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阵仙 > 第四百二十章 没必要
    王飞飞还想说什么,可神心门弟子一指点来,他就哑口无言了,这三重境的废材根本就上不得他的手,一指之下,王飞飞竟闭过了气。

    五人冲进大厅,大厅之中的战斗正在激烈进行之中,只见神心门的弟子每一个都被至少两个劫匪围住,杜师兄的对手竟然达到了四个之多。杜玄这才知道了,为什么这废材王飞飞会跑到内院去的。原来,杜师兄他们只是全力阻止这些劫匪从前门逃走,根本就没管后门的事。

    随着杜玄四人的加入,本来平衡的战斗局面瞬间被打破,杜师兄一剑就刺穿了一个劫匪的咽喉。在被分走一个的情况之下,他现在已经只是以一对二了,又是三下两下,另一个劫匪也死在了他的剑下。最后一个竟然趁机放弃和杜师兄对敌,转而加入了其他战团。但杜师兄哪里还会轻易放过他,只要他加入哪里,杜师兄立即就追到哪里,大厅里打斗得热闹非凡。

    五分钟后,神心门弟子与劫匪之间的数量就翻转了过来,而此时,那两个护卫也从内院跑了出来,他们看看“掌柜”,又看看倒茶的小厮,很快就选定了他们的敌手,正是与这二人为敌的劫匪。

    杜玄很自觉地退出了战局,不给这二人立功的机会,他们的脸面会非常难看的。当然这绝对不是杜玄真正的想法,他不过是因为要准备接下来的事情而已。

    租马车,回神心门。杜玄这个时候要做的事情就是它了。

    当杜玄从街上租回一辆大马车回到南城小店时,店子里已经风平浪静,劫匪除五人投降外,其他的都被斩杀。

    众人将投降的五人以及匪首、王飞飞塞进了马车,护卫着直朝神心门而去。至于这里剩下的一堆尸体,则是让两个弟子先看守住,等待神心门派人来确认。

    杜玄却既没有跟随押送的马车,也没有留下来看守,他直接回到了置宝阁,这南城小店是胡老头租下来的,那里发生的一些事都还要他去和房东交涉。杜玄也顺便再去看望一下献儿和小狮子,他这次的主要任务是出来看望熟人的,可是这半个多月来,却一直呆在南城小店那里,根本就背离了自己的初衷。

    但任务已经完成,杜玄也不好继续在外多停留,第二天下午,他还是回到了宗门。当他交回自己的门牌后,那上面就显示出他未来一年的任务都已做完。

    杜师兄听说他回来了,特意邀请他去参加他们举行的庆功宴。在宴会上,杜玄才知道了这次被他们抓获的匪首竟然是一个修者境一重的人,只是他这个一重也不过刚晋级不久,要是到达了巅峰,杜玄就很危险了。

    杜玄庆幸之余又不禁莞尔,看来自己这个六重境界,要对付修者一重的还只是做梦啊!如果去对付凡人九重的,估计也会被暴虐,但似乎自己要是想逃命,还是有可能的。至于八重的,杜玄估计应该可以打个旗鼓相当吧!但这些假想的对手只是说的普通人,要是对上像神心门里的这些弟子,估计还要降一个档次才行。

    接着杜师兄又介绍了他们这次击杀和抓获的劫匪的境界。除了王飞飞是三重境之外,还有四重境一个,五重境三个,六重境两个,七重境两个,八重境四个,九重境四个外加一个匪首,总共是十八个人。

    杜玄略微算了算,觉得这些成绩似乎也还是不够这次参加任务的弟子完成一年任务的。但不知为什么,自己的任务就完成了全年的。

    不过杜玄也不必问,一来自己的境界低,根本花费不了多少名额,就可以完成全年任务。二来,他在这次任务中的表现也是有目共睹的,可以说,没有杜玄在,其他弟子要完成任务恐怕都会很难。杜玄要是客套了,这些弟子都会脸红的。

    当问到那些抓到和投降的劫匪怎么处置了时,杜师兄说道:“送到宗门后就接受审讯,现在被关押,正在等人族联盟使者的核实,估计核实后就会被正法了。因为我听说这些劫匪前段时间作案手法太过残忍,杀死了很多无辜者,要是让他们活命,恐怕整个人族都不会答应的。”

