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清隐龙 > 3036 名望争夺战
    战争拼的可不仅仅是战场上的胜利,更是后期政坛上的权利分割,这场战争中谁立下的功绩和名望越大,谁就越能得到人民的拥戴。

    有了人民选票的拥戴,你就拥有了从政的资格,而这种资格才会有更多的人来追随你,很多小势力就会汇集在你的麾下,从而共同组建一个庞大的政治势力。

    越是这种改天换地的大时代,也就越有新的政坛领袖诞生,甘必大在做什么?梯也尔在做什么?布朗基呢?

    巴黎城内无数有抱负、有野心的人都在想尽一切办法往上挤,这场战争他们要刷够声望,真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了!

    不得不承认,甘必大已经成功了,他以一己之力整合了法国南方的势力,他的弟子和拥趸们已经渗透到法国南方的地方政坛,以内政部长的名义开始控制资源。

    关键是军队,在海量资源和大义名分的共同左右下,甘必大一个文官已经控制了整个南方军团的指挥权。

    所有将军都唯她马首是瞻,尤其是在奥尔良狂胜之后,甘必大已经是法兰西明日之星了。

    梯也尔走的是完全不一样的道路,他更是一个阴谋家,他下手的重点还是法国议会,他通过各种阴微的小计谋已经控制了绝大多数议员。

    这就是一个阴影中的险恶螳螂,谁都猜不到他什么时候会迅速出招,他隐藏的非常深非常小心。

    布朗基呢?这个理想主义战士,一样也希望走到前台去获得政治地位,而他走的路就是依靠工人阶级进行最拿手的示威暴动!

    说实话,这次攻击临时政府并不是布朗基的主意,他也是被裹挟进来的。

    当巴赞投降的消息传遍全城后,布朗基的弟子们就已经坐不住了,无数市民没有任何组织自发的走向街头开始抗议临时政府的卖国行为。

    这些人已经没有理智了,他们也不好好想想,巴赞投降和临时国防政府有屁的关系啊?

    巴赞从始至终都是效忠法皇的,临时国防政府从建立到现在才一个多月,都没有跟巴赞建立起有效的联系。

    更别说巴赞向临时政府宣誓效忠了,从法理上来讲巴赞此刻和临时国防政府并没有上下级的关系!

    这样分析,那么人们把怨恨撒到临时政府头上,撒到特罗胥老将军头上肯定是不应该的!

    因为特罗胥根本就指挥不了巴赞,那么巴赞投降怎么能责怪临时政府呢?

    但是民众已经失去理智了,他们可管不了这么多,此刻他们就是要撒气,心中憋的那股怨恨的气就是要撒出去,临时政府自然成为了出气筒。

    当然了,后世的历史学家也有过不同的判断,他们认为特罗胥将军没有第一时间和巴赞建立联系,这也是有自私的小心思在里面的。

    因为在帝国时期,巴赞的军衔要高于特罗胥,如果巴赞突围回到巴黎,那么请问是谁来领导谁呢?

    临时政府选特罗胥当一把手,现在巴赞这个特罗胥的上级长官都回来了,你特罗胥让不让位?

    你不让位?那么你手里十八万杂牌怎么跟巴赞手里十七万顶级正规军比呢?

    很多事情没法推敲的太细了,历史留下的疑案实在是太多太多,人们手上没有证据,那么也就只能乱猜了。

    当然了,你还可以再放开想象力猜一猜,梯也尔想尽一切办法推特罗胥上台,也许内心就有这样的小心思。

    他早就看透了人性,他很清楚特罗胥也是有私心的,为了自己的利益或许他会做出一些反常的举动出来。

    新政府建立一个多月都没有和梅斯城建立有效的联系,真的是没有办法吗?人家甘必大都能冒着风险做热气球突围,巴黎真的缺死士吗?

    不能推敲的太深,太深就让人心寒喽!

    随着波旁宫三色旗落下,红旗飘扬,公社正式宣布成立,激进的工人代表跳到大议会的桌子上亢奋的宣布巴黎公社正式接管全法的权利。

    他们向欢声雷动的民众做着演讲,并承诺三天内一定会向城外的普军发起进攻!

    人们都醉了,鼓掌、跺脚、歌唱……他们好像觉得三天后一场狂胜唾手可得一样!

    人一旦陷入群体性的狂热中,那就什么奇奇怪怪的行为都会出现!

    布朗基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阻止,他当然很忧虑但是没有办法,他确实需要一场胜利来给自己的政治声望加分。

    甘必大和巴赞就是两个明显的例子,一个胜利了变成了全法的民族英雄,一个投降了就成为了全国唾骂的卖国贼!

    政治生命太宝贵了,眼下必须要用战功养啊!

    在布朗基的默认之下,巴黎公社开始行使自己所谓的权利,无数特派专员拿着各种各样手书的文件,盖上公社的印章就去各个政府机构接管权利了。

    警察厅、财政部、军部、市政厅……凡是政府机构都塞了一份权利接管的文件,要求这些机构向公社效忠。

    可是这些政府机构早就知道消息了,那些当官的一个个全都消失不见了,很多文件只是送到了门口根本就找不到人接受。

    到最后这些人也不管有人管没人管了,把文件往政府大门口一贴,这就证明公社已经接管权利了。

    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些人居然把权利接管的文件送到了军营中!

    十八万巴黎卫戍部队,其中十五万都在城外的防御阵地上,三万在城内控制治安,而这次突如其来的夺权行动,由于没有特罗胥将军的命令,这些士兵都没有阻拦。

    他们从哨卡退回到各自的兵营内,静悄悄的看着外面的混乱。

    结果兵营门口的哨兵却接到了一张张的权利接管文件,上面白纸黑字要求所有卫戍部队的官兵都要听从公社的领导和指挥。

    看着那些送完文件就扬长而去的公社官员们,这些正规军一个个目瞪口呆,就跟欢送傻逼一样看着那些人扬长而去。

    军营里的指挥官,恶狠狠的抽出军刀一刀就把破文件砍成两片。

    “都是一群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