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倌法医 > 第十章 别让人搭车
    憋屈……

    我看着已经回过脸去的大双发了会儿愣,又回头看了看尸体,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充斥着心头。

    就算在后尾箱待的憋屈,还能让你像活人一样坐前边不成?

    那样的话甭碰上交警临检了,我也受不了啊。

    还有,大双在石料厂那短短的一段时间里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想起梦醒前恍惚听到的那一下震动声,我下意识的就去找手机。

    刚发现手机掉到了座位下面,车速突然慢了下来。

    感觉头顶红蓝交替的光亮闪耀,我忙捡起手机直起身。

    一辆大巴停在路边,前后各停着一辆闪着灯的警车,几个穿着雨衣的警察正挥舞着荧光棒,示意我们靠边。

    我忍不住叹了口气,这是遇上临检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虽然有高战开的文件,可这下雨的又是大半夜,核实起来少不了又得半工夫。

    车窗降下,一个警察弯下腰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把头探了进来:“同志,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去孟县。”大双朝警察敬了个标准的礼。

    警察一愣,大双回头看了我一眼,笑着对他:“一个系统的。”

    着,拿出工作证递了过去。

    那警察看完,竟面『露』喜『色』,把证件还给他:“都是同事,那就好办了。是这样的。”

    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大巴:“这车就是去孟县的,半道坏了,这大半夜的,前头又下暴雨,一时半会儿调拨不来车,你们能不能帮个忙,带几个冉孟县去?”

    我刚想不方便,没想到这警察却是个急『性』子,不等我开口就转过身冲着大巴那边大声喊:

    “来来来,咱兄弟单位的车,车上有仨,还能坐俩人!”

    我刚忍不住皱眉,听到他后半句话就是一愣。

    紧跟着,我就感觉身上的鸡皮疙瘩一点点的冒了出来。

    因为,我发现我的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一个人!

    我眼珠缓缓转动,一点点的看过去,同时手也伸向了背包。

    是老陈!

    坐在我身边的,竟然是老陈!

    我仍然能清晰的感觉到,他是个死人。可死人怎么能自己从后边挪到前边,而且还是在我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挪过来的?

    不等我做出反应,几个警察已经围了过来,同时打开车门,让一个老年人和一个抱孩儿的『妇』女上车。

    我是真彻底抓瞎了。

    到了这个份上,我想解释都没用了。

    总不能告诉警察,他们不能上车,因为我车上拉着个死人。

    警察问:死人在哪儿?

    我往边上一指:就是坐在我身边这位。

    “大姐,你抱着孩子,坐后边。放心,这两位同志都是警察,您不会有事的。”

    见警察七手八脚的把那『妇』女塞到我身边,让一个老头子上了副驾驶,我只能是无语。

    临了最先跟我们打招呼的警察还不忘陪着笑脸:

    “麻烦两位兄弟了,要是没啥急事,尽量行个方便,把大姐和这老爷子送到地方吧。”

    大双通过后视镜和我对视,也是一脸的懵『逼』。

    等车开起来,我看了眼导航,离目的地还有六十多公里。

    再看看时间,凌晨一点十七。

    “同志,你们这是出任务呢?”抱孩儿的『妇』女问我。

    这会儿我才留意,那几个警察哥们儿嘴里的大姐,其实就是个二十多岁三十不到的少`『妇』,样子看上去还有些腼腆。

    “你们是要去哪儿?”我看了看她怀抱的孩子,约莫一两岁,吃着手指睡得正香。

    “去孟县,我家是陈皮沟的。”『妇』女心翼翼的回答道。

    “我也去陈皮沟。”副驾驶的老头突兀的。

    “还真巧了……”

    我脑子正『乱』的没边,干笑两声对大双:“那直接按导航走吧。”

    老陈挪到前边来以后,眉头舒展开了,嘴也不撇着了,除了不喘气,闭着眼坐在那儿随着车子的颠簸左右摇晃,就跟活人睡着了似的。

    要不是车上有旁人,我是真想揪住老头的领子问问他:

    你是真死还是装死?又是掐脖又是抢座,你这是跟我逗着玩呢?

    『妇』女从上车就有点战战兢兢的,一路上也不怎么话。

    副驾驶的老头开车没多久就开始冲盹,最后干脆打起了呼噜。

    我心不在焉的和大双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等到快下高速的时候,下意识的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见显示一条未查看信息,我才想起之前睡觉时手机震动那一下。

    点开一看,心里猛一激灵。

    发信息的是一个陌生号码,内容只有五个字:

    别让人搭车!

    我不动声『色』的斜了一眼老头和『妇』女,微微一皱眉,直接给那个号码拨了回去。

    看屏幕上的显示,号码所在地是我所生活的城剩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挂羚话,我彻底没脾气了。

    想想看,这他妈都叫什么事啊?

    无缘无故得了一笔遗产,可我怎么就觉得,像是被人给下套了……

    都物极必反,我现在都特么被折腾麻木了。

    下了高速,见还有段路程,我就跟大双换我来开。

    老陈调过位置以后就没再有异常,可我虽然是法医,这么和尸体并排坐了一路,心里还是犯膈应。

    上了驾驶座,我才打量了一眼前排的老头。

    老头一副农村人常见的打扮,还在睡觉,头上破旧的蓝布帽子耷拉下来遮住半张脸,也看不太清楚长什么样。

    我几乎可以肯定,那条短信就是个恶作剧。只不过我碰巧在车上。

    一个农村老头和一个抱孩的女人,还能把我和大双两个大男人怎么地不成?

    按照导航开出县城,雨又开始大了起来。

    好在这会儿路上也没什么车,为了早点从车上压抑的气氛中解脱出来,我硬着头皮冒雨往前开。

    大约又过了半个时,我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

    出县城的时候导航显示距离陈家沟还有二十几公里,我开的再慢,时速也没低于六十迈,怎么这会儿还在大路上开呢?

    我反应过来,导航似乎已经有一阵子没动静了。

    看向屏幕,就见上面白茫茫一片,只有代表车子的箭头突兀的显示在一片空白间。

    我脑子里猛然跳出那条短信的内容:别让人搭车。

    感觉座椅被轻轻踢了两下,我抬眼看向后视镜。

    镜子里,大双一脸惊恐的朝我眨了眨眼,示意我看他旁边那个抱孩的『妇』女……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