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阵仙 > 第二百九十二章 灵气之河
    “哈哈哈,师兄又不上外人,咱们不用避讳他得!”杜玄刚刚说完,一道冷坑的笑声却从杜玄所站的这个高台的左上方的一处高台传出。

    杜玄抬眼望去,只看见一个小小的人影,可能是离的远的缘故吧,杜玄隐隐约约的只看到一个轮廓,杜玄想睁大眼睛使劲看的时候,万道老魔的声音却传到了杜玄的脑海中,“小子,你别看了,那是老夫布下的阵法,即使是人皇境的高手也难以叹其究竟,莫说是你一个小小的真元境了!”

    杜玄看着远处,“不知是哪位兄台在此发笑!”杜玄问这话的时候同时问万道老魔:“为什么我看不见他,他能看见我啊?”

    “这种阵法只能高处看见低处,要不然我设下此阵法谁都看不见谁还有什么鸟用?”万道老魔鄙夷的说道,

    “哈哈哈,江亦寒,看来你在杜兄弟心中的分量太轻啊,这才刚刚半天没见,杜兄弟就不认识你了,真是悲哀啊,悲哀!”右上方的高台上也传来了一阵声音。

    “哼,区区杜玄,我还不把他放在眼里呢!来了灵河之畔,竟然还跟一女子卿卿我我,真是不知所以,还是赶快回去把,这里可是靠真正的实力才能取得东西的,你可别以为用那把灵兵就能在这秘境中横行无极了!”江亦寒冷哼道。

    “多谢江亦寒兄弟的提醒,只不过,我杜玄向来也是知分寸的,从来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去开玩笑,至于能不能得到那就不牢别人废心了!”杜玄也以牙还牙的说道。

    江亦寒也是颇有心机之人,听了杜玄的话,也不再多说,既然杜玄愿意去送死,他还挺乐意的呢。

    “时间快要到了,杜玄兄弟,可别误了时间!”白易烟阴柔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杜玄一愣,什么时间到了,自己根本就不清楚他说的什么啊,“傻小子,这灵力之河可不是普通的河水,可以随便出入的,其中所蕴含的灵力浓郁程度足以压爆所有人皇境以下的人的,不过万物总有循环,又强必然有弱,在每月十五的子时,河中灵力处于安平阶段,若想入河的话,就得在这个时间内进去,方可不受伤害,不过这个时间也仅仅只有一个时辰而已,不能坚持太久,所以要速去速回,不过你小子却是个例外,我还从来没有见过真元境的任有堪比人皇境一样的强度,按理说,修炼乃是下道,看你也不像是外家修炼之人呐!”

    万道老魔给杜玄解释道。

    “老魔,这小子的可不是寻常的,乃是你一直想要的神魔之体,而且这还是一具可进化的神魔之体,现在才刚刚只是入门而已,你不必太过惊讶!”穷奇的声音也适时的响起。

    “原来如此,嘿嘿嘿!”万道老魔听了穷奇的话,不由得流出几滴口水。

    “老魔,你可别发他的主意,我这也是为你好,咱们现在所寄身的这个神魔之心已经认这个小子为主,如果你有任何的不轨之心,只要他心念一动,你就会瞬间化为灰飞,你可是想清楚了!”穷奇说道。

    “杜玄,交出东西饶你不死!”就在这时,杜玄听到身后有一个声音传来。这个声音杜玄真的是太熟悉了,这声音不是别人的,真是天魔门少主仇如霜。

    “仇如霜?你没死?”杜玄说了一声,却看见仇如霜的架这一口黑色的雕刻着黑色的复杂铭文的符号的棺材,向杜玄冲来。

    “不好,杜玄快跳河,那是天魔万煞棺,乃是天魔老祖的本命宝贝,几万年前在整个魔界可是凶名大盛啊!”万道老魔惊恐的声音让杜玄觉得心中也有些颤抖。

    “那他们俩怎么办?他们俩也没有我这样强悍的啊,下去必死无疑!”杜玄问道。

    “江施主莫怕,小僧来也!”空寂的声音也随之传来。在那口黑色铭文棺材以后,却又来了一个身着金丝袈裟的和尚,正是空寂,空寂手中拿着一根九龙锡仗,上有九环九舍利,金光闪闪,一片佛光照耀。

