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阵仙 > 第四百三十六章 摸不着头脑
    原来杜成岭是小杜族最后一批离开的人,因为他镇守的木灵阵阵基就处于森林之中,他是最后才撤离的,离开后又急急忙忙寻找到杜桩和夫人,而此时兽族的部队已经对小杜族附近的城镇发起了冲击,一家人在撤退过程中也遭到了兽族的零星袭击,虽然并没有大碍,可随身携带的资财却丧失殆尽。

    这种情况之下,杜成岭只得打起了兽族的主意,他就带着一家人驻扎在了离兽族不远的地方,兽族进他就退,兽族退他就进,和兽族打起了游击。

    当然世界上和杜成岭处于相同境遇的人也是有的,这样在行动中就促成了这些人的联盟,随着队伍越来越多,狩猎者的称谓也不胫而走。出名后,大家的行动反而更谨慎了,因为兽族也注意到了他们的存在,把他们视为一种威胁,预除之而后快,这样他们就自动地戴上了面具,将自己隐藏起来。

    而杜桩他们之所以会来石尾巴城,就是因为现在的两族交锋点正是从石尾巴城到土族总部这一代。

    而杜桩在出逃时就已经是凡人境七重的修为,有时候也经常参加一些对付野兽的行动。这样多年的生死厮杀自然让他看起来显得成熟。同时战斗中他的修为也是突飞猛进,终于在前不久达到了修者境二重,这样他也就成了狩猎者里的正式成员。

    当杜玄询问杜成岭在哪里时,杜桩的脸上却露出了痛苦的神情。他很伤心地说:“我爸,他受了很重的伤,现在正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修养,不过这身体的伤势好养,心中的创伤难平啊!我妈在前不久的冲突中遇难了。”说完杜桩流出了一丝眼泪。

    杜玄的眼睛也变得红红的。

    不过杜桩却真是一个久经杀场的人了,他马上就调整好自己的心态,问起了杜玄的情况。

    杜玄自是知无不言,杜玄的经历虽然说没有杜桩惊险,但他的每一桩事却也是意义非凡,听得杜桩时而握拳时而张嘴。最后杜玄提到了杜成峰的落脚地完璧城以及杜族总部现在的地址莫愁谷。他建议杜桩和杜成岭暂时到这两个地方避避难,最不济也可以就藏身在这置宝阁中。此时杜桩当然也已经知道了杜玄和置宝阁的关系。

    杜桩犹豫了很久,最后他下定决心,继续留在狩猎者队伍中,不过他也同意将杜成岭暂时藏到置宝阁。要是杜成岭自己同意,他也可以选择去完璧城。而对于到莫愁谷,这绝对不在杜成岭的考虑之中,他本就是杜族总部出来的人,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又回那里。

    杜玄对杜桩的决定不以为然,但他也没有办法为杜桩找一个合适的事。以杜桩的大块头,要是呆在置宝阁中无所事事恐怕他自己都要疯掉了,而让他到完璧城,也只是换了一个无所事事的地方而已。杜玄劝了杜桩几句,见他决心已定,也只能叹息了。

    这二人在密室中一直交谈到深夜才结束,待得他们出来,胡老头已经等得哈欠连连了。出来后,杜玄当然还要给胡老头解释一番,胡老头听后也是惊奇不已,原来自己平时帮助的倒真是自家人啊!

    晚饭是早就准备好的,倒还算可口,但杜玄还是又加了几个菜,那就是上午在聚仙来收集的那些了。只要热一热,还是美味。

    这哥俩高兴,杜桩喝了不少酒,杜玄也在他的感染下喝了一大杯,最后醉得一塌糊涂。

    第二天早上杜玄一觉醒来,又连忙寻找杜桩,但此时杜桩早就离开了置宝阁,他给胡老头交代的话当然是去接杜成岭了,杜玄也就放下了心。在石尾巴城中,应该不会有兽族敢随便出手的。

    胡老头拿出了很多兽核,原来这都是狩猎者队伍留下来的,那老者听到杜桩说出杜玄的身份后,就决定将兽核全部留给杜玄了。他们将这些兽核全部放在了胡老头这里,而胡老头立刻就拿出了等价的灵晶进行了交换,这搞得那些狩猎者都不知道置宝阁和杜玄究竟是什么关系了。

    他们也没有询问,既然是置宝阁掌柜出手,那该收的灵晶就收下了,毕竟他们和置宝阁比起来就完全属于穷人的范畴。

    杜玄和胡老头寒暄几句就扯到了献儿身上,听说献儿要闭关冲击凡人境第七重,胡老头真是悲喜交加。喜的是孙女功力进展神速,报仇有望,而悲的是这让他想起破散的胡家和生死不知的亲人。他现在还是连回铁狮城的念头都不敢有啊!

