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昆仑冕 > 第五十二章 僧、蝉
    【南昆仑·无尽妖山·外围地带】

    树下,负伤的青年席地而坐,腰际的伤口上也被涂了一些药膏,另一名壮硕青年则是倚靠着树干。后者的神色此时少了一分焦虑,多了些许平 静。

    “我说骆师兄,我们就这么在这里看着,让这几个小家伙迎战那二人,真的就靠得住吗?”金盏眼里透出一股光泽,开口询问道。

    “剑痴……靠谱的很呢!”骆一湖咧嘴一笑,旋即眼珠横动,看向不远处身负圆盘的少年,由有些担忧地说道:“不过,那个方小前还是要提防一二,毕竟乃是身怀邪物的家伙……更有邪剑八荒妖梦在手,万一暴动起来,你我切记第一时间要逃走。”

    金盏微微点头,不再多说。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便又有两人接踵而至。一个是灵动可爱的少女,一个是光头洁面的年少小和尚。

    二人一前一后停在当场,看到对面自己欲要追杀的骆一湖与金盏前方还站着数名青年,这让他们脸色不禁变了变。

    “又是凌霄?”小和尚看了看方小前等人腰间的令牌,眉头不由微蹙,心下连连感叹起来:“真不愧是昆仑人丁最多的宗门,这么快便又撞见四个!”

    “就是你们俩要杀我们凌霄的人?”薛桃芝冷眼横眉,话语丝毫不藏冰冷味道。

    “呵,四个小娃娃?”刚刚到来的少女眉头一挑,微微轻笑道。方小前等人倒是各个平静,只不过不远处的骆一湖与金盏脸色却难看了几分,显然还是有些心悸。

    白仙书双手已然扶住腰间长剑,淡然前望,说道:“说我们是小娃娃,怎么,你是个千年老妖精不成?”

    “你……”蓝衫少女顿时怒容浮面,欲要破口大骂一番,却是被身后的小和尚轻轻扯了扯衣角。

    小和尚悄然用真气逼音道:“那个抱剑的家伙,我看不透他……要不然就是个没有修炼过的人,要不然就是超越灵犀境的存在。”

    少女顺势望向姬念瑶,她看着对方那双深邃的眸子,眼神中不禁也多了一分忌惮之色。

    这时,姬念瑶感受到二人对自己的注目,嗤声笑道:“怎么,追过来又舍不得出手了?”

    小和尚面露淡然笑意,双手合十,微微欠身说道:“这位施主说笑了,能在此南昆仑遇到诸位凌霄同辈,实在是幸事,怎又会有大打出手一说呢。在下乃是西昆仑佛门核心弟子,法号‘多少’;至于我身边这位姑娘则是东昆仑碧海宗门下弟子,荷紫蝉。”

    “佛门、碧海宗?合伙围杀我们凌霄剑宗的人,就这么不惧我凌霄半分?”薛桃芝冷然说道。

    姬念瑶也眉头皱了皱,淡然沉声道:“打是不打?”

    荷紫蝉站在小和尚身前,并未有何反应,但是其眼中神情也已冷了些许。多少和尚却笑了笑,继续说道:“打,为何不打?”

    “嘿……”闻言之后,姬念瑶轻轻舔舐了一下嘴角,露出一抹很满意的笑容,他已然看出眼前二人的不凡,若是能斗上一场自然可以遂了自己的愿。

    正在此时,多少和尚却又忽然开口说道:“可是打也得有个缘由吧?我等又不是这山间走兽飞禽,岂能见面就要撕咬、搏杀?”

    “缘由?”薛桃芝好似听到莫大的笑话,八枚皓齿一露无余。她回过头朝身后的骆一湖与金盏望去,又转了回来继续说道:“你二人合力追杀我们凌霄剑宗的人,这难道还算不上动手的理由?”

