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代3太爷传奇 > 第二十一章 太爷收徒
    萧初九按照萧老道的吩咐,解开狼孩的双手,捆住了狼孩的双脚。狼孩毕竟是母狼养大的,不会解绳子,双脚被捆以后,只是一味揪扯,不料却越揪越紧。

    萧老道走过去把熟牛肉递向了他,狼孩顿时双眼冒光,显然是饿坏了,不再跟绳子叫劲,抢过熟牛肉埋头啃了起来。

    萧老道见状,轻轻叹了口气,等他返回坐好以后,我太爷问他,“萧兄,你们到镇子上打听到关于狼孩的消息了吗?”

    萧老道看了我太爷一眼,惭愧地摇了摇头,说道:“十一刚到镇子上就毒发不醒人事,我只顾着救他了,哪儿还有工夫打听消息呀……”话没说完,萧老道就是一愣,反问我太爷,“刘兄弟,你说刚才……刚才那副枯骨是狼孩母亲的,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太爷端起酒坛,敬了萧老道一杯,把他自己从跛子那里问来的信息,详详细细给萧老道说了一遍。

    萧老道听完,皱起眉头说道:“如此说来,这狼孩父母都没了么?”

    我太爷点了点头,“不但他父母没了,就连他的亲戚官府也没找到,刚才的尸骨老哥你也看过了,肯定就是狼孩母亲的,那跛子也没胆量骗我,说的应该都是实话,只是可怜了这孩子呀。”

    萧老道听我太爷这么说,似乎心有所感,打量了我太爷几眼,问道:“老弟,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呢?”

    我太爷攥了攥手里的酒坛,“还能有什么打算,这事儿既然让我遇上了,我就得管它一管,我想替狼孩他们家里报仇雪恨。”

    萧老道顿时『露』出一脸无奈,说道:“我就是知道你会这么做,那报完仇呢,这孩子又该何去何从?”

    我太爷一听,不吭声儿了,他就是一个快意恩仇的『性』格,做事很少想善后的事儿,萧老道接着说道:“咱总不能把他放归山林,让他继续做畜生吧?”

    太爷心头一动,看了萧老道一眼,他感觉萧老道这话里好像有话,于是反问萧老道:“萧兄有何打算呢,我听萧兄的。”

    萧老道顿时笑了,不紧不慢地说道:“眼下……咱们还是缺人手,老哥我手头上还有一座大墓,人少了可不行,依我看,不如把这孩子带上,反正他也没亲人了,你收他做徒弟,我来教他做人……”

    “什么,我收他做徒弟?”没等萧老道说完,我太爷连忙打断了他,“这可万万使不得,我自己还没出师呢,再说他只比我小了五六岁,我怎么能当他师父呢。”说着,我太爷顿了一下,“萧兄,我看不如你收他为徒,以你的年龄和阅历,都非常合适。”

    萧老道轻轻摇了摇头,“不行呀,老哥我可不能再收徒弟了,以前有位高人看过我的命格,说我命里只有两个徒弟,要是再收徒,就会师徒反目,流祸无穷。老弟呀,为师者,不论年纪大小,有技艺在身者当之,你响当当的屠龙大侠,不但一身好武艺,还身兼驱邪驱鬼术,名传黄河两岸,虽说年轻,但你有收徒的资格,再者说了,既然咱们真心要留下他,那就得给人家一个名份,总不能像畜生一样对待,你说是不是?”

    萧老道这番话,说得我太爷哑口无言,最后,太爷勉强答应了,不过,眼下狼孩还是畜生心『性』,不可能给太爷行拜师礼,按照萧老道的意思,暂时先收下,等他把狼孩调教好了,再叫他三拜九叩,正式拜师。

    就这么的,我太爷稀里糊涂收了个徒弟,他是个义薄云天的人,既然狼孩有了自己徒弟的名份,自然要对他倍加关心,至于狼孩他们家里的仇,我太爷越发上心,从开始的同情,变成了眼下的使命。

    我太爷看看埋头啃肉的狼孩,对他语重心长地说道:“为师明天就帮你们家报仇雪恨,这就当为师送你的见面礼。”狼孩当然听不懂我太爷在说啥,依旧狼吞虎咽啃着牛肉。

    酒足饭饱以后,几个人把大殿里简单收拾一下,用包袱当被子,就这么在破旧的大殿里睡下了,不过,我太爷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他心里合计着,该如何给狼孩报仇雪恨。

    替别人出头这种事儿,我太爷之前也不是没做过,但是,凡是都要有个计划,都要出师有名,要不然传出去,自己跟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响a qiang盗又有啥两样儿呢?

