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幻城浮屠 > 第八卷第十五章 其实这黑粗胖一进门大家就都注意到了,

第八卷第十五章 其实这黑粗胖一进门大家就都注意到了,

    因为这厮身材高大膀阔腰圆像一堵墙一样不说,暴虐气息也十分张扬,而且,这张满是横丝肉的脸眼熟啊。

    也就是那太阳镜夸张一点,遮了小半张脸下去,不然这些人早就该认得了——眼镜整容这是联邦特色——至少陈秦山和凯文都没被那眼镜唬住。

    这家伙身高两米,肩宽几近一米比屁股都宽,肩膀上的三角肌高高隆起,以至于他都不能把脖子挺直,只能前伸探着下巴,结果就是耳朵几乎和三角肌齐平——他一定非常抗揍。

    身上的t恤太肥大看不太出来体型如何,但是晃晃荡荡的前胸襟和几乎不动的肋下线,让人难以怀疑他雄壮的胸肌和背阔肌。

    脑袋很小,比他裸露的上臂围还小,结果鼓起的上臂肩头肌肉就仿佛两个更矮一点的小脑袋一左一右,时不时的跳动着。

    这两条粗胳膊几乎和他的腿一样粗,加上平平的拳面,基本可以确定超过120公斤的体重,很显然,这是一个超重量级的拳击手,特点如此明显,居然没有人认出他是消失了四年的全美拳王麦寇·拜森。

    也难怪,这哥们没甚文化,很小就开始打街拳,后来被人挖掘出来打了全美拳击联赛,年纪轻轻就功成名就,而且实力一直超群,是拳坛毫无疑问的霸主,体坛最富新闻性的选手。

    而就在四年前,他因为家暴被妻子告上法庭,除了巨额罚款和一纸离婚协议之外,还有十年牢狱之灾,这会儿不应该出现在这。

    很多人都认为这是拜森前妻的阴谋,为了掳夺拜森上亿的家产,而且她成功了。

    但是了解拜森的人都知道,他确实不是一个会生活的人,打老婆对他来说只是随手而为,根本不会在意的一件小事,而且这个妻子也并不是什么忠贞爱情的结合,拜森的地位性格都在那儿摆着,妻不妻子的对他来说无所谓,不过是个女人。

    这婚姻也不过是一时兴起罢了,也许是玩得高兴随口答应了,喝多了就领了证,这在当年也是引起了一片哗然的事。

    拜森成名太早,哪怕他已经拿过全美拳坛所有他能参加的赛事的金腰带大满贯,现在又入狱了四年,恐怕也不会超过三十岁,正值当打之年——估计还有上升空间。

    把这位从牢里捞出来,花费想必不小,这么说起来平头钉布拉德·鲍恩斯所图甚大。

    与会的各位大佬都不是省油的灯,因为洛杉矶的环境问题,他们之间的竞争不像其他城市那么血腥,更多的时候是针对大佬本人,只要大佬死了或者宣布交接,底下人并不会有什么异议:他们需要安静,只有安宁和谐的城市氛围,才是旅游城市的根本。

    何况洛杉矶还有那么多明星,让这些卖脸吃饭的人能随便在街上逛而没有危险,帮派们才能从明星身上得到利益——或许是借贷,或许是交易,也没准是各种违禁品。

    除了醉鬼,但凡是混的人,入行第一天就会被灌输这样的理念。

    所以洛杉矶的黑帮其实是很排外的,他们不信任那些所谓的国际组织,比如意大利人。

    布拉德能在西区悄无声息的站稳脚跟,他背后一定有不小的力量,至于他本身的能力,可能并不重要,因为他继承的,是那个被吸血鬼报复了的老大的地盘。

    不过布拉德还挺傲的,一副在座各位都是垃圾的样子,也难怪没有人会去和他结盟,正常来讲,西区的流水仅次于南区,走私电子产品和联邦禁制的烈酒利益很大。

    烈酒是很久以前就被禁止的,凯文倒是很理解,因为喝醉了的人容易死,经常就被不知从哪来的坏痞子洗劫一空然后砸碎了头。

    死了倒是不要紧,问题是这些醉鬼死的状态很迷茫,特别容易滋生弱小的地缚灵,地缚灵这东西初期是很难被发现的,尤其是醉鬼死了很少有理智,只会本能诱引人类在这地方死亡,而死人多了,地缚灵自然就成长了。

    这样野蛮成长起来的地缚灵,能被人类察觉的时候,它就是觉醒了灵智的,而且这种灵智天生就和人类敌对:因为它就是靠吞噬人类死亡长大的,自然而然就认为人类是食物,所以它们造成的危害久远而且巨大。

    除非像某些城市一样没有阴暗角落,到处都是人群,靠着庞大的人群基数,用人类气息不断冲洗,这样才能避免大规模诞生地缚灵。

    但是……大规模人群意味着会出现很多因为社交而半醉的人,这种人更危险。

    他们意识清醒,可是身体和意识脱节了,是一种很容易被鬼物附身的材料,而且一旦这样的人死亡,会带有强烈的不甘和悔恨——我要是不喝那么多就好了——然后会化为半清醒半疯狂的鬼物,几乎诞生就是危害,稍微成长就是灾难,很难处理。

    对付这种情况,原始的巫祝、文化诞生的种群意志最为拿手,比如黛西曾经讲述过,巴西战舞卡波耶拉本身就带有驱邪效果,桑巴本身激起人类的人情,肆意奔放的气血也会对弱小鬼灵造成伤害,所以勇敢的巴西人并不担心这些魑魅魍魉。

    同样的,古老文明国家凝聚的人心意志鬼怪难以抗拒,炎黄儒家的凛然正气,道家这冲淡平和,佛家的慈悲广济,整个东亚都受益为匪浅——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没有鬼敲门,这句话是一个现实描述,而不是文学修辞。

    就是欧洲也有骑士八德,霓虹亦有七生未尽祈战死,俄罗斯的神圣誓约(神圣的战争,牢不可破的联盟),北欧斯拉夫人的自由旗帜,很多很多。

    但是对于联邦来说,这些都不现实,联邦只有独立宣言和火枪,这东西没有对城市的覆盖作用,抵抗和净化的功能不存在的。

    所以就只有禁酒。

    国家力量在这方面不遗余力,所以联邦也很清楚这是为什么,吸血鬼能在城市里生存,柯文斯顿家族一次又一次的被针对又被放过,也是无奈之举——但是对于在局中的个体,这未必能理解,最后发展得如何也不可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