    “九舍利琉璃仗?万法老和尚的法杖怎么也现世了,今天这年轻一辈怎么都如此厉害了?”万道老魔惊叹道。

    “空寂小师傅,拜托你保护我的两位同门!”杜玄冲着空寂喊了一声,便向下跳去。顿时在灵气之河中溅起银白色的水花。

    “什么?时辰还没到他就跳下去了?找死不成?”白易烟说道,江亦寒也在另一旁瞪大了眼睛。

    然而就在杜玄跳下去后,驾着黑色棺材的仇如霜微微一愣,然后身体往棺材里面一钻,也向下遁去。

    “没想到仇如霜在那样的情况下还能活着。”江亦寒的声音惊恐,他当然已经知道仇如霜和空寂二人的战斗,同为天榜四龙,空寂和尚不擅长说谎,他一张嘴,其他两人就已经知道他在说谎了,所以后来的一切,他们都知道,他自认为再那种情况下,自己是绝对活不下来了,难道是那口棺材?江亦寒心中想到。

    “难道他们都疯了不成?”白易烟说道。

    “玄!”柳青梅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杜玄就已经跳了下去,等他回过神来,只看到灵气之河中溅起的一朵浪花!

    “杜玄!”燕青也是猝不及防,所以他也赶紧向下看去,可是已经回天乏力。

    “玄,我随你来了!”柳青梅看了看那水花溅起后,尽然再无半点反应,在这么高的悬崖上他们都能感觉到那灵力的磅礴程度,如果亲身去接触那灵力之河的话,那只能死了。

    说着柳青梅不顾一切的就向下跳,燕青一看情况不对,也顾不得悲伤了,无论如何他不能再让柳青梅死去,这样的话回去他可怎么向师傅交代,他毕竟是门派的大师兄,师父把两个活生生的天才交到他手中,如今已经死了一个天赋绝顶的杜玄,如果师傅最喜欢的女弟子柳青梅再死去的话,他也没有颜面回去了。

    燕青奋力的抓着柳青梅的手,然后已经失去理智的柳青梅力气奇大,杜玄的死已经让她万念俱灰,她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跟自己心爱的人一起共赴黄泉。燕青的实力本来比柳青梅的要高上不少,不过却难以拉住柳青梅,柳青梅正拖着燕青的身体一步步的向悬崖边蹭去。

    “阿弥陀佛!施主切莫太过悲伤,若是有缘,来生轮回还能再见,不必强求!”空寂的声音犹如洪钟一般响起,柳青梅和燕青的身体都为之一顿,然后空寂身体犹如闪电,迅速的追向两人,右手手刀手起刀落把柳青梅砍的昏厥过去!

    燕青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多谢大师出手相助了!”燕青略带感激的说道。

    “救死扶伤本就是我出家之人应做的事情,施主不必道谢,何况刚才我已经答应了江施主要保护二位的安全,出家人不打诳语,小僧不敢违约!”空寂说道。

    “时辰到了!”突然白易烟口中轻声说道,然后他的身体犹如离弦之箭,冲向了静静流淌着的河水。

    “哼!”江亦寒也冷哼一声,也向下冲去。

    话说杜玄只身跳下去的时候,时辰还没有到,杜玄一个人落入灵气之河后,身体突然不受控制的向下坠入,仿佛河底有一股无形的拉力拉着杜玄。杜玄奋力挣脱,然而越挣脱越脱不了。

    哗啦啦的声音突然在杜玄不远处响起,杜玄在这灵力之心中虽然可以睁眼,但是由于灵力之河本身就是银白色的,杜玄很笨无法视物,杜玄情急之下,赶紧开启第二武道神宫试图用神念来感知周围的一切,然而神念在这灵力之和中仿佛也被阻挡了,很笨无法向外延伸。

    然后暗流涌动之下,一股股白色的灵力缠绕在杜玄的周身,杜玄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蟒蛇勒紧一般,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渐渐的,杜玄的开始破裂,嘎吱嘎吱的骨头碎裂的声音也渐渐的响起。

    “啊!”杜玄忍不住大叫了一声,然而刚刚张开嘴,杜玄的口鼻就被灵气之水完全灌满。身体越来越疼,越来越疼,甚至疼的杜玄意识都开始渐渐的模糊了。

    杜玄利用自己强大的意识在坚持着,告诉自己千万不能睡过去,然而外界的压力却丝毫没有减轻。

    所以杜玄的身体还在被渐渐的勒紧,身体的血肉已经被勒成一条一条的血肉像河底沉去。

    杜玄的意识已经模糊了,他只是他的心中还有些不甘,他还在轻声的问自己,“我要死了吗?我真的要死了吗?雪儿,青梅,我杜玄对不起你们了,来世再见吧!”

    就在这时,一口黑色的棺材冲了进来,那些灵气之水似乎有些惧怕那口棺材分分向后躲去,仇如霜见到这情况,不由的心中冷哼一声,暗道你们也想与我老祖的天魔万煞棺相争?真是不知天高地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