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孓然踽行 > 第80章 借钱
    张洋揣着钱从公司出来回到宿舍,想了想,上网去找房子。这边肯定是不能住了。

    他自己也没刻意的去想,自然的就选择了大渡口。

    晋愉绿岛锦天国际香港城,翠柏小区,看了一圈儿,最后选在了豪俊阁。

    签了合同交了押金才发现,站在屋子的阳台上,正好能看到旅游学校的大门。

    收拾了一下,叫了台货车就把家搬了,把宿舍钥匙还给了老郑。

    都摆弄完,想了想,还是给杨洋打了个电话:“以后别去汽博了,我辞职了。”

    “又辞职?你搬哪去了?”

    “……,豪俊阁。”

    “豪俊阁?我们学校对面啊?是吧?”

    “嗯。”

    “嘿嘿,那可真好,我上班方便了。”

    “你就在你孩子那边住着吧,这样挺好。”

    “你管我。”

    ……

    没过几天,杨洋就住在这边不走了,她上班在这确实近,走过去三五分钟,相当方便。

    张洋也没刻意去安排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但也没有那么生气了,一切在淡淡的往前走。

    到了秋天,重庆的天气并没有凉下来多少,不过雨水开始多起来,一个星期下两场,一场三天,一场三天半,天气一直阴绵绵的,空气也是湿漉漉的。

    树叶花草上的落尘被雨水冲刷的干干净净,站在楼上看着下面一片碧绿心情也会好起来。

    张洋喜欢下雨的天气。

    ……

    “喂?老张,在忙什么?”

    “没忙什么,有事儿?”

    “有个活你做不做?”

    “什么活儿?”

    “大的小的,你做哪一个嘛?”

    “大的是什么?小的是什么?”

    “大的,我们江津建酒店撒,你晓得撒,做不做嘛?”

    “不做,做不起,你那个我估计,在重庆找不到,得去外面找。”

    虽然张洋没做过五星级酒店装修,但是并不妨碍他了解。

    五星级酒店的装修可不是那么简单,需要的资质经验先不说,就一个前期垫付就没有几个人能受得了。

    那资金需求都是以亿为单位的。

    “哈哈,要得。我们公司在南岸买了两栋楼,要做成精装,你搞不搞嘛?”

    “在哪儿?两栋楼啊?”

    “对头,两栋,聚丰江山里,晓得不嘛?”

    “不知道,具体在哪?”

    “海裳溪,李嘉诚盖的那个双子楼你晓得撒?”

    “知道,南滨路那边,在那边上?”

    “从那里进去上山,从体育馆儿转上去就到老,好找,做不做嘛。”

    “一平多少钱?”

    “合同签一千陆,实际支付一千一给你,晓得撒?”

    “一千一?那也弄不出什么像样的玩艺儿啊?到是能做。我去现场看看嘛,你有没有图纸?”

    “没得,没得图纸,那边建筑还没有交,看可以看,价格也豆是这个样子老,你要是感觉能做就过来。”

    “什么条件?”

    “质押金五十万,其他没得,开工后开始拨款,七个月工期。”

    “那还交质押金干什么呀?我直接开工做到五十万你们再付款不行吗?”

    “不得行,必须要交。”

    “行吧,我过去转转,不急吧?”

    “不着急,楼还没有交付。说妥了做撒?说妥了我就不找别个老。”

    “行,做,你别找了。”

    挂断小助理的电话,张洋琢磨了一下,还得得去看一眼,对那边的楼盘了解的太少了。

    想了想,穿好衣服下楼,准备去南岸转转。

    到卫生间洗了把脸,房门一开,杨洋回来了,拎着些东西。

    “干什么?”

    “学校给的,你要出去呀?”

    “嗯,去趟南岸。”

    “干什么?”

    “有事儿。”从汽博回来以后张洋就不太和杨洋像以前那样说话了,心里始终别着点劲儿。

    “我也去。”杨洋放下东西和包包,挤进卫生间撒了泡尿,照了照镜子出来:“走啊。”

    张洋皱了皱眉头,进去按水箱冲了水,出来往外走。杨洋上厕所总是忘了冲水。

    说实话,重庆的女人大部分都是这样,在外面光鲜亮丽温柔动人,一回家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又懒又邋遢,头不梳脸不洗的脾气暴躁的很。

    如果你在小区里遇到一些穿着家居服戴着帽子的女孩儿不要以为那是洋气,那只是她懒得洗头。

    杨洋嘿嘿了几声,过来挽住张洋的胳膊,两个人下楼。

    前面说过,杨洋的记忆力像鱼一样,什么事儿转眼就忘了,而且是真的忘了,像没发生过一样。

    张洋的心里还没别过来劲儿,她已经完全恢复到了以前,什么秦皇岛?什么游戏?

