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后重生:秦少的腹黑妻 > 第382章 早安啊同志们
    “卡!”

    宋导皱眉看着监视器的画面,宋漓表演的很到位,但是……她抓的也太狠了,苏亦浅的袖子快被她扯下来了。

    宋漓显然也是意识到了不对,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对着苏亦浅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啊宋导。”

    化妆师过来补妆,苏亦浅玩着手中的长剑,明天要拍第一场打戏,今晚得和武术指导套套招。

    ng之后宋漓收了手上的劲道,顺利的过了这场戏,风烟最终是被所有人拦住没有冲动的出去,她读了父亲留下来的绝笔,她把父亲的骨灰放在了自己的房间里,她在等,等着带大哥一起回家。

    夜幕降临,苏亦浅伸了个懒腰,在车里呆了两个小时可算是舒服了不少,从车里钻出来现气温已经降下来了。沙漠里素有早穿皮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的说法,虽然这边的气温没有降那么多,但是热了一天,吹在脸上的风已经变得凉爽,就连心情都好了起来。

    苏亦浅去把衣服换好,今晚在这边的夜戏只有她一个人,拍的是她个人的情绪,其他人已经回酒店休息去了,只剩下等下同样要和她一起拍打戏的几个在和武术指导套招。

    这段戏没有台词,动作和眼神衬托出个人的情绪,苏亦浅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拍完了这段戏,一边等着密度,苏亦浅一边和武术指导套招,长剑在她手里倒是听话得很,她以前没学过这个,但是她会玩手术刀啊,总觉得它们没什么区别。

    武术指导姓谭,有名的谭家班,谭家也算是武术世家了,从明清时候起就有名。谭家以谭腿出名,谭莫生带着自己的谭家班在业内名声响得很,和宋导合作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谭莫生看着苏亦浅把长剑耍的有模有样不由得点头,以前拍戏也和一些女演员套过招,不是动作走形就是拿不好武器,到最后大多数情况都是让替身上的。现在看到苏亦浅这么一个不让人费心的,谭莫生当然很欣慰。

    “以前学过功夫?”

    苏亦浅笑着摇头,“我哪儿学过功夫啊,就是和朋友随便学了点儿。”嗯,真的是随便学了点儿。但是她学的不是功夫,而是一击必杀的格斗术,要不然上辈子也不能成就zero之名啊。

    苏亦浅换了一身黑衣,就是古代那种夜里出去必备的夜行衣,把面巾蒙好,握紧手中长剑,几个人蹲在角落里,等着开始。

    风烟带着父亲的近卫夜里悄悄地潜了出去,一路悄无声息的摸到了敌方军营里。然而他们进来是进来了,却动弹不得。军营里巡逻太过紧密,几乎没有任何空隙。

    风烟眼睛微眯,蹲在黑暗里足足半个时辰,她才微微动了动,侧过头对着自己身旁的人说了几句,声音轻的几近于无。她身旁的青年眼中露出犹豫,却最终咬牙点头。

    风烟缓缓后退,几人四散分开,各自在角落里蹲好,等着信号。

    一抬头,风烟就看到了被挂在旗杆上的那具尸体,她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死死的咬着嘴唇攥着手中长剑。

    一队巡逻士兵从另一边走了过来,风烟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抬手射出一枚石子,正正的击中其中一人的膝盖,那人猝不及防一下子跪在地上,身旁的士兵顿时警惕起来。

    “谁?!”

    听到动静的几个人点燃了手中的火折子,扔进身旁的帐篷里,然后转身就走。

    军营四处全都响起叫喊声,还隐隐约约的有火光,巡逻士兵来不及去管刚才的事情。

    风烟转身一脚蹬在树上飞身而起,手中长剑割断那麻绳,单手揽着尸体落地。一道寒光带着破空声袭来,风烟却是紧紧的揽着尸体,躲也不躲。

    箭直接插进她的肩膀,风烟回过头,和树上的一人四目相对,那人似乎是被她眼中的狠戾震住,没有再射出第二箭。

    风烟背起那尸体,转身闪进黑暗里消失不见。

    “卡!”

    苏亦浅放下背后的假人,那箭的确是真的箭,但是箭头却换成了磁铁的,苏亦浅肩膀上也有磁铁,还藏了个血包,两块磁铁一碰撞,冲击力大的很,那血包直接被砸破,里面的“血”也就飚出来了。

    工作人员过来给她卸下威亚,她就这么扛着肩膀上的那支箭跑到了宋导那边,看自己在空中飞上飞下,苏亦浅摸了摸鼻子。

    宋导差点被她肩膀上那支箭给戳着,没好气的看着她,“还想不想回去睡觉了?”

    “想啊,这不得您说行不行嘛”苏亦浅笑眯眯的说道。

    宋导当然是点头的,先不说拍的的确让他满意,就说这越来越亮的天色也没有给他们再拍一遍的时间啊。

    “卸妆,回去睡觉吧。”

    “得嘞!”

    卸妆又是折腾了一会儿,苏亦浅回到酒店的时候天都亮了,她回到自己房间简单的冲了个澡倒头就睡。

    睡了四个多小时,苏亦浅就被闹钟吵醒,皱着眉迷着眼睛把手机拿起来,九点,苏亦浅就这么对着自己的鸡窝头拍了张照片。

    a苏亦浅凌晨五点收工回来睡觉,好吧我现在又醒了,早安啊同志们!【照片】

    她倒是没有什么形象,打了个哈欠就把手机给扔到一旁,自己去洗漱了。

    今天是周六,无论是学生党还是上班族都很悠闲,看到她的这条微博粉丝们顿时就心疼了,只睡了四个多小时的浅浅啊,又要爬起来去拍戏了。

    秦陌当然也看到了这条微博,他更心疼,但是却没有办法,演员并没有别人想的那么光鲜亮丽,睡一两个小时继续爬起来拍戏是经常的事情,冬天在零下二十度的环境里穿着短袖,女生生理期来了还要下水,这都是常有的。他心疼能怎么样?告诉浅浅不当演员了?她想做的事情,她都没后悔,他怎么能阻止她?他能做的就只有一直支持她了。

    秦業拆开纱布看了看他的伤口恢复情况,微微点头,“你这几天倒还算听话,涂个药就不用包扎了,不然这天气怕是会感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