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后重生:秦少的腹黑妻 > 第811章 秒杀她们
    回头看到自家闺女下来,周蔓菁朝着她招了招手,“有没有什么好玩儿的事情跟老妈讲讲。”

    苏亦浅摸了摸自己已经挡了眼睛的头发,听到老妈的话不由得有些无奈,“哪有什么好玩的事情,中间还被风雪堵在高速上一夜。”

    刚坐在沙发上,苏亦浅突然想起了什么,一下子弹起来,跑到自己随手扔下的袋子面前,她给秦陌的母亲也带了礼物的,但是刚刚太懵给忘了。

    周蔓菁看到她沮丧的小表情不由得笑了,“着什么急,礼物有时间再送过去也一样,正好过两天你方阿姨邀请我去参加晚宴,你跟我一起去,把礼物顺便带过去吧。”

    晚宴?苏亦浅回过头疑惑的看着自家老妈,后者把她拉到自己身边坐下,给她解释道“是一个很普通的晚宴,正好你也没事,就陪妈妈过去吧。”

    苏亦浅点头,正如她家老妈说的,反正也没事,那就一起去看看吧。

    从女儿回到家里到现在,周蔓菁没有提起过一句关于这阵子网络上的事情,在她看来,那些糟心事儿已经过去了就没有必要再拿出来让女儿不开心。她没有去见过苏明雪,但是她听到了苏亦谦发的录音,对于那个自己养了十八年却反过来给了自己一口的苏明雪,周蔓菁心里说不恨不恼是不可能的,但是,那又如何呢?她不是圣母,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再受到伤害。

    到晚上睡觉的时候苏亦浅都没看到老爸和大哥回来,蒹葭案牵扯的太广,还有隐藏在更深一层的人和事情,需要他们去逐渐挖掘。

    不过也有好消息,大部分被拐卖的人都找到了,除去女人之外还有不少孩子,他们被卖到没有办法生育的家庭里面,有的被拐卖的时候已经记事了,有的却仍在襁褓之中,解决起来也是很棘手的。

    与此同时,警方和相关媒体在网络上发布了有关信息,呼吁丢失过孩子和亲人的家庭到当地的警局备案,也许会让他们找到自己的孩子和亲人。

    苏亦浅在第二天微博一发出的时候就转发了,她能做的不多,但是她可以发动粉丝的力量,让更多的人去知道这件事,也让那些丢了孩子和亲人的家庭能够更早的团聚。

    就在她转发完微博的当天下午,一条艾特了她的微博上了热搜。

    敏捷的兔子呀自从去年三月份弟弟走丢之后,我就再也没有登录过微博,也没有如果学校,我不知道在我熟睡的时候,我三岁的弟弟在遭受着什么,我不敢去想,却不得不去想,因为我想找回弟弟,我不想让父母整天以泪洗面却还是要振作着撑起这个家。就在今天上午,橙子姐给我打了电话,她把浅浅的微博内容告诉了我,说让我去警局看一看。我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了,没想到,我竟然真的找到了我的弟弟!虽然他黑了瘦了,但是我一眼就认了出来,那就是我的弟弟!谢谢橙子姐,谢谢浅浅苏亦浅,也谢谢所有的好心人以及警察,如果没有你们,我找回弟弟的路,还要走好久。

    苏亦浅也没想到在自己的粉丝里面,就有被拐卖孩子的家属,她评论了一句“团圆就好”,然后抬起头看向仍旧在为她挑选礼服的老妈。

    今天吃完早饭周蔓菁就把她拽了出来,周蔓菁是了解自己女儿的,如果让她自己去,她一定会穿一身休闲装的。为了避免让别人以为自己带了个儿子出去,周蔓菁决定亲自给女儿挑选礼服。

    苏亦浅就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家老妈挑来挑去,她最近这一年多参加活动穿的都是休闲装,这种晚礼服她真的很少穿了。

    周蔓菁回头对着她招了招手,苏亦浅认命的站起身走过去,接过老妈为自己挑选的第三件礼服,走进试衣间。

    在等待自家闺女出来的时候,周蔓菁意外的遇到了几位同样来挑选礼服的夫人,她们先是对着周蔓菁笑着点头打招呼,然后似是随意的问道“苏夫人你是和谁一起来的?”

    周蔓菁还没来得及开口,试衣间的门就打开了,一身黑色长袖礼服的苏亦浅走出,周蔓菁给她挑选的这件礼服是纯黑色,没有其他的点缀。礼服的上半部分勾勒出女孩姣好的身材,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不似性感却让人移不开眼。

    周蔓菁礼貌的对着她们笑笑,“带我女儿过来选一件礼服。”

    自从那场苏家老爷子的生日宴之后,谁不知道苏家大小姐苏亦浅?虽然她们都见过这位苏家大小姐,但是上一次的苏亦浅身着休闲装,这次却是及地长裙,两种不同的穿衣风格,也带来了不同的感觉。

    几位夫人隐晦的打量了一下苏亦浅,家里有女儿的也顺便在心里做了个对比,然后瞬间骄傲起来,在她们看来,她们的女儿从小接受最完美的教育和培养,现在各自在不同的领域有着自己的成就,比苏亦浅可强多了。

    周蔓菁看得出来她们的得意与高傲,不过她什么都没说,付了钱带着自家闺女离开。在坐上车之后,周蔓菁才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明天要秒杀她们。”

    苏亦浅摸了摸鼻子,她都不知道明天干什么去怎么就秒杀她们?她家老妈是不是对她的信心太大了?

    刚到家苏亦浅就接到了苏亦谦的电话,后者说调查到了一些事情。苏亦浅刚踏进家门的脚又收了回来,无奈的冲着老妈挥手,转身上车。

    让苏亦浅意外的是,苏亦谦带她来到的地方是审讯室,而审讯室里面坐着的,正是陈书名。苏亦浅微微挑眉,“你喊我过来就是为了看他?”

    “不,只是顺便而已”苏亦谦摊手,这个陈书名手里的确掌握着一份他们需要的证据,但是这几天无论怎么他都不开口,一开口就是说他要见苏亦浅,也不知道他哪儿来的那么大执念。

    听了苏亦谦的话,苏亦浅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直看得他浑身发毛,她才转身推开了审讯室的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