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阵仙 > 第1099章 核心传承
    杜玄羡慕的看了看小师叔,以后自己就完全,没有机会去掌控这种强大的力量了,习惯性的握了握右手,剑放在了床边,心留在了雨幕。

    不一会儿便到了剑无量的屋外,推开门,明亮的灯火向着远处照射而去,屋内五师叔和剑无量不知道等候了多久,小师叔点点头,走了进去。

    杜玄看着这般严肃的阵容,心底打了一个激灵,带上门之后,深深的弯了一个腰,行礼道:“见过师父,见过五师叔!”

    “好了做吧,你这混小子。”看着故意打趣的杜玄,伸手让杜玄坐在他们的队面,小师叔靠着窗户望着天,漆黑的夜晚,深山里传来野兽的嘶嚎。

    五师叔张了张嘴,不知道如何开口,转过头看着一脸慈祥的自家师兄,用眼神示意了几下。

    剑无量极不情愿的偏了偏头,咳嗽几声之后,眼神带着光芒,盯着杜玄:“小杜玄,鉴于你这次下山的表现,为师觉得是该将一些关于青山的秘密讲给你听了。”

    小师叔偏了偏头,这和他想象的恶场景不太一样。

    “怎么说都可以,只要不让我开口就好。”五师叔心想,也不管剑无量那看似怪异的而开头了。

    青山的秘闻,就连藏经阁内的耗子住在那一块都知道的杜玄,第一次知道青山原来还有秘密。

    毫不在意自家小师弟和杜玄那怪异的目光,剑无量厚着脸皮张开了嘴:“”

    青山剑阁,追根溯源是一千年前,十位走投无路的江湖武者,寻到了逍遥子传承之后创建的势力,最核心最嫡系的一脉便是剑庐一脉,至于剑阁便是后来又剑庐一脉扩充而成的体系。

    剑庐作为青山的核心传承,每代执剑人掌管着青山的话语权,引导着青山众多剑客的前进方向,他们修行者逍遥子遗留的核心传承。

    就是剑渊之内的那一部剑经,经可承道,凭借着剑经的各类大道,青山在短短一千年的时间便一跃江湖成为了强大的超级势力。

    这些剑客,凭借着那股宁折不弯的精气神,几乎得罪了江湖大大小小的所有势力,说的不好听的,那便是天下皆弟。

    南域之中,盛产剑疯子,路遇不平,拔剑;心气不顺,拔剑;心有所感,拔剑;遇见高手,拔剑,尚武的九州,纵观这么多年,还没有一个势力从上到下的每一个武者都让人这么害怕。

    青山的声望,越来越大,拜入青山的弟子也越来越多,江湖的各大门派无时无刻不想着削弱青山的力量,为了生存,为了传承。

    这些,杜玄都是知道的,可自家师父口中的话,却让他的三观尽毁,坚定不移的道心开始颤抖。

    “我们的祖师,逍遥子,他不是人!”

    小师叔捂着双眼不忍直视,杜玄长着嘴唇,思绪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至于五师叔还连连点头,表示剑无量说的对。

    这样当着我这个小辈诽谤我们的祖师真的好么?师父你是不是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了?不是人!那是什么??

    剑无量丝毫没有在意杜玄的所思所想,装作看不见杜玄脸上的表情一样,继续开口,“据记载,在现在这个武道江湖之前,九州崇尚的是另外一种修行方式,被称作仙道纪元,他们炼化天地之力,感悟天地大道,被称为炼气士!”

    “他们靠着术法移山填海,呼风唤雨,无所不能,最强大的炼气士甚至能够伸手将天上的星辰给摘下来,长生对他们来说,都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他们在风餐露宿之际感悟天地大道,在山林荒野之间追求世界真谛。”

    “他们采集天地之精,筑造法宝,没一件法宝都蕴含着天地规则,每一击都蕴含着天地之力,规则相随。”

    看着师父脸上弥漫着诡异的光芒,杜玄偏着头低声细喃:“这难道就是传说之中的神棍?”

    没人回答杜玄的疑惑,窗外的雨依旧在下,屋内的话语一直在响。

    “他们保护着九州,同九州之外的恶敌做着斗争,击退了一批又一批的大敌,整个世界无不臣服在他们强大的力量之下,那个时候,没有人敢对九州露出一点敌意,顷刻之间便是雷霆万钧,魂飞魄散。”

    “他们开辟世界,建立天宫、地府,划分三界。”

    “后来”剑无量高亢的声音一下子低沉了下来。

    “后来,天地大变,这个世界变得不适合炼气士生存,那些强大的炼气士带着传承离开了这个世界,留下的除了几个强大的炼气士之外,剩下的都是那些无法远行极度弱小的炼气士,即使这样,他们也也再次击退了九州的不世大敌。”

    “几乎所有遗留的炼气士都在那场大战之中死亡,炼气士的传承消散,即使侥幸有传承留了下来也无法真正的修行其中的真昧,武道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盛行的。”

    杜玄站起身,走上前,摸了摸剑无量的额头:“师父,你莫不是生病了吧?这些神怪小说,你将给我说干嘛!”

    “滚!”剑无量拍开了杜玄的爪子,委婉的让杜玄做了回去。

    “我要说的是,我们青山一脉的祖师逍遥子,就是曾经的炼气士,没有离开的炼气士!”

    杜玄抬着头,眼神闪烁着光芒,静静的看着自家师父的表演。

    “我们的祖师,是当年不愿离开家乡的几个强大炼气士之中的一个。”剑无量端起手边的茶,喝了一口,抬起头看着头顶的茅草,继续说道。

    “当年的那场大战,祖师身体被毁,凭借着祖师独有的秘法,逃得了一命,一直到两千多年前才悟得前世,但是却一直无法修行,随后才有了在青山练剑五十载的传说,最后凭借着祖师强大的天赋,开辟了一个武道得新境界,逍遥境。”

    剑无量有些奇怪,杜玄得反应,和他预想之中得有些不一样,低下头,看着打着呼噜,睡得正香的杜玄,伸出手,一道内劲冲出窗外,带着清凉得雨水倒卷而回。