    太爷这边睡不着,萧老道似乎也睡不着,隔一会儿就起来看看萧十一,似乎生怕萧十一夜里出啥状况。

    等萧老道再次起身看萧十一的时候,我太爷也坐了起来,萧老道先是一愣,随后压低声音问了我太爷一句,“刘老弟,怎么还没睡呢?”

    “我睡不着。”说着,我太爷看看身边的萧十一,萧十一这时已经进入梦乡,太爷宽慰萧老道说:“萧兄,你不必担心十一,我看他吃过饭以后,气『色』好了很多。”

    萧老道叹了口气,自责道:“十一成了这样儿,都怪我呀,我当时不该大意的呀,掏土这么多年,这次的事儿,出的是最窝囊的!”

    听萧老道这么说,我太爷也觉得有点儿对不住萧十一了,因为当时要不是萧老道陪着自己,他也会守在棺材旁边,萧十一可能也就不会中毒了。

    我太爷问道:“萧兄,你是怎么帮十一驱的尸毒呢?”

    “怎么驱的尸毒?”萧老道苦笑了一下:“我用的是一个老方子,说出来……唉,也苦了十一了。”

    “此话怎讲?”

    萧老道一脸难『色』,说道:“其实,驱尸毒的法子,就是以毒攻毒,用茅坑里的石头泡水喝,一块石头泡一碗水,泡两个时辰,这个克制尸毒有奇效,不过,就像老弟你说的,十一中的不算是尸毒,我给他泡了两碗水,花了四个时辰,他喝了两次,这才稍见起『色』,可……可用茅粪石泡的水,有几个人能喝下去的?”

    我太爷不吭声儿了,萧老道也不吭声儿了。

    一个时辰等于两个小时,四个时辰就是八个小时,在这八个小时里,萧老道还想了一些别的办法,比如带十一到镇上看大夫,买些草『药』、自己配置一些解毒的『药』丸等等,反正在这四个时辰里他没闲着,别说打听狼孩的消息,就连给我太爷他们送信儿的时间都没有。

    沉默了好一会儿,萧老道反问我太爷,“刘兄弟,你有什么打算,想怎么帮狼孩报仇呢?”

    我太爷说道:“我想找些证据,等证据确凿之后,替狼孩报官。”

    “报官?”萧老道连忙摆了摆手,“这可不成,现在这世道,guan shang gou jie,那姓朱的家里有钱,恐怕早就买通了官府,再说这都十几年前的旧案子了,上哪儿找证据去,就凭那跛子,他敢上公堂对证吗?”

    萧老道说的也不无道理,不过,我太爷对官府的印象还算不错,因为我太爷的二舅就是县衙里的人,太爷年轻的时候,尉氏县县衙就跟他自己家似的,出入自由。回到三王庄老家以后,延津县县衙里的人也都不错,尤其是那位捕头,还帮过他一把,要不然他现在可能在大牢里。

    我太爷问道:“萧兄认为我该怎么做呢?”

    萧老道沉『吟』了片刻,说道:“咱们可以顺水推舟,让狼孩和他母亲自己去报仇,将来就算东窗事发,也落不到咱们头上,不过,必须找到狼孩母亲的头骨,要不然,这事儿可成不了。”

    “什么要找头骨呢?”我太爷问道。

    萧老道神神秘秘地回道:“等找到了,你自然就明白了。”

    我太爷又问:“那要怎么找呢?”

    萧老道随即疑『惑』地打量了我太爷一眼,反问道:“刘兄弟,你们家祖传的那些本事,难道你一点儿都不会吗?”

    我太爷一顿,“会呀,小时候我爹『逼』着我学的,我也全学会了。”

    萧老道又问:“那你们家那些方术里面,就没有追踪术、或者寻鬼术吗?”

    太爷想了想,“好像……好像有一个焚香问神术,不但可以问鬼,还可以问人。”

    “这不就成了嘛。”萧老道说道:“反正咱们俩也睡不着,你现在就用那法术问问,看那女鬼在哪儿,把头骨拿回来给我,别的事儿你就不用再管了。”

    太爷『露』出一脸难『色』,说道:“我们家这些……我爹虽然都教给了我,可我从来没用过,也不知道灵不灵。”

    “老弟你可不能这么说!”萧老道斩钉截铁说道:“灵不灵试试不就知道了么,有道是心诚则灵,你要是自己都觉得不灵,那你就不用再做了,你家这门方术,也就断在你手里了。”

    “这……”太爷顿时干咽了口唾沫,无言以对。

    萧老道从地铺上起身,从他自己小包袱里拿出一捆焚香,递向了我太爷,“拿着试试吧,凡事总有第一次,要不然你爹传给你这些,白白枉费了他一番心血。”

    我太爷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个萧老道,嘴还真能说,硬着头皮把香接到了手里,萧老道又问他,“还需要什么,尽管说,我给你找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