    杜玄想了想,也认为这确实是这些劫匪应得的惩罚。自古杀人偿命,欠账还钱,这是人之所以能立于世的根基。

    果然,几天以后,就传出来了消息,人族联盟使者要求将这五位游街示众,然后当众处决。

    王飞飞,杜玄的老乡,这次等于是被杜玄亲手结果了性命。不过想想也没有什么,就算这次杜玄没有参加围剿,王飞飞就能永远逍遥下去吗?恐怕也不尽然,正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既然选择参加劫匪的队伍,那么迟早有一天,他也会落得今天这般下场的。

    一年的任务完成后,杜玄稍微紧绷的神经也彻底放松了下来,重新开始了勤奋的修炼。

    一般来说,修炼者在境界较低时要晋级是很容易的,但是在境界较高时,就困难得多了,杜玄现在就深深体会到了这个道理。他发现自己经过很多努力,往往都不能将自己的境界哪怕是提高一点了。例如那精神力方面,这几天都仍然只是处于四重巅峰,根本感觉不到自己会在什么时间能突破。

    炼气方面的进展也很缓慢,不过这比精神力要稍微强上一些。至少能让杜玄感觉到还是有一些进步。

    无奈之下,杜玄只得加紧练习剑法。他不相信自己练剑也会陷入停顿。

    杜玄的想法还真是对的,一个人不可能会在所有方面都同时陷入低谷的。当你脑袋疼的时候,往往就是你四肢无病无灾的时候,当你金榜题名之时,或许又正是你体弱多病的时刻。练功也相仿,当你炼气很感困难时,也许练剑就真的可以突飞猛进。其实这只是因为世界是平衡的,人也是平衡的,要是不平衡,所有的东西都会崩溃。

    几天以后,杜玄就觉察到自己的《剑法十二式》第三式“怀中抱月气冲天”已经达到了理想的境界。这种感觉是成竹在胸的满足感外加信心十足的冲动感的混合。

    再加上那第一式的速度的提高,杜玄感觉到自己的剑法应该有了质的飞跃。不过说到这第一式在特定情况下的超常发挥,杜玄后来仔细体会了一下,却始终找不到那种感觉了。不过他也确实知道,从那次以后,他再运用那第一式,速度还真的有了很大的提高。

    三招已成,接下来杜玄修炼的是第四招“赤龙出山勿回头”。这是上次龚长老击败玉宇宗元长老时最后使用的一招。这一招和第二式有些相似,可是原理却根本不同,第二式讲究借力打力,这一式却是充分发挥自己聚集的气势之威力,做到剑出无悔。这根本就是在第三式的基础上衍生出的后续招式。

    杜玄现在势已成,要练的只是利用势,所以比凭空练习这招要简单很多。没过几天,杜玄就感觉到有些小成了。

    当五月来临时,天下局势竟然突然发生了大的变化,兽族举全族之力,开始攻击中部了。同时,和兽族隔得较近的宗门都遭到了兽族实施的斩首行动的袭击。所谓斩首行动,无外乎就是兽族组织了特殊部队,专门袭击人族重要人物。第一波的重要人物就是附近宗门里的高层。他们只要一出现在宗门之外,就会遭到众多兽族强者的围攻。有些时候,即使他们躲在宗门内不出来,也会有兽族敢死队去定点击杀。

    这样,一时间,整个中部风声鹤唳,人族强者纷纷联合,他们都害怕被逐个击破。但是联合虽然是好方法,却也难免产生一些摩擦。整个大陆中部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乱”字。

    神心门处于中部的中后方,一时之间受到的冲击还很小,但也已经面临了诸多压力。那就是有很多弱小的宗门都希望和神心门联合,以便在未来保存自己。但神心门虽然强者众多,却并不是一个善于领导的宗门,说穿了,神心门里的高层就像是成绩很好的书呆子一样,他们可以冲锋陷阵,却根本没有收服人心的能力,很多依附过来的宗门根本找不到归属感。面对那些高傲的神心门弟子,其他宗门只能产生一种离心离德的挫败感。

    当一个实力很强的人没有领导能力时,这确实让他周围的人很无助。离开他不行,依靠他更不行。可是这局势却已经火烧眉毛,石尾巴城终究还是要成立一个联盟的。

    有宗门想到了比武定盟主的主意,这个主意还算不错,不是以宗门实力作为依傍,只是以个人实力来决定盟主的位置是有好处的。就算神心门有人抢得了盟主之位,他也只能以个人形式发布命令,他必须要以所有石尾巴城修者的性命为重,而不是单纯一个神心门的几百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