    “这位女施主所言不假,我与紫蝉姑娘的确是一路追杀那二人至此。可是,女施主为何不问问那二人做过些什么呢?难不成凌霄剑宗的人错了亦是对的?天地间道理皆为‘凌霄’所属不成?”小和尚双手合十,依旧面色淡然微笑,一连三个发问让薛桃芝也一时有些语塞。

    一旁的荷紫蝉终于再次出声,她双手环抱,冷声附和:“既然身为大宗弟子就应该明白自重,这两个毛贼竟然敢偷我们的东西!难不成我们还不能追?”

    不远处树下的金盏恼羞成怒,满脸愤慨道:“什么叫偷!?那《玄阴·洞府图》又不是你们的……”

    “住口!”骆一湖猛然回首,死死盯住自己的师弟,双眼泛红身子已是气得发颤。

    白仙书眼珠几番横动,用余光瞥了几下骆一湖与金盏,心下似乎若有所思,但是却并未出声。

    “《玄阴·洞府图》?”一直没有说话的方小前疑惑地呢喃起来,他身旁的薛桃芝解惑道:“我想应该是某个洞府的方位图吧,否则也不会叫这么个名字。”

    “方位图?”方小前听完更是不明所以。

    白仙书耸了耸肩膀,也跟着解释道:“洞府的方位图自然是用来记录洞府的位置,这片昆仑诞生过无数的仙人、魔尊、佛陀,他们死后都会留下一些洞天福地,以便将自己的宝物、功法传授给有缘人。”

    “所以那洞府图就是藏宝图?”方小前眨了眨眼。

    白仙书微微额首,接着说道:“也可以这么说,不过一般洞府大都没啥好东西,还不如咱们多弄点宗功来的实在。虽然也有一些洞府收藏了得,但其中也会伴有各种阵法禁制,凶险无比呐!”

    方小前点点头,心下已然明白了几分。

    后方的大树下,金盏似乎知道刚刚自己嘴快,一脸愧疚地望着身边的壮硕青年,悄声说道:“骆师兄,我方才说漏了嘴,对不住……”

    骆一湖明白南昆仑的凶险,在这里很多时候其实谁也不能相信,若是姬念瑶等人也盯上自己怀里的那份《玄阴·洞府图》,很可能狼被赶走、又要让虎盯上。他深邃的双眸如同枯井,没有丝毫波动,只是语气冷了些许,“见机行事吧,你抓紧疗伤。”

    “嗯。”金盏应声点头,当下其丹府内的真气又浑然游动起来,散作一丝丝细小灵蛇钻入周身经脉之中。

    场中的姬念瑶或许因为迟迟未出手,心思已经大为浮躁。只见他缓缓迈步,一面超前走去,一面说道:“不管他们是不是偷了你们的物件、也不管那物件是不是你们的……总之,出手吧。”

    小和尚依旧双手合在一起,面露笑意,但却没有出声回应,看着姬念瑶缓缓靠近他也没有退后半步的意思。荷紫蝉往他身边凑了凑,悄然传声道:“看情况那《玄阴·洞府图》还在那两个贼人手中,并不在这四人手中,而且他们好像也不明白《玄阴·洞府图》意味着什么。”

    多少和尚暗暗回音道:“既然如此,小僧愿意拖住这位修为最高的人,你想办法绕过另外三人……一旦取到洞府图,就立刻走。”

    闻言之后,荷紫蝉双手旋即便化作湛蓝,丝丝真气从掌心渗透而出,一层淡淡的薄冰从中凝结而成、更有冷气倒散。转瞬之间少女周遭的空气都冷冽至极,连她脚下的草地也被冰霜冻枯。

    多少和尚终于分开双掌,他收起笑意,神色归于平静。

    下一刻,只见他从自己身后拽出那串佛珠,瞬间便有一粒粒金色佛文在那些珠子上亮起,顿时梵音凭空而响,金光也从他袖袍中陡然亮起。

    小和尚盯着渐渐走来的姬念瑶,终于迈步前踏,此时他的声音就如同古钟般沉重:“那便如施主所愿……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