    胡老头还是太忙,他也陪不了杜玄,杜玄只得自己到大街上闲逛,十分无聊地度过了一天。

    晚上回到置宝阁,杜玄信心满满地认为杜桩应该已经到了,同时杜成岭也该被接回来了。

    可实际情况却让杜玄心中担心起来,根本就没有发现杜桩的影子。在焦急中等了一个时辰,杜玄心中顿时生成了一个执念。杜桩和杜成岭绝对是遇到麻烦了,否则不会在天黑后都赶不到置宝阁的。这个麻烦恐怕还不小,也许有性命之忧都说不定。

    一旦这个念头一形成,杜玄就再也坐不住了,他飞快地算计起自己该如何帮助杜桩来。

    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请鲁长老出手,否则自己或许会后悔终生。

    “鲁长老,鲁长老,你快出来!”杜玄大叫道。

    不一会儿,远处破空之声传来,鲁长老持剑飞来,瞪着眼对杜玄道:“怎么了?大惊小怪的,我老人家正要睡觉你就把我吵醒了。”

    “鲁长老,大事不好,我兄弟可能遇到危险了。”杜玄急切说道。

    “你是说昨天那小子吗?你们鬼鬼祟祟躲在密室中叽咕了快一天,怎么就成了兄弟呢?”

    “鲁长老,那是我亲堂弟,也就是我爸爸的亲弟弟的儿子,你一定要救救他。”杜玄央求道。

    “原来如此,你还真是一个惹事精,连狩猎者都是你堂弟,我看看,那小子现在究竟在哪里?”鲁长老凝神运功,开始感受杜桩的气息了。

    过了几分钟,鲁长老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还好,还活着,幸亏我在他身上留下了追踪印记,要不然,以这小子离这里的距离,恐怕我还感应不到了。”

    “您什么时候给他留的追踪印记,我怎么不知道?”杜玄问道。

    “不要问。包括你身上我都留了印记,你才什么修为怎么感受得到。我们快走,要是去迟了,我怕见不到活人了。”

    此时,在离石尾巴城三十里的西郊,杜桩正搀扶着杜成岭朝南面飞奔。杜桩的剑上粘满血迹,这是他击杀了一大群罡熊后留下来的。罡熊只是七级野兽,他们灵智未开,这次带领它们围攻杜桩他们的却是一只成年的齿虎。正是有齿虎参战,杜桩瞬间就被重创。而杜成岭因为正在伤病之中,根本发挥不出实力,也被齿虎打得伤上加伤。好在杜成岭的功底还在,否则他们二人早就被齿虎击杀了,原来他已经处于修者境六重巅峰,这当然是长期战斗才能出现的现象。

    齿虎是五级灵兽,也就相当于人类修者境六重的境界,在杜成岭拼死抵抗之下,一时也让它无可奈何。但最终杜桩他们却还是只有选择逃跑,他们甚至不敢往石尾巴城的方向逃,而是选择了南方这个稍微远离兽族统治区的方向。这个方向兽族布下袭击队伍的概率相比石尾巴城方向要低很多,而且他们也不会因为逃命而误入兽族实际统治区。这些当然都是他们这些年和兽族打交道总结的实战经验。

    果然这个方向现在还风平浪静。但后面的追兵他们却没有办法摆脱,那齿虎带着几头罡熊正拼命地追击着他们。要是被追上,少不了又是一番激战。可杜成岭还能激战吗?杜桩满头流汗了。

    “吼!”黑暗的密林中传出了齿虎的怒号。这个声音离杜桩不过两百米的距离,震得他旁边的小树都瑟瑟发抖。

    接下来又是是熊的咆叫声,听这声音似乎比杜桩他们逃离时还剩余的罡熊要多得多。难道兽族又有援兵到来了吗?

    杜桩心中生起了一丝绝望,同时也暗怪自己行动不够谨慎,没有在石尾巴城中多绕几个圈就到杜成岭修养的地方来了。这次兽族偷袭自己多半都是自己的行踪暴露,但杜桩却想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暴露的。

    而这次兽族也非常狡猾,竟然选择杜桩到达目的地后才开始行动,看来它们是以为杜桩一定会回到狩猎者队伍中去,想对狩猎者一网打尽。可没有料到的是杜桩只是来到了杜成岭修养的地方

    根据杜桩的感觉,他认为兽族应该对这附近展开了搜捕,所以才会留下齿虎带队罡熊抓捕自己和父亲。要不是兽族的主要目标是那些高阶的狩猎者,这次自己和父亲就真的危险了。

    杜成岭听到兽吼,他停下了继续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