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阵仙 > 第九十九章得手!
    师兄听之沉默,他考虑再三,还是激发了玉简。

    交出灵药,还不如离开荒芜秘境,以他这等修为,在荒芜秘境之中根本就是寸步难行的主。

    既是如此,灵药的珍贵,显然比他继续闯荡价值要高上许多。

    师兄的离开这名师弟无可奈何,身份玉简内有能够沟通传送阵的存在,一旦激发,其会在三息之内被传送出去。

    这也是蛮枪道给他们这些弟子最后的一层保护。

    收起鲁本鱼的弟子脸色阴晴不定,显然他那师兄的离开,从今也就意味着他们就算回到蛮枪道内,也将成为仇人。

    其实很正常,这种事情发生在任何人身上都不觉得太过于无法理解。

    除非关系极好,生死至交,互相不可能背叛,最终翻脸不认人,巨大的落差感,就算与天地大道争锋的修者也都有些无法接受。

    看着手中的鲁本鱼,杜玄将瓦片取出,鱼身却是也没给那名师弟。

    “你是!!”

    本来已经将鲁本鱼装到了自己储物袋内,储物袋也收进了怀里,可瞬间储物袋便不见了!

    再看杜玄手中的储物袋,乃至刚才瞬间自己和储物袋失去的联系,无疑意味着,刚刚瞬间,杜玄已经将储物袋弄走,并且炼化掉!

    “你自己离开,还是我送你出去?”杜玄并未说话,看着储物袋内近乎寒碜的十来颗中品元石,他相当无语。

    就算混为蛮枪道内宗弟子,也不能穷成这个样子吧!

    殊不知,除了他杜玄之外,谁能有如此庞大的财力支撑?

    又有谁能够炼制出来完美灵丹的存在?

    就算他掌握了常人不具备的优势,顶多才算得上修炼资源比别人来的容易一些,说起来他还真的极缺元石。

    一般的弟子,光是购买秘技,法宝,功法,这些已经耗费大量元石,如果再加上消耗,一般人还真修炼不起……

    看到杜玄的举动,这名师弟算是知道自己难逃一劫了。

    亏他刚才还逼自己师兄离开。

    任何一个暗血堂的人,都不是他能够出手抗衡的!

    既已经被发现,无路可逃,挣扎再三,他最终还是选择淘汰离开。

    类似的场景时不时发生在荒芜秘境中的每一个角落,不断有弟子被淘汰出去,这接近两个月时间,也不知道究竟被淘汰掉了多少人!

    可有一点则是众所周知的!

    无论在荒芜秘境哪一出,都几乎很少爆发大战,就算有,也以雷霆之势解决战斗。

    内宗弟子不但要考虑妖兽的实力,也要考虑暗血堂的人出手搞破坏,关键的是还有执法弟子出手参与,这就给竞争带来更大的难度。

    神池未找到,人已经淘汰出去不少。

    刑法殿内,风长老等人看着半空中的光幕。

    有一处光幕之上显示着大量红点,这些红点多数单独的,只有极少数呈三三两两汇聚。

    还有的则是蓝点和黑点,蓝点代表执法弟子的存在,黑点则是代表暗血堂,如同一张大网呈现在三维地图之上。

    “暗血堂的人太过分了!这两个月,光暗血堂的人都淘汰近乎一百人!照这么下去,也不用管神池了,光是暗血堂就能清空秘境了!”

    “谁说不是呢!让暗血堂的人守着神池,他们倒好,直接选择清场,没有了弟子自然也不会再有人妄图靠近神池,这些人真狠!”

    “他们只知道命令,还有如何才能完成使命,和他们讲道理,电耗子你也是烧坏脑子了吧……”

    这次别说刑法殿的四位长老了,就连宗派之中其它的长老都相继点头,观点很少能够达成一致的情况下,现在都觉得暗血堂做事不地道!

    “没办法!暗血堂这么做,终究会自食恶果,这一代的内宗弟子中,霍洋等人还未爆发…”

    “说不定霍洋这些人爆发开来,暗血堂的人还不一定拦得住他们!”

    刑法殿内多数人都抱着看热闹的态度。

    向来荒芜秘境开启,都代表着蛮枪道内弟子争夺惨烈到一定地步,经过重重筛选,加入内宗可不代表着就一飞冲天了。

    外人眼中贡高我慢,渴望不可及的一些存在,在试练之中一步走错便会惨遭淘汰!

    “看着吧!最多再有一两个月,神池将会被发现,到时才是竞争激烈的时候,这次试练,恐怕要见血啊……”

    不是可能要见血,而是有些内宗弟子,已经陨落!

    虽然只有三两人,可算上那些淘汰的,近乎两成淘汰比例亦是相当残酷了!

    这还是在神池未曾被发现的前提之下,一旦竞争进入白热化中,到时淘汰之人将会更多!

    用一句难听的话说,被淘汰,只能怪你没有本事!

    终归谁也怨不得谁。

    结局已经注定,还好的是内宗的一名名弟子知道隐匿起来,在暗中搜索神池,而谁能够先行一步找到神池,则是要看自己的手段是否能够快人一步了。

    比如有的修者能够控制灵兽,还有一些则是与草木共鸣,更为甚者,根据天地间神力的薄弱来推断神池所在的方位!

    本就是天之骄子,又是从万人中斩出重围上来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距离神池被发现,已经不远!

    暗血堂的行动还在继续。

    无论你躲在何处,只要露出任何马脚,他们都能将你揪出来,这等恐怖的侦查手段,显然有些无法想象。

    不断有人被淘汰,杜玄却是来到了冰晶宫不远处。

    看着那庞大的气泡将整个宫殿群给包裹,杜玄眉头忍不住挑了挑。

    “这不像是妖兽的行事风格啊?在水底建立起来这么一处宫殿群,就算修者也不会如此大动干戈的……”

    冰晶宫,整座宫殿呈现透明形状。

    仔细去看断然能够发现,冰晶宫乃是晶莹透明的玉墙打造,精美的宫殿上雕刻种种妖兽。

    而在冰晶宫周围,一排排水兽组成的巡逻线大有一种如临大敌的怪异感。

    “手持鱼叉的,应该就是长脚蟹了!”

    “而那头顶漂浮两根金色胡须的,是龙鳞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