    她心里是存不住事情的,回来没几天自己就主动交待了,十一那几天去了秦皇岛,去见一个肛肠科医生,据说是个胖子,长的也一般。

    连电话号码杨洋都给了张洋,秦皇岛的号,尾号是两个三好几个八。

    从回来杨洋也确实没再玩完美世界了。起码没在张洋面前玩过。

    两个人下了楼,张洋开车,去南滨路。

    这边张洋不太熟,就是去洋人街来回走过几次,知道双子楼是因为它有名,弄的金色的外观,想记不住都难。杨洋徐外。

    到了江南体育馆拐上去,正想找个人打听打听,杨洋指着前面拐弯的地方问:“是那不?那里,聚丰江山里。”

    是地产商立的广告牌,张洋对着牌子开了过去,结果不是,这是南山道,江山里还在上面。

    楼看样子是刚刚封顶不久,工地上乱糟糟的到处是荒土废石,到是有个大门,整的还挺像样的,有保安在维持秩序,不过对进出车辆看都不看。

    张洋直接把车开了进去,顺着进门右手边往上的坡路开上去,按着小助理说的找到那两栋楼。

    很好找,就是顺这条土路上来最后一栋,然后再往里一栋。

    机器设备轰隆轰隆响,浑身泥土的工人往来穿梭,两栋楼都在做内部填弃和管路了,看样子离交房也用不了太长时间。

    因为还没有施工完,楼上也看不出什么来,张洋问了下保安,和杨洋去了售楼处,拿了两栋楼的户型图。

    有了户型图就能算出成本了。

    开车从半山上下来,杨洋说要去逛逛南滨路,双子楼对面就是南滨路公园的大门。

    把车停好,两个人溜达着走了进去。

    其实没什么玩的,也就是看看江景,这会儿近冬了,江水枯萎,大面积的江床露在空气里。

    这里从上面看没有什么,就是临江行道和草坪绿地,东西都在下面,一整排顺着江边全是麻将馆歌厅还有饭店。人还挺多的。

    这地方有个特色,每年夏天淹一次。

    也不知道当初的设计者是怎么想的,商业房全在地平面以下,夏天江面上涨,到了汛期就会把这些商业用房全部淹没,然后再一点一点吐出来。

    于是这边的经营者就得一年撤退一次,然后打鼓重来。

    一年装修一次,弄的这下面的店铺全部是那种相当廉价的装修,甚至就是把墙刷一刷挂几条塑料藤花就完事了。谁也消耗不起呀。

    所有的电器全部是明线,到时候拆着方便。

    所以来这边玩的外地人千万不要去看装修下判断,也不要瞧不起,实在是没办法,其实在这开店的那都是相当有钱的。

    长江和嘉陵江延岸都差不多,都是一年一淹,不过南岸这边店铺要多一点儿,嘉陵江边尽是小厂子,店铺不多,大多数也是烧烤。

    两个人顺着江边走了一会儿,找了家饭馆吃了饭,这才上来往回走。

    用了两天时间,张洋把工程成本算了出来,感觉还可以。

    没想到这次却发生了变化,单价又下调了,小助理打来电话,有点不好意思,说单价每平方只能给到八百了,这是最终的决定,不会再改了。

    合同还是签一千六。

    张洋放下电话叹了口气,这些人太狠了。

    八百的精装房,呵呵。

    其实对精装房他还是相当了解的,也参与过几次,像重庆公馆,雍江苑什么的,反正,亲朋好友他都会劝告一声不要买精装,还是清水房来的舒服一些。

    至于那些楼盘打出来的样版房,呵呵。

    单价八百能不能做?能,别说八百,五百都能,反正除去利润有多少用多少呗。

    但其实已经没有多大意思了,除非你就能坦然挣钱没有点其他的心思。

    张洋做不到,他连现在的大部分装修公司那一套都有点接受不了呢,和精装房相比,装修公司那就相当有良心了。

    “那还做不?”杨洋问他。

    “想做,扔了也怪可惜的,就是挣不太多了,而且,要五十万押金呢。”

    “不交不行啊?”

    “肯定不行。”

    杨洋咬着嘴唇想了想,问:“那我想想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

    “我找找罗局问问,行不?跟他好了那么多年呢,从来没求过他什么。”

    “你多伟大呀,从来只是付出从不索求,车费开房都是自费。”张洋忍不住潲了一句。

    “哎呀,说那些。要不要吗?”

    “能搭理你呀?你试试吧。”

    杨洋给那个罗局打了电话,罗局到是没说不行,让他们去观音桥找另外一个人。

    两个人开车去了洋河东路,在北城天街边上找到了罗局说的那个人,也是巫山出来的,是专门放水的,也就是高利贷。

    到是挺痛快,让杨洋签了字,利息算的也特别低,直接取了五十万现金给他们。

    五十万现金没有多少,普通的纸拎袋一袋半,不过拎在手上有点重。

    张洋开着车带着杨洋去天星桥签工程合同。

    一路上张洋的心里都有点复杂,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来。

    到了富侨这边,光是把钱存进银行就花了有一个多小时,要一叠一叠反复的数啊。

    而张洋在一边心里越来越不是味道,总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什么错事一样。

    钱还没数完,张洋叫住银行的营业员,把钱又重新装好,提出来放到了车上。

    “怎么了?”杨洋有点不明白。

    “算了,这钱不用了,我再想别的办法。”

    “为什么呀?”

    “这是你用什么换来的钱不知道啊?而且还要利息,真特么扯,算了,不用。”张洋说服了自己,开车跑到观音桥把钱还了,把杨洋签的借条拿回来撕了。

    “那怎么办?”杨洋也没反对,只是问张洋的打算。

    “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