被夏拓拎出了笼子,依旧是扑棱着翅膀尖叫,眼中凶悍劲更甚了几分。

    夏拓将手中的肉条抓着,小东西并不敢前来抢夺,而是远远的低声叫唤着。

    “吃吧。”

    将肉条扔了出去,金背苍鹰幼鸟看了夏拓数眼,方才敢将肉条吞下,吞完后又看着夏拓。

    “不错,乖。”

    看到小家伙知道了害怕,夏拓点了点头,再次抓起一根肉条抛去。

    啾。

    没成想,这家伙再次扑了上来,张口给了他手一下子。

    砰!

    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